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马香芹救我
  • 桃源小仙医
  • 莽浪
  • 2091字
  • 2021-11-22 16:43:41

阳光下,站在张老五家大门口的俏寡妇马香芹,不但梳了个颇具民国韵味的油头,更化了妆,此刻柳眉凤眼,唇红齿白,玉盘似的俏面带着两抹晕红,更增添了几分妩媚。

白底兰花的修身小旗袍,穿在身上紧绷绷,将纤腰,桃臀,勾勒得曲线曼妙,不需触碰,也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那肆无忌惮张扬着的火热弹力。

浑圆修长的玉腿,在露脚背的高跟鞋衬托下,散发出来的那种成熟,知性,稳重却又媚骨天成的极致韵味,不但令邓会计手里拎着的水瓶都掉了,更看傻了在场的一群人。

“太美了!”

看着款款走进院的俏寡妇马香芹,年近七十的老村长都看直了眼,一眨不眨,生怕错过任何的细节。

与此同时,在场的所有人,都只觉得一股浓浓的古典风韵正从俏寡妇马香芹的全身弥漫开来。

高高竖起的衣领尽显纤细洁白的脖颈,似露非露。

盘旋扭结而成的花扣两两相和,欲说还休。

两摆高叉开合的缝隙里,白皙的秀腿,若隐若现。

此时她万种风情地望着陈昊,只微微一笑,那妩媚的眼神和肆无忌惮张显的媚姿美韵,在顷刻间,爆发出来的极致东方美感,如空调般清爽,浸透着在场的每一个人的肌肤。

“她真的是太美了!”

胡队长心中赞叹着,忽然就明白了,为什么张家兄弟一口咬定,一定是陈昊杀了张老五。

毕竟,就冲这马香芹的美貌,张老五为她发狂,一点都不难理解。

陈昊这样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为了这样漂亮的美妇人,杀个把情敌,也根本不能令人惊讶。

毕竟,生活中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凶杀案,都逃不过,金钱和情感。

而相比起冷静的胡队长。

在场的其他人可就没有这么冷静了。

不但各个都盯着马香芹,那些男人们的眼睛里更仿佛都冒出了小手,恨不能,紧紧的抓住她。

“太漂亮了,别说张老五了,现在,我都想翻墙,去把她生米煮成熟饭!”

“十里八村的年轻人都在说,小南村三朵金花,首推俏寡妇马香芹,我都没当回事,妈呀,她要是肯嫁我,我立刻离婚!”

“啧啧,这得是前世做了多少的好事,今生才能和这样的美人牵手?唉,张大海死的一点都不冤啊,能和这样的美人生活个几年,死了也不亏!”

不但这些男人们,心中震撼。

女警和那个女法医,也都双眼发光。

“有一说一,论性感妩媚,这旗袍绝对是永远的神!”

“太美了,回头,一定买一件!好想成为她这样漂亮的美人呀!”

而此时,看着面带微笑,自信而来的马香芹,陈昊也懵了。

马香芹,肤色白皙,人长得很漂亮,身材成熟,妩媚,但在穿了一身宽大睡衣,并且神情憔悴的情况下,陈昊承认,她长得好看。

但却万万没有想到,她只是稍作打扮,竟然美得如此妖孽。

“胡队长吧,我刚才在门外已经听见了,你怀疑陈昊,大可不必,因为昨晚,我和他在一起,可以保证,他根本没有离开过村医务室。”

“那怕是村医务室玻璃被砸的时候,他也没有外出一步。”

听着马香芹这话,胡队长本能的信了。

毕竟,只要是个男人,谁会放着这么娇美的美娇娘不守着,半夜三更跑出去杀人。

但之前被陈昊怼了一句的女警,却忽然开口。

“不一定吧?陈昊是医生,如果他用药迷晕了你,然后溜出去杀了人,你帮他做了伪证,可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张大虎立刻道:“对呀,你们住一起了吗?趁你睡熟,他跑出来你知道?”

张大成也冷哼道:“金蝉脱壳的小把戏谁不会,我媳妇睡着了之后,我偷偷的出去打麻将,她根本就不知道。”

面对这些话。

俏寡妇马香芹只是一笑,随后就带着一阵香风,依偎在了陈昊的身边,笑道:“我是个病人呀,所以昨晚,我整晚都这样抱着他,他出没出去,我当然知道的一清二楚。”

一瞬间。

老张家的众人面色苍白。

“不要脸!”

老张家的一个老太太,当场大骂。

马香芹一笑:“我丧偶,他未婚,我们怎么不要脸了?啧啧,到是你们要脸,昨天我上吊自杀,你们跑我家偷东西,那就叫要脸?”

瞬间,那老太太哇得一声就哭了,满地打滚。

大叫警员主持公道。

而此时,张家的其他人,心彻底凉了。

“至少三百万,人和钱都姓陈了!”

“没戏了,再想从马寡妇那弄一根葱都弄不来了。”

“至少三百万呀!还有大房子,鱼塘,暖棚,全是这小子的了!”

村里的其他人,不但倒吸了口冷气,看着陈昊,也是满脸的羡慕。

“牛逼,马寡妇要钱有钱,要模样有模样,三十刚出头,还有大房子,这陈昊,啥都不用干,全都有了,你说,这好事咋就轮不到我头上呢!”

在众人的羡慕,嫉妒,恨的眼神中,胡队长叹息了一声,刚想让陈昊走,那女警道:“马香芹,你确定你昨夜整晚没睡?搂着的的确是他?”

一听这话,在场的众人,忽然又都来了精神。

毕竟,马寡妇说那些话只是为了帮陈昊解围,也不是没有可能。

顶着风都能闻出味的俏寡妇马香芹,微微一笑道:“当然是他呀,我们俩衣服都没穿,整夜交流健康心得,怎么可能会睡?”

这话,令在场所有还心存幻想的人都沉默了。

“不信,你问他?”笑盈盈的马香芹,雪白的小手中,出现了一把折扇,轻轻扇动的同时,更是直接把问题,丢给了陈昊。

以至于一瞬间,不但在场所有人都盯着陈昊,就连门外的美女村支书于丽颖也不由得探出头来盯着陈昊。

面对这样的情况,陈昊还能怎么办?

推翻马香芹的话?那必定会成为被调查的首要嫌疑人,搞不好,还得有牢狱之灾。

不用被判刑,就算只是被盘问调查个十天半月,那谣言指不定得传成什么样。

所以陈昊一笑,一伸手,搂过一旁的俏寡妇马香芹,微笑道:“她说的没错,昨天整晚,我们俩,都在一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