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4章 登场
  • 桃源小仙医
  • 莽浪
  • 2013字
  • 2022-01-12 14:41:09

听到马安琪这话,苏明月笑了,道:“好的,既然这样,我就先出去了,安排韩成平,蒋凌薇,他们过来。”

马安琪点头,道:“辛苦了。”

苏明月一笑,转身离开的时候,可谓是喜气洋洋,毕竟,这事,陈昊交代她来办,也并不是一时兴起,而是深思熟虑。

毕竟,这两天,马安琪都在殡仪馆守灵,而蒋凌薇则和陈昊住在昊天大厦三十三楼,虽然鱼目混珠,暂时稳住了万盛的人。

但这样的手段显示满不过马安琪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陈昊直接和马安琪对话,一旦马安琪情绪失控,就会很棘手。

苏明月说的话,就算出了差错,陈昊还可以自己上场,和她说清楚。

至于这事,对于苏明月本身,也是十分开心,毕竟,陈昊让她说这些事情,那显然是对她的信任。

更何况,那蒋凌薇可是她的盟友呀。

在昊天集团这边,管事的赵晓曼和管钱的蓝宏燕,两个人相处的很好,马安琪作为万盛的领导者,和她们俩相处的很好,三个人显然,关系牢不可破。

玉玲珑,没啥野心。

但因为之前的事情,看苏明月那也是极度的不顺眼。

所以,拉拢了蒋凌薇之后的苏明月还和柳青岚保持着不错的关系,这将是她将来在陈昊的昊天集团里,说话有底气的根源。

所以出了灵堂,一眼瞧见了柳青岚的她,笑着对柳青岚点了下头之后,立刻叫人去了殡仪馆的休息间,请韩承平,蒋凌薇,和他们一系的人过来。

毕竟,无论他们之中有再多矛盾。

场面上的事情必须过得去。

钟三奎的追悼会,他们不出现,会被人说笑话的。

“卧槽,韩承平到了,后面跟着的那些,都是他的直系弟子,我去,不是说,他和钟三爷有不共戴天之仇的吗?”

“牛逼呀,昊天集团的这个新老板是真的厉害,这韩成平,得有快三十年没去过总店那边了吧?”

“韩成平是出了名的脾气臭,依他的脾气,钟老三死了,他只会拍手叫好,根本就不可能出席,他能来,那绝对是万盛的新老板厉害!”

相比起修真者的论坛,聚集了大量鉴定师的古玩之家论坛里面的那些鉴定师,以及古玩行业,相关的工作人员,才是对这个追悼会,真正关注的主体。

毕竟,万盛艺术品,那可是行业内毫无争议的霸主、

钟三奎,更是毫无疑问的专家。

无数人都要靠万盛发家致富。

尤其是那些动脑筋赚块钱的人,更是喜欢从万盛低价买入,几乎可以以假乱真的艺术品,当成古玩出去卖。

那叫一个一本万利。

所以,这钟三爷的追悼会,在他们看来,那简直就是行业的盛会。

能到现场,参加追悼会的,更是各个都是行业精英,顶尖的大佬。

“我去,那不是牛总吗?牛逼,牛逼,那可是普通人想请都请不到的,顶尖大佬,万盛太牛了。”

“这么大的场面,我的天,行业协会的大佬也在,这万盛的新老板,可真是大手笔。”

“狠了,这么多牛人齐聚,能做到的,大概也就是只有万盛了!”

古玩界的人,个个都是一脸的羡慕,和佩服,毕竟玩古玩的这些人,非富即贵,行业的从业者,也都身家不菲。

这些人群之中,能混到顶尖的,那各个都是牛人。

钟三奎,无儿无女,虽说,在行业内有着很高的威望,但那也不值得那么多的顶尖牛人,千里迢迢的去吊唁。

真正能令这些古玩界的大人物,齐聚于此的根本原因,只是因为,这事,是万盛的操办的。

而且,那些行业大佬,已经听说了,陈昊鉴宝战胜钟三爷的事情,所以,来这里,真正的目地,和那些通过网络,看热闹的人,完全不一样。

他们真正想做的事情,只有一个,那就是趁机见一见陈昊。

认识一下,这个古玩界霸主的新老板。

所以此刻,坐在大礼堂等候区里的那些大佬们,此刻心中,悲痛是没有的,有的只是,对陈昊的期待。

毕竟,他们都知道,钟三奎作为万盛的元老,追悼会,陈昊是无论如何都会到场的,因为陈昊要是连钟三奎这种元老的追悼会都不出现,那其他的鉴定师,必然会觉得,他们在陈昊的心中更加没有地位。

所以,他们一边等,一边有一搭无一搭的闲聊。

“这天气可太差了,雨下的大,我一早上起来看天气预报了,未来三天,没有任何雨停的迹象,这该不会耽误陈老板出席追悼会吧?”

“难说,雨下的这么大,做什么事情都不方便是真的,或许会耽搁,也说不定!”

“哎,这种天气,天晴是没有可能的。”

不但是这些古玩界的大佬们如此。

此刻,一些周边赶来的修真者,对于这天气,也是有些抱怨。

毕竟,万盛实际上是地藏门下属的公司,钟三奎,也是个练气的修士,虽然之前没有进入筑基期,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修士,但至少在修真者的眼中,算半个同道。

而且,寄卖一些修真的物品,也难免会和他打交道。

所以,自然要来。

毕竟,他们以后,还需要使用万盛的寄售系统,不来,怎么想都不太合适,更何况,还可以趁机看看陈昊,近距离的观察一下。

这样的机会,自然是谁也不想错过。

在这样的情况下,无论是修真者,还是普通的古玩行业的商人,都焦急的等待着陈昊的到来,天空的雨也下得瓢泼一般,越来越大。

直到时间,已经来到了上午十点二十,天空之中的暴雨,在殡仪馆等候的众人,发现,瓢泼的大雨,忽然停止。

只是他们还来不及感叹,一辆黑色,加长的超豪华商务轿车,再一前一后,两辆大型suv的护送下,已经停在了殡仪馆大礼堂门外。

不但立刻有修士,分列两旁,更是有人,直接将地毯从门口直接铺到了车门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