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在小南村和我装逼他就走不了
  • 桃源小仙医
  • 莽浪
  • 2040字
  • 2021-06-27 19:56:36

穿着一身土黄色迷彩服的陈启明笑了。

手中刚点的烟,直接丢在了地上,还用穿着黄胶鞋的脚碾了碾,笑道:“哦,原来宝哥大老远的过来,是想说这事啊,那对不住,跟着我兄弟的女人,就是我弟妹,别人打她的主意,我不高兴,以后别在提了。”

一听这话。

王金宝还没说话,跟在他身后的,一个紧身裤男青年,冷笑了一声,道:“这位兄弟,做人得识时务,别太狂,我王哥开霸道,七十多万,你那个兄弟骑电瓶车,身价都过不了三千,告诉他一声是给他脸,别给脸不要脸。”

陈启明笑了。

“王胖子,你这车可没白买,以后放路边都不用洗车了,毕竟有人舔。”

“你说什么?”那紧身裤小青年火了。

王金宝拉了那人一把,随后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兄弟,你也是走南闯北,见过世面的人,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你兄弟和我不是一个档次的,所以我看上的女人他别碰。”

“那这事儿我可传不了话,而且我那兄弟啊和我关系好,穿一条裤子长大,谁要瞎么合眼的吓唬他,我可不答应。”陈启明的话一点儿都不客气。

跟在王金宝身后,那个紧身裤男青年直接火了。

“王哥,就这样的废物,跟咱们是一个档次的吗?就你这车,他和他兄弟,这辈子都买不起,还和他说什么?抽他就完了!”

陈启明眼神超冷:“你嘴巴放干净点,坐别人车,你还坐出优越感了?”

“mlgb的,和你好说好商量不行是吧?”跟着王金宝的另一个青年,身子刚往前上,陈启明抬手,啪的一个大耳光子,直接给那穿着紧身裤的青年扇躺了。

“动手!”

之前那个给陈启明点烟的青年大吼。

车上,立刻蹦下了两个拿着棒球棍的青年。

陈启明立刻后退的同时,他们这才发现钩机不响了,拉土方的翻斗车上的人也蹦下来了。

“曹尼玛的我看谁敢动明哥一下试试!”

“把手里的棒子放下,不然胳膊腿都给你打断!”

“操,你们还真是黄了毛了,吗的,敢跑小南村撒野,信不信,挖个坑就把你们埋了!”

只是眨眼间。

十几个健壮的青壮年,在唐慧兰的带领下,拎着锹镐就冲过来了。

把王金宝和他带来的四个青年,团团围住。

原本还叫嚣的那几个穿着紧身裤的青年,吓得脸都白了,尤其是那个被陈启明一巴掌闪躺下那个,爬起来,用手一摸,鼻子已经出血了,立刻就满脸恐慌,一句话都不敢说了。

“陈启明,我的兄弟没伤着你吧,做事适可而止,别太过分。”王金宝色厉内荏的说道:“今天这个亏,我跟我兄弟吃了,咱们改天再唠。”

唐慧兰一听这话,就急了。

俏寡妇马香芹,人长得漂亮不说,还是个富婆,多了没有,三四百万是有,在蓝宏毅这样的县城首富的眼中的确不算什么。

但在普通人眼中,谁娶了俏寡妇不是一步登天?

这辈子都不用努力了。

为了这笔钱和马香芹这个大美人儿,这些人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与其天天日防夜防,还不如直接解决。

“这事情今天不说清楚,你不能走。”唐慧兰的话。

这令王金宝这脸色变得难看。

“启明媳妇,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你要是有底线,都不能过来说这个话。”陈启明冷声道:“开个破车,不知道自己姓啥了,那你就别走了,等我兄弟回来,你和他当面说。当然,你要是站着不得劲儿,也可以跪着说!”

听到这话,王金宝傻眼了。

来这前,他就知道。

陈昊和陈启明关系不错,可他千算万算,也没算到,一提陈昊,陈启明直接翻脸了。

现在,这不是摆明着等陈昊来了,让他承诺,以后永远不打扰吗?不服?打到服,而一旦真说了这样的话,以后咋还有脸来小南村联系俏寡妇马香芹!

“上车,我们走!”

他说了句,当场上车。

跟着他来的四个小子,也立刻上了车。

结果他刚想走。

迎面推土机,挡上了。

刚想倒车。

后面一辆前四后八轮的渣土车,顶了上来,并没有撞,但前后一堵,他想走,拿他的车来撞推土机或者是渣土车,也不是不行。

“兄弟,我服了行吗?你让我走,咱们有话好商量。”王金宝从车窗探出头来。

陈启明想都没想:“别,我这个人不爱传话,你等一会,等陈昊回来,你们把话说清楚之后,你再走,这样对大家都好。”

这样的情况,令王金宝越发觉得不妙。

因为此时,小南村已经有更多村民凑过来了,正在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一想到他们全都是亲戚,一会万一来几个不冷静的,挨打都跑不了,他就越发的心慌,而且,他比谁都清楚。

派出所在乡里。

这会在这被堵着,真打起来,他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这时候,坐在副驾驶的青年,也知道不妙,但却并不清楚,陈启明和这些推土机,渣土车的关系,从副驾驶位置,探出头,疯狂咆哮。

“闪开!你们知道这是什么车吗?霸道!懂不懂?这是大哥才开得起的车,六七十万,真碰坏了,你们赔得起吗?”

听着他的咆哮,周围的人,都是只是微笑。

见此情形,王金宝化身007一般,疯狂的前后倒车,猛打方向盘,一点点调角度,直到他终于,调整得只要舍得新车的保险杠,就能出去的时候。

一辆体型威猛,大气,奢华的崭新白色越野车,直接堵死了他要离开的路。

他愤怒的想要骂人。

但一抬头,就瞧见停在他旁边的车窗降了下来,随后露出了俏寡妇马香芹,那张令他魂牵梦萦的娇美面容。

“慧兰,你说的就是这个家伙吗?”

“对!”

听到这话,伏在车窗上的俏寡妇马香芹,笑看着已经愣住的王金宝,说了一句:“呀,这位大哥,听说你想追求我?开始吧,我看看你怎么个追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