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8章 给对手准备的造化大礼包
  • 桃源小仙医
  • 莽浪
  • 2062字
  • 2022-04-01 09:48:50

耳听任如虎语气之中含怒,美艳的任如馨,立刻就想挂断电话。

可此刻的陈昊,却伸出手,微微一笑道。

“电话拿来,让我和他说。”

任如馨微微犹豫,但随后,还是立刻将她的电话,放到了陈昊的手里。

“陈昊,我劝你少管闲事,你现在已经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程琪他们各自的家族,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电话另一边的任如虎,显然已经听到了陈昊的话,那语气不善,冷冰冰,话语之中,更满是狂傲之意。

“当他们倾巢而动的时候,就是你小南村覆灭之时,所以,我劝你做人心里要有点数。我是不会让我的妹妹,跟着你去面对,那些修真者疯狂的报复的。”

听到这些话的,夏如烟颇有些看热闹意味的笑看着陈昊。

而此刻的陈昊,则无比的淡然。

“任如虎,我想我已经和你说过了,这事你说了不算,她愿意和我在一起,而且,我也愿意照顾她。”

“我们在一起很开心,所以,你就不要指手画脚,等她什么时候,想回去,我会和她一起去。”

听到这话,就在任如虎身边的书院大弟子秦书恒坐不住了,毕竟,他到任家,就是为了美艳的任如馨。

之前看到身材曼妙的任如馨,伏在陈昊的怀中时候,他的心情就已经极度的不爽。

之前任如虎,问他,关于青春的事情,就是在向他暗示,任如馨已经和陈昊睡了,看在任如馨那火辣的身段,完美的曲线,和那白皙的肤色,娇艳的容颜分上,他身为数院的大弟子,明确的表示,他不在乎。

但在他的心中,他这就已经是,把姿态放到了最低,已经很委屈他了。

现在听到陈昊,在电话中,这么不客气的说要和任如馨一起回任家,不由得当场暴怒。

“放肆!长兄如父,兄长的要求,是你一个外人能够指手画脚的吗?”

听到这话的一瞬间,任如虎眼底闪过了一道寒芒,嘴角也不经意间闪过了一丝冷笑,毕竟,有书院大弟子秦书恒出面说这些话,对于他来说,简直是最好不过的事情。

毕竟,这意味着,他完全可以置身事外。

“啧啧,说的倒是冠冕堂皇,怎么长兄如父,还不是因为,他要任如馨回去,是想安排她和你在一起,闭嘴吧,书院的弟子,你最好回书院,找你们书院的院长好好的聊一聊,关于我的事情,看看他怎么说,再做决定。”

陈昊有些无奈,毕竟,书院的院长和陈昊,算是半个熟人,之前,书院的修真者专程道贺,至少表面上关系还算是不错。

没有绝对的必要的情况下,陈昊也并不想和书院,搞得不开心。

而且,这个书院的大弟子,敢这么和陈昊说话,相信,一定是根本不清楚陈昊真正的实力,若换成书院的院长,借给他八个胆子,恐怕他也不敢在陈昊的面前,说这种话。

“你算个什么东西?和院长说你?你配吗?”

书院大弟子秦书恒,语气狂傲,不但根本不领情,反而出言嘲讽。

“怎么?赢了那五个小家族,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听清楚,我是书院大弟子,秦书恒,你根本惹不起的存在!”

这话,让夏如烟,噗嗤一下就笑弯了眼睛。

可她期待的暴怒,并没有出现,陈昊只是皱眉,无奈道:“你胆子真大,敢这么和我说话,还真是无知者无畏。”

“我看,无知的人,是你吧!人家兄长,要他的妹妹回家,天经地义,你,没资格阻拦。”

秦书恒语气冷傲。

而此刻陈昊只是平静的说道:“回去给你当道侣是吗?你所谓的天经地义,不过只是因为,那符合你的利益罢了,把嘴闭上,滚到一边去,再敢乱插嘴,嘴给你打烂。”

秦书恒暴怒。

而此刻的任如虎,深深的知道,自己的妹妹任如馨,不但为人沉稳,更冰雪聪明,陈昊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秦书恒若是再和陈昊吵,只会导致,任如馨,越发的看不起秦书恒。

所以当机插嘴道。

“秦兄,息怒,我妹妹性情刚烈,这件事,我来解决。”

听到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被陈昊拆穿,有些恼羞成怒的秦书恒,虽然心中发狠,但此刻毕竟是在任家。

而且,任如馨性情刚烈,他继续插手,恐怕她根本不会回来,那样的话,岂不是注定了竹篮打水一场空,所以,他就算再不满,此刻也只能闭嘴。

“陈昊,你也是个聪明人,我就坦白和你说了,我妹妹呢,人长得漂亮,你舍不得放手,我能理解。”

“但你得明白,作为她的家人,我希望她过的好,书院的强大,你想象不到,我妹妹跟了秦老兄,或许没有办法荣华富贵,但至少状态稳定,安全无忧。”

“而你的小南村,现在已经风雨飘摇,如同大海上的一叶孤舟,随时都有覆灭的危险,五大修真者世家真正的实力强大得出乎你的想象,他们也许正带着人,包围你的昊天集团,所以,你若是真的对我妹妹好,想保护她,就让她走,毕竟,在你的身边,她并不安全。”

听到任如虎,用任如馨的安全,来进行道德绑架,陈昊笑了,道。

“你这人,到也是有趣,明明是你想要抱书院的大腿,用你妹妹的一生幸福,去换一个飞黄腾达的机会。”

“人都是自私的,你这么做,本无可厚非,但你居然还能把话说的如此冠冕堂皇,就有些恶心人了。”

事实的确如此,但这事,任如虎和秦书恒,都是心照不宣,此刻突然被陈昊拆穿,任如虎的面子上过不去了,立刻暴怒着说道。

“陈昊,你不要得寸进尺,是又如何?就凭你能够阻止?你有这分闲心,还不如考虑一下,你自己的生存问题吧!”

听到这话,陈昊笑了,道:“道理讲不通,就不用讲了。”看了一下腕表,陈昊笑着说道:“而且,你这种态度,也早在我的预料之中,所以,我给你准备了一份大礼包,看时间应该到了,保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