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5章 绝路也得走下去
  • 桃源小仙医
  • 莽浪
  • 2014字
  • 2021-12-19 14:28:13

一瞬间,不但身段修长挺拔,英姿飒爽的苏明月看着须发皆白的钟三爷,眼中有些冒火。

就连坐在夏如烟身边不远处的那个娇美得不输给夏如烟的绝美少女,也是神情满是鄙夷。

“这老家伙是真的不要脸,这简直就是无赖做派,明明陈昊赢了,他非说他赢,还把这个事情,作为谈判筹码,啧啧,这可真是恶心她姥姥给恶心开门,恶心到家了!”

而于此同时,与钟三爷四目相对的陈昊,眼皮也是连跳,却只能强压怒火。

万盛艺术品,是地藏门遗留下来的产业中,最重要,最值钱,的那一部分,一年近百亿的利润,是可以令人变得疯狂的。

为了这么大笔钱,别说是耍点臭无赖手段,哪怕是要丧尽天良的杀父弑母才能够得到,恐怕愿意做的人也会有大把。

而钟三奎,现在敢这样做,就是吃准了,夏如烟不可能和陈昊联手算计他,那么陈昊能鉴定出来之前的玉牌,必定是有些能力的。

当然更有可能是作弊了!

而韩承平支持陈昊,这意味着,就算他钟三奎,能带走四十名鉴定师,陈昊还有韩承平,还有二十多鉴定师!

他们的弟子能力和经验可能还稍有欠缺,但要强行撑起来万盛也不是不可能。

所以,对于陈昊来说,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已经不仅仅是留住四十二名鉴定师,而是,在古玩界,树立起权威形象,确保万盛的招牌不砸,让手底下的鉴定师,不敢放肆。

这钟三奎,年纪大,可并不傻,在看到了韩承平的一瞬间,应该就是想到了这些事情,所以,才会这样。

“哟!这老家伙,够可以的,这不是当着所有人的面欺负陈昊吗?”

“哈哈哈哈,我了个大擦,这算是没治了,遇到这样的老头,你谁能怎么样,人家脸都不要,你能咋整?”

“多憋气呀,遇到这么个不讲道理的主!要换成是我的话,一拳就捶死他算了。”

直播间里的观众发言的同时,坐在那里的夏如烟,似乎也想通了事情的关键,不由得笑眯眯的看着陈昊,说道。

“陈先生,我把票投给你了,话也说了,你呢,也的确都鉴定对了,但现在,就是要判你输,你服不服?”

“我服你马勒戈壁!”陈昊心中怒火上头,可还不等陈昊开口,夏如烟已经得意地娇笑道。

“不服裁判的判决,那比赛就不要继续了,该做老板呢,你就继续做你的老板,钟三爷,要辞职呢,他就辞职,大家好聚好散,你看如何?”

瞬间,陈昊冷静了。

好聚好散?

说的轻巧。

喜得乐百分之五的股份是真金白银,那交易数据如果陈昊拿不到,龙组就必然会亲自去拿,他们又不会搞巧取豪夺,必然是投资扶持。

现在这夏如烟,都已经在陈昊的眼前反复横跳了,真有了龙组的大力扶持,没让陈昊捞到半点好处的她不得在陈昊头上又吃又拉?

再说了,小南村六十多女弟子,还有其他将要到来的女弟子,都得靠陈昊吃饭呢!

赵小曼,苏明月,玉玲珑,这些道侣也都在看着呢。

在手的聚宝盆,要是都能丢,还是个啥?

“好,你非说你赢了一局,那就算你赢了一局,我们继续。”陈昊眼神冰冷。

听到这话的钟三爷,露出了笑容。

“大家可都听见了,陈昊已经承认,我先赢一局,好,那比试继续,增加评委两人,但物品依旧是只比五件,韩承平和张天纵可以作为评委,但不接受二人的物品参比,以免陈昊从中作弊!”

这话,让直播间里的弹幕,瞬间就炸了。

“我擦,这老家伙也太溜了,他请的人可以提供,不担心作弊,陈昊请的人,不可以提供,因为会作弊,这尼玛是老双标怪了!”

“双重标准,玩的是真的秀,这真是一点机会都不想给陈昊!”

“他要是敢这么和我玩,我一刀就结果了他!”

看着满眼嘲讽,一脸老子欺负定你了的钟三奎,和在一旁笑盈盈的夏如烟,陈昊的肺都要气炸了。

但此事,牵扯的利益太多了。

马安琪走了,万盛的商业模式玩不转,四十二名鉴定师跟着走了,就必定会元气大伤。

而韩承平那边虽然有二十一名鉴定师,但他明显是蒋凌薇的人,而蒋凌薇是地藏门门主隐藏起来的女儿,是林正茂的亲妹妹。

她肯出手,找来韩承平和百晓生,可不是为了帮助陈昊,她只是不想看到万盛四分五裂!

一旦马安琪这边带着人走了,万盛就只剩下蒋凌薇韩承平一系的人,陈昊这老板,就只能沦为一个被架空的瘪三。

而输了这场比赛,更加得意是夏如烟,因为按照约定,陈昊输了,她就不用付出任何代价。

而且,小南村里怀了孕的俏寡妇马香芹呢?

等着来省城看陈昊富贵的嫂子呢?

那些靠陈昊吃饭的女弟子和小南村的兄弟们呢?每月近百万的花销从哪里来?

光着手爪子,和他们说,我把生意丢了,大家自谋出路去吧?

不行!

那绝对不行!

哪怕明知道,这是条被钟三奎挖满了坑的绝路,陈昊也只能走下去,毕竟走,还有一线生机,不走,那注定就是万劫不复。

陈昊深呼吸:“好,没问题,你敢划下道来,我就敢接着,毕竟,我相信,你不要脸,但其他人未必不要。”

听到这话,在场的所有人,都将目光放在了,钟三爷请来的三名评委的身上。

于此同时,已经十几年没露面的百晓生张天纵,也已经拖了把椅子,坐了后来,似意有所指的,敲了敲椅子的扶手,道。

“这么多年过去了,钟老三还是一点都没变,而这正是他成为不了古玩界泰斗的原因,毕竟,古玩界的人,眼睛里揉不得沙子,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之前,已经票选,那就算了,之后,得慎重啊,别一世威名,到最终,却被人唾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