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6章 绝美少女仗义执言
  • 桃源小仙医
  • 莽浪
  • 2000字
  • 2021-12-19 10:09:10

“爷爷,我话先说在头里,你做裁判可以,必须公平公正,否则,我第一个不认你,与你断绝祖孙关系,因为我丢不起这个人!”

张天纵的话音刚落,一直沉默的坐在夏如烟身边不远的绝美少女忽然开口。

那娇嫩的嗓音,仿如清泉一般的清澈悦耳,不但令人心旷神怡。

也令在场的摄像师们,立刻就将镜头转了过去。

只是在看到那绝美少女的一瞬间。

三个直播间里的弹幕,瞬间都断流了。

仿佛所有人,在这一刻都呆住了。

她俏颜如花,身形苗条,长发披于背,用一根粉红色的丝带轻轻挽住。

肌肤似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青春娇俏的气质,让人为之所摄、自惭形秽、不敢亵渎。

一袭白衣,此刻被身边一众老头子相映更是灿烂如花。

自有一股轻灵之气,透体而出,不但肌肤娇嫩,美目流盼间,说不尽的娇美。

仿佛身后似有烟霞轻拢,非尘世中人,虽然年纪轻轻,却如同画里走下来的仙子一般,明珠美玉般娇美无双。

“女……女神!”

“震惊,我以为这苏明月就已经是人间绝色,万万没想到,世间竟然还有比她娇艳的美人!”

“我的天,这姑娘是谁,我爱上她了,快,告诉我,这不是幻觉!”

直播间众人震惊的同时,一直闭目养神,装聋作哑的降魔真君卫道子,已经避无可避,只好睁开眼,眼神畏惧的偷瞄了一眼夏如烟。

“你这丫头,闭嘴,爷爷知道该怎么做。”

听到这话,那绝美少女,娇俏的翻了个白眼给卫道子,那瞬间爆发出来的少女的娇俏,令直播间里的弹幕,瞬间爆炸。

“爱了,爱了,这娇俏的小美人是谁?”

“我要疯了,心跳的厉害,这是恋爱的感觉!”

“看,快看我一眼,我的女神,连翻白眼都这么美!”

而相比起直播间的躁动,和摄像师的发呆。

现场那三名评委若有所思的相互看了一眼,眼神大多不以为然,毕竟,站在他们的角度上来说。

他们没错。

钟三奎的鉴定本就合格,陈昊确定到年和季节,虽然令人震惊,但那是投票后的事情,比赛做裁判就是这样,有些时候明知道判罚错了,也要继续。

否则,都要求重新判罚,那岂不是没完没了。

但张天纵的话,也是给他们提了个醒。

他们能成为古玩圈里的权威泰斗,也是多年积累下来的口碑,如果他们真的在众目睽睽之下,无论结果如何,都偏袒钟三奎,的确是会被人戳脊梁骨的。

他们,可不想自己一世口碑,在钟三奎的身上消耗殆尽。

而此时,陈昊到是神情平静,但目光也是不免多看了一眼那个少女。

她年纪看起来,应该不到20岁。

此刻坐在了,夏如烟的身边。

容貌竟然难分伯仲。

要知道,苏明月,那是龙组双珠之一,是修真界公认的超一流白富美女神。

所以,当夏如烟,这个明显美貌要比苏明月高一个档次的女人出现的时候,陈昊想不注意到她都难。

但这个女人,很不简单。

而坐在她身边的这个美少女,就更令人惊讶了,她年纪轻轻修为不俗,美貌是绝对超一流,只是之前不知敌友,而且,万盛艺术品这边的事情太大,陈昊没有心思,把注意力放在她的身上。

此刻听到她仗义执言,到是不免多看两眼。

四目相对的时候,更是微微一笑。

却没料到,她根本不笑,而是同样白了陈昊一眼。

那神情,把她的心情全写在脸上,令陈昊几乎是瞬间就秒懂,她是不满陈昊对于钟三爷,无理要求的妥协。

一种瞧不起你没勇气据理力争的指责感,透体而出,令陈昊不仅哑然失笑。

毕竟,相比起,受点气,不能赢下这场比试,才是真的悲剧。

钟三爷的这幅做派,已经暴露了他的人品,接下来,只要陈昊能赢,他这个万盛的老板之位就已经坐稳了。

马安琪和蒋凌薇相互钳制。

昊天集团,有赵晓曼,蓝宏燕,坐镇。

再拿到喜得乐的股份和交易数据,有龙组支持。

那陈昊完全可以做甩手掌柜,啥也不干只拿钱,一年近百亿的收入,逍遥,快活,算得上是一劳永逸!

“这场比试,我必须赢!”

心中告诫自己的同时。

在场的万盛艺术品总店的工作人员,也已经重新摆放好了桌椅。

增加了两个评委的同时,也给予了相应的投票器。

“好,那规矩照旧,现在七个评委,也就是说,从原来的三票定输赢,改成了4票定输赢,而且,接下来,要比的是四场,钟三奎已经获胜一场,他只要再获得两次胜利,比赛结束。”

“没问题!”

“好,那我们现在开始,抓紧时间!”

苏明月,已经自告奋勇的走到幕前,做起了主持人。

没有办法,现场的马安琪,蒋凌薇都是一流的大美人,还有个超一流的绝美少女,之前,和陈昊暗暗生气,觉得陈昊不自量力的她,躲在柱子后面发脾气。

但陈昊证明了实力之后。

她现在,只盼着,比试快点结束,可别让这些美人把陈昊的魂给勾去,毕竟,她现在面临的压力已经够大的了,赵晓曼,玉玲珑,蓝宏燕,哪一个都不是易于之辈。

“好,那就少说废话,这第二件请两位鉴定的就是这个。”

之前装聋作哑的味道子,一抬手,就已经将一副画,浑然不在意的丢在了桌子上。

这样的情况,令几人错愕。

钟三奎,立刻伸手,想要看。

卫道子,却皱眉,道。

“钟老三,上一局就是你先看的,做人不能太捞,这一次,理所应当陈昊先来。”

听到这话,众人相互看了一眼,没有反对。

见此情形,陈昊也不客气,直接将画打开,只是打量了一眼之后,立刻说道。

“真古玩,这个画,画于七百年前的冬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