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7章 夜不能寐马安琪
  • 桃源小仙医
  • 莽浪
  • 2049字
  • 2021-12-14 18:33:33

陈昊离开万盛艺术品总店的时候,时间已经接近明晨3:00,赵家,苏家,李家的修真者,帮忙将街道,以及万圣艺术品总店,回复成原样。

小六子,受伤很严重,但好在有陈昊的丹药,问题不大。

休息个几天,应该就可以生龙活虎,而在此过程中,苏家,赵家,李家,都反复的问刘海柱,小六子,以及其他小南村的修真者,是不是成家了之类的问题。

还不停的和陈昊说,他们的家族很大,人很多,单身的姑娘,找个伴侣这事儿不容易云云。

陈昊无奈,只好答应他们,等这边的事情忙完之后,可以安排一下,小南村的修真者,和他们家族中的人见见面。

三人都十分满意。

小六子他们,也都10分的开心。

毕竟这是好事儿。

常年在外打工的他们,除了刘海柱有个女朋友之外,其他人都是光杆司令,找老婆这事情,在城里可能不算什么。

但在村里是大事。

听陈昊说,过段时间安排他们和省内三大修真世家的女孩子见面,他们各个都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

“哥,真安排呀?从今天起你就是我亲哥,亲亲的,真的,有事你说话,为亲兄弟两肋插刀,我不会说一句二话。”

“昊哥,真安排还是假安排,真安排的话,那我可不客气了!”

“我的天啊,省城的姑娘那个个肤白貌美,哪个给我,我都能美上天!”

看着他们兴奋的样子,陈昊只是笑笑。

而且这事儿,也是必须做的。

因为,自从地藏门60名女弟子,选择追随陈昊之后,陈昊的身边,那是各种美女如云。

说刘海柱和其他的小兄弟,对这些美女一点想法都没有,陈昊自己都不信。

但麻烦的事情在于。

这些地葬门的女弟子,经过长达十几年的培养之后,脑子就好像不转筋一样,对刘海柱和其他的小南村的男青年,不屑一顾,完全是那种连搭理都不搭理的状态。

毫不客气的说,在陈昊的面前,她们乖巧的如同小绵羊,但在刘海柱,小六子,他们的面前,那些姑娘,高冷如云端女神,他们就算是满脑子想法,也只能看着。

因为她们只认一个主人。

那就是陈昊。

这就令人有点头大了。

真的不是陈昊要吃独食,而是她们,说什么都不肯离开陈昊。

不但如此,龙组那边,也发来了消息。

大概的意思就是。

地藏门那些女弟子,除了少部分年龄小,而且思维正常的女孩子,已经送回到家庭,回归正常生活,还有一部分女弟子,因为种种原因,根本无法回归。

有的,是家中出现了变故。

无法回归。

有的,是已经习惯的地藏门的生活,在回归生活的过程中遇阻。

所以龙组要求,接收了地藏门产业的陈昊,要为她们为来的生活复杂,包括,心理上的附近复健,和帮助她们回归社会。

这意味着,还有更多的女弟子到来。

在这样的情况下,看着美女如云的宗门,然后让刘海柱小六子他们打光棍儿,怎么都说不过去。

而且,长此以往,必定出事。

所以,赵家也好,李家也罢,苏家也没问题,都是修真者世家的女弟子,虽然很明显从美貌,以及各个方面,都不可能达到,苏明月,玉玲珑,赵晓曼,赵晓璐的等级,但也绝对不是普通人能比的。

这样安排,无疑是最好的。

“放心吧,兄弟们,我吃肉不但让大家喝汤,还要大家一起吃!”

做完承诺,检查了小六子的情况,决定他一周即可回复之后的陈昊才回了昊天大厦。

此时。

先一步,已经回到了昊天大厦对面那种大厦里的夏如烟,不但已经完成了洗漱,更已经换好了短款睡衣。

浑圆纤长的秀腿,白皙如玉的玉足,令她整个人,无双的娇美。

但此刻的她却并没有睡,而是,坐在窗子边,眼神复杂的盯着陈昊的33楼,眼中神情复杂。

“公主,时间不早了,应该休息了。”

听到这话,撩了一下额前垂下的长发的夏如烟,测过眼,看着同样换好了睡衣的中年短发女助理,一笑道。

“没想到,我的安排,竟然会被陈昊看破了,而且,还被他顺手下了个套,现在,面临的是5%的股份,和交易数据,要被他抢走的困境。”

“这短短,几个小时里的变化,令我的心情,有些复杂。”

听到这话,中年短发女助理,笑了笑,走到了外面的酒柜,拿了一瓶红酒和两只酒杯,走了回来。

倒了两杯酒后,将其中的一杯,递给夏如烟,一笑感慨道。

“是呀,谁能够想到,那陈昊,竟然抢先一步,预测到了我们的行动,这也许就是运气吧,或许是上天赐给他的灵感。”

接过酒杯的夏如烟,笑了笑,神情无奈的说道、

“别自欺欺人了,我又不是什么,输不起的小女孩,这一次,的确是我输了,我低估了陈昊,甚至完全没有去想,若是我们的计划,被陈昊猜到了,该怎么做。”

“更没有,制定相应的后备计划,所以这一次,我们输的不冤,而且从这一点上来看,我也可以确定,陈昊这个不败战神的名头,绝对不是凭空得来的。”

听到这话,坐在一旁的中年短发女助理,喝了一口酒,同样神情复杂的看着对面的33楼,说道。

“陈昊的确强得令人有些匪夷所思,但还待我们的掌控之内,没有人,能在不作弊的情况下赢得了钟三爷,所以,你可以放心,我们的股份和数据丢不了。”

夏如烟笑了笑,同样喝了口酒,却神情复杂。

“我的理智告诉我,事情应该是这样的,但本能却在不停的提醒我,这个男人不简单,他和别的男人不一样,所以,我竟然有一股不祥的预感,仿佛在预示我们会输。”

“不会的,公主您多虑了,喝了这一杯早点睡。”中年短发女助理安慰。

夏如烟笑了笑,随后道:“这种情况,怎么可能睡得着?你看,那马安琪,不也是夜不能寐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