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依旧是重点嫌疑人
  • 桃源小仙医
  • 莽浪
  • 2036字
  • 2021-11-22 16:43:32

入夜,天空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村里街道黑漆漆,也看不到人,身穿着修身小旗袍的俏寡妇马香芹,搂着陈昊没撑着伞的胳膊,神采飞扬的贴在陈昊的身边,香香的,暖暖的。

当斜风吹来,她是用另一只手,搂着陈昊的腰。

“不怕村里人看见?”

撑着伞的陈昊道。

她眼神妩媚地一笑道:“我巴不得她们都看到,这样,就省着她们乱打你主意。”

陈昊无奈。

但却并不讨厌俏寡妇马香芹。

“你喜欢什么车?”

见陈昊不说话,马香芹道:“说说,如果不是特别贵,我们买一辆吧,我负责掏钱,你负责开,好不好?”

这话把陈昊逗笑了:“这是富婆之力吗?”

马香芹噗嗤一笑,眉飞色舞地说道:“挂在房梁上的时候,我就想明白了,钱财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反正你要留下来做村医,那就买辆车吧,我送你。”

陈昊笑了:“我不爱吃软饭。”

马香芹笑出了声:“那你娶我,就是自己家的车,就不算吃软饭了。”

陈昊笑了:“你怎么来回变,一会说要嫁,一会说不嫁,现在又要嫁,你在这样,我可走了。”

身段火辣的马香芹嗔怪的白了陈昊一眼,道:“哼,我就知道,有于丽颖那个狐狸精,跟你眉来眼去的,你才不会娶我呢。”

陈昊笑:“我们俩那是正常交流。”

“正常交流?”敲寡妇马香芹美目瞪圆了,做作地说道:“哎呀,陈昊,你看看我这发型好不好看呀?”

陈昊无语,道:“要不,我回家睡觉得了。”

“不行,我是病人,得有人照顾。”马香芹翻白眼。

陈昊笑了:“你好了。”

“哎呀,哎呀,哎呀呀呀,人家浑身没劲,得你背着才能走。”

马香芹耍赖,不走了。

把陈昊都气乐了,三十一岁了,学小孩子撒娇。

“那我走。”

说着,陈昊也不理她,自己撑着伞往前走。

眼瞧着陈昊不理睬她。

马香芹急了,恨恨的追过去,噌的一下就跳到了陈昊的背上,一只手搂着陈昊的脖子,一只手把陈昊不撑伞的手,往她大腿上一按,道:“托着我,我给你唱歌。”

无奈的陈昊哭笑不得,只好一手撑伞,一手托着马香芹。

“唱吧。”

马香芹笑了,伏在陈昊的背上,愉快的哼起了一段旋律。

是猪八戒背媳妇那段。

这么皮,把陈昊也整笑了。

“左手边那家,不用钥匙。”

伏在陈昊背上的马香芹,不忘指挥。

撑着伞的陈昊,按照她的指挥,进了路北的一户大院子里。

院子很宽敞,不比陈启明家小。

同样是崭新的二层楼房,但设计的和陈启明家并不一样,但因为天黑还下着小雨,关好院子门后的陈昊,直接和俏寡妇马香芹进了屋。

一开灯。

陈昊一眼就看出来,马香芹家里的装修装饰,无论是材质,还是设计,包括家具灯具,可比陈启明家好太多了。

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

考虑到张大海活着的时候,就是干装修的,这一点到是不难理解。

但因为房子太大,说话的声音,还是会有回音。

“这是全新的,没人穿过。”

小寡妇马香芹,眼神妩媚的拿了双拖鞋给陈昊,蹲在地上帮陈昊换鞋,那后背,在镜子里,映衬出迷人的曲线。

“上楼。”

帮陈昊换好了鞋子的俏寡妇马香芹,带着陈昊上了二楼,直接来到东南侧的大主卧,随后眼神妩媚俏面带着淡淡晕红的说道:“你在这冲个凉等我,我去洗个澡就来。”

这话,令陈昊微微诧异。

毕竟主卧里,就有干湿分离的卫生间,很大,里面还有个大浴缸。

但马香芹执意要到外面去洗,陈昊也不便阻拦。

所以点了点头后的陈昊,不但听到了马香芹,穿着拖鞋,踏踏踏地去了另一边,还听到了她好像打开了梯子,爬上了阁楼,还隐约听到她像是打开了一个什么箱子。

“去拿漂亮的小衣服了?”

陈昊笑了笑,打量了一下装修漂亮的大卧室,发现关于张大海的一切痕迹,都已经被马香芹抹去了。

阳台位置,除了一个梳妆台,就只有几盆花。

之前虽然洗过澡。

但陈昊还是简单的冲了个凉。

耗时应该没超过五分钟。

洗完后。

陈昊才听到,外面的卫生间里,传来了花洒落水的声音。

百无聊赖的陈昊,一边打量着房间,一边来到了窗前,掀开窗帘往外一看,一眼就看到了,马寡妇家对面的路旁停着一辆车。

主驾驶位置上有个红火炭在忽明忽暗,应该是在吸烟,借着光线,隐约能看到副驾驶坐着的,应该是那个漂亮的女警。

“这样明目张胆的盯梢,也太肆无忌惮了。”

观察了一会的陈昊,心中有数。

而此时,随着外面浴室的水声停止,房门吱呀一声轻响。陈昊扭回头,一眼就看到已经洗漱好,肤色白皙如玉,俏面如花的俏寡妇马香芹。

此刻的她,竟然穿了套超短的红色旗袍。

将她的肤色衬托得无比白皙。

不但如此,更要命的是,这件红色的超短小旗袍腰两侧,是系带固定的。

那处处露白,简直欺霜赛雪。

尤其是她那刚刚洗过的面颊,白皙水润,美目如星,红唇如画,此刻眼神妩媚,秀腿纤长,款款而来,何止的妖孽,简直堪称祸国殃民。

“过来。”

她侧卧在床上,不但腰身勾勒出了完美的曲线,如藕般的手臂,在召唤中,似乎也多了几分魔力,令陈昊根本无法抗拒。

待陈昊上了床。

她关了灯。

在小夜灯,微弱的光线下,美目痴痴地望着陈昊,凑到了近前,轻声道。

“好不好看,以后姐姐穿给你看好不好。”

说着,她更是轻轻的一推陈昊,带着一身的想起附身过来,软软的,暖暖的在陈昊的耳边轻声道:“坏人,是你让我获得了重生,所以从见到你的那一刻,我就已经决定要把自己全身心的交给你,只要你不嫌弃,姐姐,永远是你的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