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 各怀鬼胎
  • 桃源小仙医
  • 莽浪
  • 2070字
  • 2021-11-13 09:30:21

与此同时,秘密基地外地树林中,身着黑色紧身夜行衣,身材前凸后翘的李梅,心砰砰乱跳,无比紧张的隐藏在黑暗中,美目一眨不眨的盯着,这个她生活了十几年的秘密基地。

现在看在她的眼中,既熟悉又陌生。

她在这里生活到十九岁才离开。

曾经,她天真的以为。

外面的世界,是一片荒凉。

同样坚信,她是个被父母抛弃的孩子,是地藏门救了她,所以,她理所应当,将自己的全部都做为资源奉献给宗门。

无论是身体,还是生命,都是属于地藏门的。

可离开这里之后。

见识到了真正的世界后,她的心中才逐渐的开始起疑。

因为她发现,世间的那些父母,每一个都特别爱自己的孩子。

哪里可能有那么多的弃婴,恰好被地藏门捡到?

所以现在,她带着陈昊来到这里。

嘴上说着,钱和人,是陈浩必须争取的资源,在她的内心当中,她最真实的想法,却是希望陈昊能像救世主那样,将里面所有的孩子都就出来。

送她们回家!

让她们回到她们的父母身边去。

让她们的生活回归到正轨!

“一定会成功的。”

李梅自言自语的同时。

却根本没有意识到,此时的她,已经完全落入了龙组的视线。

“在这里。”

为首的中年人,隐藏在暗处,眼神游戏冷落的看了眼李梅隐藏的位置,眉头皱了起来,并传音道。

“陈昊太大意了,没有他的保护,这李梅连藏匿形骸都做不到。”

“是啊,一眼就看到了。”

“凝气境的修为在普通人面前很强,在修真者的眼中,不过是个伪修士罢了,随手可以捏死的蝼蚁,她自己在这里,被里面的人发现了,就是羊入虎口。”

听着二人的回答、

为首的中年人叹息了一声,道:“守在这里,不要轻举妄动,我们要尽可能确保李梅的安全,等到陈昊归来。”

“明白!”

二人应声的同时。

为首的中年人,眼神复杂,且警惕的将目光,望向了黑暗中的山林。

呜~呜呜~

山林中,忽然起风了。

不但林中所有的虫鸣声都立刻诡异的消失,隐约之中,数十名,形迹可疑的黑影,已经如同潜伏在深海中的鲨鱼群,在闻到了血腥味后,贪婪嗜血地向着养殖场围拢了过来。

“啪!”

响亮的耳光声中。

地下1层,装修奢华的房间里。

一名身穿着高开叉修身旗袍,肤色白皙的美少女,被地藏门的门主,一耳光重重地抽在了脸上,不但抽得她踉跄倒地。

三颗牙齿更是伴随着鲜血掉在了地上。

她眼中满是泪水。

却不敢动,也不敢哭。

“门主息怒,小姑娘嘛,不懂事,多半是大人没有教育好,也不能全怪她,啧啧,您瞧瞧,她这腿这么白,青色的血管清晰可见,保养的可是不错的。”

大长老笑嘻嘻的同时。

年纪看起来60岁左右,一脸皱纹的基地负责人,脸色铁青的说道。

“大长老可是对我有意见?这么多年,您可是从我这带走了三十七名,被我培养出来的女儿,怎么,当着我的面就这么放肆,以后不想来了?”

听到这话,地藏门的三位长老,面色剧变。

“怎么可能,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大长老急忙掩饰。

二长老和三张老也立刻打圆场。

“吉妈妈想多了,大哥只是开个玩笑。”

“是的,别多想,大哥只是口无遮拦,想活跃一下气氛。”

但此时。

地藏门门主眼底却已经闪过了一抹幽光,冷笑道。

“这应该是你们三个已经达成了某种协议吧,否则,大长老,应该也不敢在我的面前如此放肆。”

“门主,您多虑了。”

三位长老连忙辩解。

这样的情况,另那名年纪看起来60岁左右的地下基地负责人,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随后起身道:“门主既然有事和三位长老商议,那我先失陪了,这些女儿,我先带出去教育,等几位将重要的事情,谈好了,我在来。”

说罢了。

根本就不理会,面色铁青的地藏门门主和三位大长老,地下基地的女负责人,就已经将那个被打掉了牙齿的女孩子扶了起来,带了出去。

“吉妈妈最近这脾气太大了,连门主都不放在眼里,简直目中无人。”

三长老转移矛盾。

大长老和二长老立刻说到。

“没错,门主,吉妈妈,应该加以管教了。”

“没错,门主还没有发话,她怎么就敢自作主张。”

看着这三个人沆瀣一气。

地臧门的门主,冷笑了一声,道:“别演了,我们已经来到了这里,门下的弟子也都不在身边,就没有必要在演戏。”

“把话挑明了说吧,宗门的资产,已经完成了转移。”

看了一眼腕表,地藏门的门主冷声说道。

“我知道,你们三个人生性多疑,我说给你们分钱,估计,你们会觉得我分给你们的钱有点多,而寝食难安。”

这话。

令在场的三位大长老神情复杂。

“平时呢,我对你们比较吝啬,分钱分的也比较少,那是因为地藏门需要运行,弟子众多开销巨大,没有前中门就无法运转,现在中门资产已经完成转移,只剩下一个空壳,在应付陈昊。”

看着三名大长老,地藏门的门主认真的说道:“我们年纪大了,原本我就想要收手,这次陈昊更是已经发现了我们的秘密,常在河边走怎能不湿鞋。”

“想赢的唯一机会就是不赌,所以,这次我是真的准备金盆洗手了,你们三个跟了我这么多年,每个人都拿点钱,是应该的,所以,一会吃了散伙饭,喝了散伙酒之后,大家就各奔前程,各自安好,颐养天年,这大概就是我们最好的结局。”

听到这话,三位大长老的心情也随之唏嘘了起来。

“来人,上菜!”

随着地上门门主的话,在场的每个人都神情复杂。

“这狗贼演得真像啊,若不是二张老,已经告诉了我们实情,我差点就信了。”

“这老家伙不死不行。”

“鸿门宴开始了吗?这老狗怕是要在酒菜中下毒,哼,他以为我们能上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