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0章 乐极生悲马安琪
  • 桃源小仙医
  • 莽浪
  • 2079字
  • 2021-11-23 20:22:41

“太好了,接手地藏门的那个陈昊,把事情办砸了,他们的鉴定师集体辞职,我们要是能把这些人收来,我们宗门必定腾飞。”

“陈昊,修为不错,背景也牛逼,但这眼力和智商也不行啊,地上门最值钱的就是万盛的那些古玩字画店,而那些古玩字画店里,最值钱的就是那些鉴定师,那蠢货,定是完全没意识到他们的价值,所以我们的机会来了!”

“掌门,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呀,若是能把那些鉴定师,全部收入麾下,宗门腾飞,指日可待!”

修真界各大宗门之中,同样的会议都在召开着。

尤其是在那份年利润几十,或者上百亿的财务报表,更是让所有的修真宗门,都双眼放光,哪怕是当面表示支持陈昊的十大修真世家,五大剑派,此刻也是按捺不住门下弟子的躁动,只能将原本暗中进行的事情搬到了明面上。

“陈昊无能,麾下能人异士不肯在跟他,那自然是有德者聚之,本门在修真界德高望重,只要表态,那些人定投奔而来。”

“做人当公私分明,那些能人不给陈昊干了,那我们自然是要争取的,能不能成,也与我们的关系无损。”

“那么多鉴定师辞职,肯定是陈昊能力不行,我们接收,是天经地义!”

看着财务报表,已经羡慕红了眼睛的各大宗门长老,义正言辞,正义凛然,眼中却带着杀气。

这并不难理解。

亲兄弟,因为几万块钱,老死不相往来的多了去了,更何况是宗门与陈昊的关系,无非是陈昊爷爷留下来的那点人情。

一年就能上百亿的利润,如果杀人能解决问题。

那些宗门,估计早已经全员出动,去截杀陈昊了。

各大宗门的内部,都在纷纷秘密会议,商讨着,如何顺利的将那些在辞了职的万盛艺术品的鉴定师,收归麾下。

而那些并非核心成员的修真者,因为无法参与高层的会议,此刻在网上,也热闹非凡。

“呵呵呵,这不就是蠢吗?地藏门的生意,多少人惦记着,一直抢不了的原因,就在于,那些人才鉴定师,要培养一个合格的鉴定师,没有个十几二十年,根本没戏,这些人的价值,简直无法估量。”

“信不信,这些鉴定师一走,那万盛艺术品,就啥也不是了,别说年入百亿,不倒闭都是奇迹。”

“要不怎么说,这陈昊不行呢,以为收了房子,收了店,就万事大吉,这聚宝盆摇钱树,就可以哗哗哗的给他出钱?笑话,这下傻眼了吧,能给出高价的人多了去了,你门看着,这万盛到了陈昊的手里,准倒闭!”

“那是必须的必!那话咋说的,上帝给你打开一扇门,就会为你关上一扇窗,长得帅,有钱,修为高,背景强,于是,我的那些女神,都喜欢他,结果咋样,一做生意就不行了吧。”

“放心,这次陈昊肯定玩完!”

网络之上,修真者是一面倒的完全不看好陈昊,这样的情况,令捧着手机走进了家中的马安琪,笑成了一朵花,不但心情无比的美丽,眼底,也尽是得意的神采。

“马总好手段!”

只是正笑着,马安琪就震惊的听到了一个男子的声音。

马安琪猛抬头。

这才震惊的看到。

就在她家中的沙发上,坐着一个年纪大概四十几岁,白面白面无须的中年男子、

他穿了双皮鞋,西裤,衬衫塞到了裤腰里,外套,却是一件夹克衫,除了神情冷漠之外,他的身后,还站着五六个,穿着黑西装,浑身上下,都散发出彪悍气息的大汉。

马安琪意识到不妙,转身想走。

但一回身,才发现,房门已经被开门时,站在门后的,强壮男子关上了。

“马总,请坐,喝点什么?”

此时,坐在沙发上的中年男子,已经反客为主,笑着招呼马安琪。

这样的情况,令马安琪的面色变得有些煞白。

而于此同时,一名大汉,以及直接从她的手中,拿走了她的手机。

“聪明如马总,应该知道,敬酒不吃的后果,坐!”

听到这话,马安琪微微犹豫了下后,立刻乖巧的坐在了中年男子的对面,微笑道:“这位先生,我想,我们之间,或许有些误会。”

“马总真幽默。”中年男人一副,我已经吃定你了的神情,笑道:“误会是不可能误会的,毕竟放眼整个万盛艺术品,能让四十几名鉴定师同时辞职,除了你之外,根本不可能有人能够做到。”

“您高估我了。”马安琪立刻说道:“是万盛总店的太师傅钟华灿钟大师号召的,他是万盛资格最老,最德高望重的大师傅,其他的鉴定师,半数以上都是他的弟子,所以您找我,显然是找错人了。”

白面无须的中年人笑了:“我做事,从来不会错,钟大师的确德高望重,但是他无儿无女,而且年纪大了,对钱根本没什么野心,能让他出面的,那就只有你了,钟大师的干女儿。”

听到这话,马安琪腾的一下站了起来,眼神冰冷的说道。

“你到底想干什么?”

中年男子笑了:“马总,装傻是无法在我面前蒙混过关的,我要你立刻和我去接钟大师,然后带上那些鉴定师,从此之后,只给我干活,当然,作为奖励,我会帮你修真,并允许你成为我的道侣,有权力为我生个孩子。”

“你做梦!”马安琪放声嘶吼。

中年人笑了。

“啧啧,还挺有个性,看来不教训一下,以后不好管。”

随着中年的话语声,两个身材健硕的男子,直接将马安琪按在了茶几上,巨大的力量差距下,她根本无力挣扎。

而此时,白面无须的中年微笑着马安琪,拿过了一把精钢的手锯,道。

“你不应该忤逆我的,就先锯掉一只手吧,毕竟少了一只手,并不会影响你指挥鉴定师干活,也不会影响生孩子!”

眼瞧着那男人,拿过锯子,就要动手。

惊骇的马安琪,放声大吼。

“别!不要!我答应你,我这就跟你走。”

那举起了锯子的中年人笑了。

“现在才听话,晚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