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救人要紧
  • 桃源小仙医
  • 莽浪
  • 2058字
  • 2021-11-13 13:30:58

嘶~

察觉到疼的刘佳慧,娇躯一颤。

雪白的小手,抓紧了陈昊递给她的橡胶条,柳眉更是紧蹙在一起,但却一声不吭。

这样的情况,令一旁的俏寡妇马香芹不由得抿嘴轻笑。

但是当目光转到刘佳慧那一抹位于雪白浑圆臀部的伤口时,她的眼底,还是控制不住的闪过了一丝嫉妒。

女生相貌如果满分是十分的话,刘佳慧的相貌,能打到七分,而且肤色天生的白皙,属于那种,根本不用打扮,在街头一见,就会忍不住多看两眼的优质美女。

与马香芹比较起来的话,大概不相伯仲。

但马香芹会打扮,成熟的气质和肆无忌惮张扬的女人味儿,就不是刘佳慧能比的。

但若论身材,19岁的刘佳慧,皮肤白嫩细腻满满的胶原蛋白张扬着青春弹力,恰到好处的脂肪令身段丰盈饱满,曲线圆润而又没有一丝的累赘。

以至于,被十里八村公认的小南村三朵金花之首的俏寡妇马香芹,都不得不承认,若不论妆容和气质,只论青春的话她无疑已经被这刘佳慧比下去了。

而此时。

一旁的刘佳慧母亲,却屏住了呼吸的,眼神震撼的盯着陈昊那双用医用纱布棉团清理瘀血的灵巧双手。

作为村医老刘的老婆。

有那么几年,老刘在村里做医生的时候,她都在帮忙打下手。

所以清理伤口这事,她可没少见。

但老刘每次动刀子,都要比划好久,而且经常一刀不行,再来一刀。

尤其是处理这种伤口。

老刘通常会将刀口割很长才能做好。

所以她下意识的认为,所有医生处理这样的伤口,都应该是这样的。

但陈昊不同。

她根本没看清楚陈昊怎么做的,只是一眨眼就看到了,在两排蛇牙印间一道整齐的刀痕,恰到好处的割开了刘佳慧的皮肤,刀口的左右两侧,恰恰比牙印宽个一两毫米。

精准的割出了一个老刘这辈子,连做梦都不敢想的完美切口。

“忍着点。”

陈昊左手挤压,右手用棉团清淤。

刘佳慧身子微微颤抖,眼泪都掉下来了,也不吭声。

“倒一杯清水,不要热的。”

“瓶装的纯净水行吗?”

“行。”

听到这话,刘佳慧的母亲立刻跑了出去。

“怎么样?”

“比你厉害多了。”

一边说着。

刘佳慧的母亲,手脚麻利的端了杯清水回来。

“你张口,我看看。”

刚把水放在床头柜子上面。

刘佳慧母亲,就诧异的看到,陈昊对她说:“啊~张口,我看看。”

她有点懵。

下意识的张口。

陈昊站起身,观察了一下,道:“不行,口腔有溃疡和龋齿。”

陈昊扭头,看俏寡妇马香芹,笑道:“你张口,我看看。”

俏寡妇马香芹,俏面一红,柳眉紧蹙且神情嫌弃。

“快点,你是护士,救人的觉悟都没有吗?”

听到这话,给了陈昊一个大白眼的马香芹不情愿的张开了嘴巴,陈昊一眼就看到了她的舌头上有伤,应该是之前上吊时候咬到的。

“不行。”

陈昊坐回椅子,拔高了声音,道:“老刘,你来一下,我看看你嘴里有没有伤。”

门外,因为恐惧而浑身没劲的村医老刘一听,楞了下。

立刻就意识到陈昊这是想看一下,他口腔中有没有伤和破损,如果没有的话,那肯定是打算让他给刘佳慧吸伤口处的毒血。

她是自己女儿啊!

身边没有别人的情况下,逼不得已,他上也行。但现在,这边上有别人,他哪能自己去做这个?村民知道了能不说闲话吗?

而就在他一愣的时候。

跟在他身边的另一个村里的医生李家强的眼神,瞬间就亮了。

毕竟,传统的蛇咬急救,就那么几招,步骤无非就是割开伤口,挤压毒液,然后用嘴吸出到新鲜血液,然后上烟油或者草药送医院。

“我口腔没伤,我上,我来!”

一想到白皙漂亮又年轻的刘佳慧,抢答的李家强,语气中都透露出兴奋和激动的情绪,毕竟三十六七岁的的人了,长的又丑,还没本事,村里四十多身材走样,面貌丑陋的女人都不拿正眼睛瞧他,遇到这样的机会,那还能不抢着上?

“陈昊,不用别人,你来,我加钱,三倍!”

坐在椅子上的村医老刘快五十岁了,一听李加强的语气,就知道他想啥,不但看李家强的眼神恨不能直接给他一刀,更当场吼道。

“时间来不及了,陈昊你救她,我就相信你!”

听到这话,站在一旁的俏寡妇马香芹,当场生气。

毕竟门外的李家强都自告奋勇了,还让陈昊救,就不是摆明了在整事?啥意思?村医争不过陈昊,就想让陈昊做他女婿啊?

那老娘咋办?

当着老娘的面,就这么搞?这也太目中无人了吧?

眼瞧着俏寡妇马香芹,脸啪的一下就落下了,神情特别的不高兴,更双手抱着膀子生闷气,刘佳慧她妈并不明白其中的关键,连忙道。

“香芹呀,这是咋了?佳慧被蛇咬了,婶子着急,有照顾不周的地方你别挑理。”

“哈,有啥不周的,我刘叔那是什么人呀,神机妙算,一计不成,再出一计,谁敢不服?”俏寡妇马香芹的话,肆无忌惮的张扬着不满。

这令本打算,和门外老刘说一下,让别人来更合适的陈昊,眉头紧锁。

这女人的话,是真的根本不能信!

之前信誓旦旦,陈昊不娶,她不纠缠,陈昊不想公开,她就不张扬,结果我的那个好家伙!

老刘刚说了一句让陈昊治,她那醋坛子先翻了?

这还得了?

继续惯着她的话,用不了几天,这马香芹都得骑到自己头上,到那时候,只要任意一点不顺她意,她都得闹翻天!

所以此时的陈昊,瞧都不瞧她,端起水杯,漱了漱口。

随后,直接一附身,含住了刘佳慧的伤口,开始吸允毒血。

俏寡妇马香芹,立刻气得呼吸声都嘶嘶响。

而此时,从床头柜上的小镜子看到了的刘佳慧立刻闭紧了双眼,心跳得如同鼓槌一般在砰砰砰的敲着床板,整个人更是连耳唇都红得赛樱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