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8章 钟三爷之死
  • 桃源小仙医
  • 莽浪
  • 2085字
  • 2021-12-26 18:13:41

第2天上午,时间已经到了九点半,灿烂的阳光,不但已经洒满了窗台,更照亮了窗帘,尽管窗帘没有拉开,但房间里的光线已经十分的清晰。

肤色雪白,身段曼妙,俏面满是香汗的马安琪,满脸幸福的伏在陈昊的怀中,长长的睫毛,微微在颤抖,但却没有力气,睁开眼睛。

“坏人,害得人家上班迟到!都怪你!”

听着马安琪的抱怨声,陈昊已经笑弯了眼睛,道。

“有你这样的美人在身边,即便是君王都会不早朝,更何况是我这样的凡夫俗子?”

马安琪娇笑了起来,睁开眼,眼神妩媚,似一汪春水般的看着陈昊,轻声道。

“你这大坏蛋,万圣现在初定,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而且,三爷那人,表面看起来很豁达,但实际上,心眼很小。”

“昨天输给你,对于你来说,可能就是一件无光痛痒的小事,但对于三爷来说,那可是不得了的大事!”

“所以我本想着,早点去,陪他吃个早餐,安慰一下他,也和他谈谈,但你这坏家伙,非得拉着人家做运动。”

“现在好了,浪费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三爷那边,我再不过去,他是一定会生气的。”

看着马安琪,那一脸娇嗔,陈昊笑得很到位。

“那没办法,谁叫我无法抗拒你的美呢?”

这话,令马安琪的笑容如同掺了蜜,不但妩媚娇羞的在陈昊的脸上亲了一下,随后,更跳下了床,完全不避讳的开始穿衣服。

“大坏蛋,你是老板,你可以不上班,我是经理,我不能不去,不理你了,我得去总店那边看看。”

躺在床上,笑眯眯的看着,马安琪那日益成熟的曼妙身姿,陈昊笑了笑,不得不感叹,女人的韵味,是女孩怎么样也学不来的。

“行行行,知道了,那你去吧,忙完正事,我们今晚见。”

听到陈昊的话,马安琪俏面腾的一下红了,撅着粉嫩的樱桃小嘴儿,道。

“去去去,你这大坏蛋,就像一匹脱了缰的小野马,我可扛得住,今晚啊,你爱找谁找谁,我可承受不住,公司那么多事情等着我去处理呢,我晚上住公司,把这些天没做的事情,都补上。”

“还有,龙组那边的搞的数据化,我不配合的话,他们也搞不定。”

听到这话,陈昊笑了,也是有些无奈的同时,就听见,房间外的走廊里,不但已经响起嘈杂的脚步声,更传来了韩承平语气颤抖的怒吼声。

“陈昊,陈昊!你给我出来!”

马安琪和陈昊都是一愣。

刚穿好衣服的马安琪,稍作整理,立刻就想往外走的同时。

门已经彭的一声被撞开了。

陈昊随即一眼就看到了韩承平脸色铁青的闯了进来,看到陈昊还躺在床上,他气得浑身发抖,怒指着陈昊,铁不成钢的怒道。

“还在睡?”

“这都什么时候了?”

“万圣出大事了!”

“钟三爷被人杀了,早上七点就给你打电话,到现在也打不通,来找你,门口的助理不问缘由,一味的阻拦,你这样,怎么做大事!”

看着声色俱厉的韩成平,陈昊发呆。

而此时马安琪的脸色瞬间蜡黄,沉默了片刻后,她忽然扭头,抓起床边的枕头,疯砸陈昊,更歇斯底里的惊叫着。

“混蛋,混蛋,一定是你,一定是你,你这混蛋,他是个老人啊,你连他都容不下吗!”

被枕头猛砸的陈昊皱眉。

一把抓住了马安琪的枕头,怒道。

“我整晚和你在一起,你冷静点,我们万盛再穷,也还不至于养不起一个老头!”

听到这话.马安琪娇躯剧震,随后,一屁股坐在了床边,随后,眼泪像断了线一样喷涌而出。

“三爷死了,这怎么办,这怎么办呀!”

看到她哭得如此伤心,在场的众人,也是沉默。

而做起来的陈昊,下了床,搂着她的肩膀,安慰道。

“没事,别怕,不论这事,谁做的,我都不会放过他!”

听到这话,马安琪哇的一声大哭,抱住了陈昊就不撒手。

这样的情况,令在场的众人,看得到无比的心疼。

却完全不知道。

马安琪真正在哭的是,钟三爷是她在万圣的一张王牌,现在钟三爷死了,她的王牌也就少了一张,除了掌握在手中的商业流程之外,她以后连个能给她撑腰的人都没了,除了依靠陈昊,哪里还有路可走?

突然,遭遇这么大的损失,她一时间如何接受得了?

“哭解决不了问题,你赶紧去换衣服,你是她的义女,得负责帮他处理后事,费用公司出,我们风风光光的送走他,让你的那些师兄弟,也有个心灵的慰藉。”

听到这话,马安琪立刻就不哭了。

连忙起身,风一样的冲出去。

而此时的韩成平眼底却闪过了一道光芒,道。

“你为何不追凶?”

听到这话,陈昊笑了,直接坐在了,床上,有条不紊的,一边穿袜子,一边说道。

“凶杀呢,一般来说,如果不是偶然,就只有三种原因,权,钱,女人,钟三爷,不缺钱,他这辈子经手的古玩无数,早已经赚够了他十辈子都花不完的钱。”

“女人嘛,钟三爷在万盛这么多年,也没传出过什么绯闻。”

侧头看着,强装愤怒的韩承平,陈昊一笑,道:“那剩下的原因,就只能是因为权利,想一想他死了谁能得到最大的好处,那么这事,大概率就是谁干的。”

这话,说得韩承平眉头连跳。

跟在后面的百晓生,也是眼神认真的看着他。

“当然,事无绝对,追凶是肯定要追的,毕竟钟三爷是万盛的元老,被杀了,肯定不能这么算了,但现在,事情的关键,不是如何追凶,而是安排风光大葬,毕竟钟三爷无儿无女,一直以万盛为家,他走了,那么多弟子不送怎么能行。”

陈昊平静的话语,令韩承平眉心跳的越发厉害,看了一眼身边的老友,随后仗着胆子怒道。

“陈昊,当着明人不说暗话,钟三爷被杀的事情,来的太过蹊跷,别以为,你昨日惺惺作态,就能摆脱得了干系。”

“你和我说实话,到底,是不是你安排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