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出大事了
  • 桃源小仙医
  • 莽浪
  • 2099字
  • 2021-11-22 16:45:10

拿了烟的陈启明直接笑场,一边打开烟递过去,一边道。

“三爷!您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三爷是认真的,县里现在每月给开1500,以后还能涨,而且卖药还有提成,多好啊。”老村长接过烟,一本正经。

看过陈昊医学硕士学位证的陈启明笑出了声,但瞧陈昊没说话,也不敢多嘴。

此时,整理了下头发,穿好衣衫的唐慧兰,从楼上下来,一想到老村长和邓会计,坏了她的事,这气就不打一处来。

“三爷,您可拉倒吧!咱们村的村医这两年换多少个了?真是好事,人家早就排着队登门求你了,还用得着您来这里找?”

一听这话,老村长的脸上有点挂不住:“启明媳妇,这话怎么让你说的这么牙碜,怎么,有好事,我就不能想着陈昊啊?”

“快得了吧,三爷,在外人面前画饼是本事,在本家画饼可就伤感情,咱们村医务室啥情况,村里谁不清楚,但凡有个编制,一个月能赚上三千,都有人抢着做。”

眼瞧着嫂子唐慧兰,为了自己的事情朝老村长翻白眼。

陈昊的心中,莫名的升起了暖意。

果然,亲近的人,可不会胳膊肘往外拐。

“你懂啥呀,又不是找你。”老村长也不高兴了,瞪了唐慧兰一眼,随后对陈昊笑道:“陈昊啊,你看你,在外面这么多年,连个媳妇也混不上,回村当村医吧,现在一个月1500是少了点,以后保证能涨,三爷在叫人给你介绍个对象,挺好的。”

一听这话,唐慧兰火气上来了。

“他三爷,拿别人的前途,换你完成任务这事可不地道,更何况人家小昊是医学硕士,县医院给编制交五险能不能抢到都两说,凭啥留村里挣你那一千五?”

这话,让刚想发飙的老村长愣住了,满眼震惊地盯着陈昊:“你是医学硕士?”

陈昊笑着点了点头:“嗯,在医大附属执业,博士在读。”

瞬间,老村长和邓会计立刻就把翘起了的二郎腿都放下了,半躺着的身子,也都坐直了。

“那咋没带个对象回来呢?”老村长下意识的说道。

陈昊很无奈,在城市里,三四十岁才成家是很正常的事情,但在小南村的人看来,过25没结婚那就相当于窝囊废,注定打光棍找不到老婆了。

“缘分没到呗。”

一边说着,陈昊下意识的看了唐慧兰一眼。

心中知道,这话是给她听的唐慧兰,俏面微微一红,眼神害羞又甜蜜的一幕,立刻被邓会计看在了眼里。

他脑筋转的快,一琢磨陈启明说有事要出去,拦着俩人不让进屋,然后陈昊和唐慧兰俩人从楼上下来,而且这陈启明和唐慧兰结婚八年都没有孩子,这陈昊偏生又长得高大帅气学历高,鬼心思多的他立刻就笑了。

“了不得啊,是个人才,正所谓虎父无犬子,这要是生个孩子,也一准是一表人才。”

这话,让陈启明的眼神立刻就冷了。

老村长嘴角刚露出半分笑意的同时,原本就气不顺的唐慧兰,不但眼神冷了下来,语气更冷得如同刺骨钢刀:“邓会计,村里的账都做好了?大岭村的会计,可就是因为不会做人,嘴贱,让人给举报了,上面来人一查,就抓起来判了二十年,老婆把他房子卖了,离婚后嫁了个大货车司机,这事你知道不?你说他出来都六十多了,没有退休金,也没个落脚的地方,还是个啥?”

邓会计脸当时就绿了。

老村长皱眉,看样是准备说唐慧兰,只是他话还没出口,唐慧兰一笑,看着老村长道:“关键是,祸从口出,而且还祸不单行,那大岭村会计还连累了村长也判了20年。”

“你别瞎说,那村长判的是25年。”陈启明冷着眼,在一旁纠正。

陈启明的话,让老村长到了嘴边的话,立刻就咽回去了,像被人在嘴里塞了个大椰子。

而此时唐慧兰笑盈盈地说道:“我们家启明啊,这几年做轻钢彩钢的工程,钱呢,是没赚到多少,但胜在酒量好,全县各乡镇的头头脑脑认识了大半。”

“盖个小房子呀,搞点小工程呀,就算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启明,这活最后八成也是落到启明手上。所以有时候我就在想,这钱能通神,大岭村那个会计,要是不嘴欠,不就什么事都没了嘛?你说对不对?三爷。”

“对对对,这话在理。”老村长当场拍大腿,但随后,就在那和唐慧兰没话找话唠家常,话里话外都是自家亲戚,家族,得团结,得互助,不能对内使绊子之类的,而唐慧兰话里话外,也透露着一股子,只要没人乱讲,作为陈家的媳妇,她当然不会乱来的意味。

尴尬的邓会计坐在沙发上,想抽烟,看到打火机在唐慧兰手里攥着,想掏兜里的火机,犹豫了一下,又不敢,只能喝水,在一旁听声,一声话都不敢插嘴。

这令笑盈盈的陈昊,也不由得再次审视起唐慧兰和陈启明来。

厉害!

早就听村里人说过,陈启明是在外搂钱的耙,唐慧兰是家里装钱的匣,两口子都不简单。

但因为是至交好友,双方没红过脸,而且最近这八年,双方接触的少,所以完全感觉不到二人有什么异于常人之处,但现在就看出来了。

一旦涉及到自身利益,陈启明是那种绝对会当场翻脸的狠人,什么村长,什么家族三爷,一概不给面子。

而唐慧兰则是泼辣之中带着睿智,不但深谙人性,更能一语命中要害,威胁,警告,随后安抚,这手段干净利落的远超想象,是绝对社会精英,若不是受环境所限,地位不高,她的成就绝对不仅于此。

而且,通常孩子会遗传母亲的智力,父亲的性格。

有陈启明这样的狠人和唐慧兰教导,真生个孩子的话,在这样的环境长大绝对会成为人才。

正想着。

一辆摩托车突突突的冲进了院。

众人好奇的同时,骑摩托车的人下了车,直接冲到了客厅的窗外,趴窗户一看村长在,急得声调都变了:“村长,您快去看看吧,出大事了!马寡妇在村医务室上吊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