第66章 内务府

  • 开局奖励十万亿
  • 12再来一次
  • 2023字
  • 2021-06-30 13:35:55

“周总,我建议岛上所有领导实行质子制度。”冯喜梅现在就像是诸葛亮,真正的做到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毕竟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自己的梦想。

她现在的梦想就是帮助周洋建国,成为开国女丞相。

历史上有哪个国家?哪个朝代有过女丞相?

撒切尔夫人算一个,然后呢?还有第二个吗?

而且铁娘子也并不是开国女丞相,她只不过是一个政治游戏的产出而已。

所以说,如果威德尔王国这么成立了,那么她冯喜梅可就是几千年历史第一人啊。

周洋听了这个提议也很是惊讶,因为现代人根本没有父母,家族的那种思想了。

很多人上了大学,几乎是一辈子都不回老家。

父母的存在就是给他们供奉贷款的,平时他们自己都不够住的楼房,根本不可能在让父母也跟着过来。

总之就是一句话,现代人没有古代人那种父母之命了。

父母死了也就是死了,什么杀父之仇不共戴天,那是没有的了。

所以说,哪怕你在现代弄一个什么质子制度,让手握重权的大臣们把家属亲戚都留在首都也是没有意义的。

甚至,他们的儿子是不是他的都两说呢,比如说津门的武爷那就是最好的例子。

但是这也是一个方法,最起码也算是对这些管理者有了一个制约。“你说的办法很好,我会和其他高管说的。”

“好的,那我就回去了。”冯喜梅的父母刚到这里,冯喜梅自然得陪在他们身边。

周洋挥挥手,让她去了。

接着,周洋拿起电话,打到了大洋彼岸的伦敦肯辛顿大街33号。

“陈欣雨,你从老鹰国把组建好的别墅服务队伍都带过来吧。”

“好的。”肯辛顿大街33号,这是一栋有200多年历史的别墅,外面看上去沧桑古朴,但是里面却别有洞天。

陈欣雨是清华毕业然后进入万达酒店的高材生,和奶茶妹还算是同学。

这段时间,周洋虽然人没有在老鹰国,但是也随时和陈欣雨联系。

在陈欣雨的组织下,老鹰国那边的别墅已经初步形成了一个专门服务于洲洋的团队。

首先是陈欣雨,这个清华毕业的管家。

其次是十名普通的保镖,十条意呆利马犬。

两个花匠,两个司机,两个鬼子国女仆,四个非国的女佣,一个西餐厨子,一个中餐厨子,甚至还有设计师。

甚至如果不是没有得到周洋的允许,陈欣雨还想着去从音乐学院聘请一支专业的合唱团,交响乐团。

每天早上从你睡醒的那一刻开始,立刻会有一名漂亮的鬼子国女仆身穿女仆装,温柔的把漱口水端到你面前。

紧接着她会很体贴的帮你穿上内裤,并且把服装设计师给你叫过来。

服装设计师会按照你今天出席的场合,当地的风俗,还有天气,来帮你推荐一套模式的衣服,保证你不会跟任何人撞衫。

而且这种服装设计师都是跟萨维尔街那边有着直接联系的,用的是十几万一匹的镶钻,或者是金丝面料,看上去就让人感到贵气逼人。

设计师跟你交谈完以后,两个女仆会给你把衣服穿上,整个过程中都不需要你动手。

刚刚穿好衣服,身穿燕尾服的英伦管家会拿来菜单询问你,今天早上想要吃什么。

菜单上的种类,绝对是涵盖全世界的,而且所有的食材都是昨天或者是今天早上从世界各地给你空运过来的。

你想吃个萝卜,那必须得从兔子国的津门给你空运过来。

你想吃苹果,那必须得从鬼子国给你空运。

不过周洋的底蕴还是太浅,要不然的话,陈欣雨还会招聘一些园艺管理师和漂亮国的西部牛仔过来给周洋养殖种植,保证所有的东西都不会从外面买。

但饶是如此,现在周洋的服务团队已经初步的建立起来,接下来就是聘请一支专业的医疗团队来为周洋服务。

而这个医疗团队其实现在已经谈下来了,是在特西克家族的帮助下。

一支拥有多年丰富经验的保健团队,配备营养学,内科等多重领域的专家学者。

这些可不是那种只会抄写论文的,而是真正有着实战经验的老西医。

当然了,陈欣雨清华毕业后还来到皇家管家学院进行进修,说明她本人是拥有一些普通人,没有的想法。

特别是在周洋的大力支持下,陈欣雨忽然又有了中西结合的管家想法。

在华夏古代的大家族,那是必须要有自己的门客。

古有孟尝君三千门客,毛遂自荐。

那么在现代,为啥就不能有门客呢?

她不知道的是,门客这种东西万古流传,永远不会没有。

在三国时期,家将就是门客。

在清朝,每个旗人都有自己的家奴,每个官员都有自己的师爷。

到了现代,每个富豪都有自己的顾问。

这些顾问可不简单,有的是退下来的官员。

也许这些官员级别不是很高,但是他们在官场经营了一辈子,人脉广泛,能够帮你解决很多小问题。

再比如大学教授,这些人往往能够从政策,专业上给你各种建议。

总之一句话,门客没有消失,只是换了一种方法存在。

等到陈欣雨带着几十个服务人员到来,周洋的派头这才刚刚起来。

“欣雨,有没有信心担起更重的担子。”周洋看着陈欣雨,这是一个干练的女性。

陈欣雨一身管家燕尾服,虽然是黄种人面孔,但是却感觉不到碰到违和。

不过听到要有更重的担子,陈欣雨有些不知所措。“还有什么更重的?”

“知道内务府吗?”周洋说出了一个让人又熟悉,但是又非常陌生的名字。

熟悉是因为在电视里边经常听到这个,但你陌生的是,在现实中谁也没有这种接触和经历。

陈欣雨作为一个管家,她想的是如何的服务好自己的雇主,并没有想着古代那种宫斗剧。

但是在周洋提到内务府的时候,她瞬间就把这三个字和自己的工作联想在了一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