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在手术室内被架空了
  • 桃源小仙医
  • 莽浪
  • 2047字
  • 2021-06-25 20:07:02

这样的一幕,看得在场的众人都是心情一震。

“绝了,止血钳夹着刀片,理的光头,比那些理发师还干净!”

“这刀法太可以了,这得练习多少次,才能做到?县里理发的老师傅,只怕也做不到如此干净利落。”

“神了,这一手,简直牛的原地起飞!”

不但患者家属和护士都被镇住了,甚至就连刑警队的胡队长,也已经被震住。

“没错了,他一定就是神龙军医!如果不是的话,他没道理这么秀!”

但唯独,县医院外科的马主任,对此似乎并不认可。

毕竟备皮而已。

“蓝先生,这位陈先生备皮的手法不错,比一般的护士要强上一些,但仅此而已,所以手术的事儿,我劝你还是三思,不如多陪陪患者。”

听到这话。

蓝先生脸色当时就沉了下来。

“不必考虑了,那么多专家,都不肯做我女儿的手术,听到这消息的时候,我就当做她已经死了。”

“现在,陈先生来了。”

“做手术,最坏的我无非就是她下不了手术台。”

“我没有损失。”

“而一旦手术成功,我就将夺回女儿。”

“所以,马主任,请你全力配合陈医生,费用我可以加倍,出了事儿,我不需要,任何人负责,一切后果,我和我的家人自行承担,所以现在不想听到任何的推诿和扯皮。”

县医院的马主任听到这话,又瞧见不远处的副院长再冲他点头,这才说道。

“准备手术。”

说罢了,县医院的护士和医生都忙碌了起来。

而于此同时。

县医院的副院长,却已经回到了他的办公室。

“齐院长,这老蓝,这是真的急了呀,病急乱投医,听到胡队长那话没,这小子是个村医,那村医啥水平谁不知道呀?这台手术,根本就做不下来、”

办公室里,其他几位值班医生,议论着、

“那对呗,省内能请的专家,都请了,都不来,因为都知道,给这个孩子做手术是浪费时间,做了也活不了。”

“那不是摆明的吗,这孩子的情况,光是开颅清创,都未必能撑下来,那扎入脑中的笔已经碎了,随时出血,不动,大概还能活几个小时,动了,大概率当时就死。”

听着他们说的话,齐副院长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说道:“别议论了,死马当活马医吧,万一出现奇迹呢?”

“就那种毛头小伙子来做这个手术?能出奇迹?”

在场的众人都是撇嘴。

与此同时,陈昊已经进了手术室,穿好了医院提供的手术服,消了毒,随后,隔着门就听到了,外科马主任,和那个蓝先生,以及胡队长,正在说。

“这场手术的情况,蓝先生应该十分清楚风险,说实话,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我并不建议,继续做这个手术,因为,风险太大,成功率,不足1%。”

门外传来了,蓝先生用笔签字的声音。

“马主任,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但这是唯一的机会,我并不想放弃,也不想错过,我只有这样一个女儿,她是我的天使,是我的骄傲,只要有一线生机,我就不会放过。”

马主任说道:“好吧,蓝先生,既然你执意试试我也不会阻拦,但是请你心里做好准备,这个陈先生,虽然有执业医师资格,但毕竟还是太年轻了,而且村医,在这方面也不会有什么经验。”

门外,蓝先生沉默。

只有胡队长,笑着说道:“让他试试,我们至少不留遗憾,而且,马主任,你最好别小瞧他,在我心中,他就是最好的外科医生。”

这话,让陈昊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果然。

张老五的案子,还是暴露我的身份了。

心中想着,陈昊也不纠结,而是直接找到了麻醉师,道:“这台手术,为了确保患者的大脑不受到严重的损伤,请采取局部麻醉,因为我要在她清醒的情况下,来完成这台手术。”

此时,恰好马主任推门进来。

站在门外的蓝先生和胡队长,眼神立刻就亮了。

嘭!

手术室的门关上了。

蓝先生楞了足足有5秒,语气颤抖的说道:“老胡,你和我说实话,他到底行不行?”

见过陈昊用止血钳夹着刀片给患者剃头的胡队长,眼神雪亮的说道:“我不敢说他绝对行,但我敢说,他绝对是现场急救的手术专家,如果连他都做不了,那这个世界上,就不会有人能够做到。”

蓝先生沉默了。

走到了手术室外面走廊的椅子旁坐下,拿出手机。

里面是他笑颜如花的女儿照片。

胡队长,跟着他,坐到了一旁,看了眼道:“每个人的一生中,所遇到的事情,绝大多数,都不是我们能够控制的,因为生活就是充满了偶然性。”

蓝先生沉默了片刻道:“谢谢你。”

胡队长诧异的同时。

手术室里的手术,已经开始了。

外科马主任,不但换好了手术服,更做好了最好的准备,直接了当的把陈昊挤到了一边,道:“年轻人,我不知道胡队长为什么那么信任你,但你太年轻了,缺乏经验,所以,你站在一旁看着就好了,这手术我来做,因为你不可能比我做的更好。”

陈昊惊愕的同时。

一旁的二助,也直接挤走了陈昊,道:“让让,别在这里碍事,马主任上,至少这个孩子,还有一线生机。”

陈昊诧异,有心理论。

但此时,眼瞧着手术室里这些医生,已经有条不紊的开始了手术,陈昊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行吧,他们能做,那就让他们做好了。

心中想着,陈昊立刻选择负手站在一旁。

随后,就发现,在场的这些医生,的确都非常有经验。

各个步骤,处理的都十分的完美。

局部麻醉后,在确保小患者清醒的情况下,顺利的开颅,这一切,都十分的顺利,并没有什么可讲的,但是到要取出那根笔杆的时候。

不但整个手术室里的人,都紧张的无法呼吸。

主刀的马主任,也是额前不断的冒汗,反复的试探了几次,也无法下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