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章 黎水瑶和钟慕青的质疑
  • 桃源小仙医
  • 莽浪
  • 2049字
  • 2021-08-15 19:49:48

村民们极度安静的情况下,这几个修真者的话语,就显得清晰而又刺耳,这令身材高挑,亭亭玉立的黎水瑶,美目之中满是不喜。

毕竟她是医生,她知道,一个人的病情,成因多种多样,尤其是大脑里面的复杂程度远超想象,精神类疾病,更是复杂到如同玄学。

但此时,那些在场的修真者,眼瞧着有人开头,可就都不客气了起来。

“医生能力不行,就别开医馆,误人子弟是小,可别草菅人命。”

“自己能力不行,心里就得有点逼数,送人家去外面去治,把人家耽误了,良心上过得去吗?”

“就怕明知道自己能力不行,还非得把持着患者,就为了赚两个钱,那样的人还算人?”

听到这些话,在场得那些村名们,你看我我看你,都是一言不发。

毕竟,他们都是村里的长辈,不但和陈昊沾亲带故,更是看着2蛋子长大的,对情况无比的了解。

二蛋子不是没有治疗过,甚至去过很多大城市求医,不但周围的大城市都去过,甚至京城也去过。

那时候,都是村民们,在村长的号召之下各家各户齐钱。

有钱的,多给点,没钱的少给点。

但最终的结果是,治不了。

之后,回来村的二蛋子,才整天蹲在小广场,脑子时灵时不灵的发呆。

直到陈昊回来,说是聘用他。

让他做保安队长。

在村民看来,什么保安队长不过是个安慰老梁头的理由,真实的情况,只不过是陈浩心里面善良,决定要帮助二蛋子而已。

所以,什么治疗,在他们看来都是扯淡。

只是发个宏愿,表个态的事。

谁也不会拿这事当真,说出来,也只是村民之间的恶趣味,调侃调侃罢了。

现在。

这些生面孔的人,却拿这个事情做文章。

那是村民,看他们的眼神,明显就有些敌意了。

“呦,这也不知道从哪儿跑出几个野狗,见人就咬,应该把牙给它掰掉。”

“是呢,这是闻到肉香味了,不知道哪里窜出来的,有点欠教育。”

“谁说不是呢,还挺自来熟,啥情况都不知道,就敢跑出来胡说八道,这真是当小南村没人了。”

村民眼神不善。

毕竟在陈昊出现之前,村里连个像样的村医都没有。

而本村人抛开过往的关系不算,几乎家家沾亲带故,随便扒拉个人出来,往上数,三代之内必有亲属关系,相互之间,虽然同样有利益之争和争斗,但可不是外村人,就能随意挑拨的。

村名们指桑骂槐,眼神不善。

如果是普通人,大概率,已经不敢吭声,只能灰溜溜的离开。

但这些修真者,仗着自身修为不错,虽然对陈昊,以及小南村的修士,心怀忌惮,但现在有人起头,而且是看似占据了道德制高点一般,当然不肯善罢甘休。

“我的话可不是乱说,治得了就给人家治,治不了,就让人家去别的地方治,这不是人之常情吗?”

“没毛病。”

“治不了,还耗着人家,就是过分,就是不知廉耻,不要碧莲。”

听着他们这些话,身形高条,青春娇美的黎水瑶,忍不住了就要开口。

一旁的钟慕青,则心态平静,美目观察着陈昊,毕竟在她看来,面对这种情况,是看一个人的最佳时机。

“都闭嘴吧。”

钟慕青随即发现,陈昊并没有像她以为的那样,脸色难看,生闷气,而是特别淡然的笑着说道:“现在时间十点半,来,二蛋子过来,哥先把治好,然后去吃午饭。”

这么轻描淡写的话语。

让在场的村民们,立刻就愣住了,个个都是,一脸的错愕。

毕竟二蛋子,之前去过无数地方求医,都是村名们出的钱,而且,有部分村民,也曾经跟着去过,就连京城的专家,都明确的说,二蛋子,这种情况治不好。

陈昊说能治,就已经令人质疑了,赶在中午吃饭前做好,那就更神奇的令人无法接受。

但他们不懂医术,也不会乱说。

可那些修真者,却眼神瞬间就亮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你要是在中午吃饭前,能把这个傻子治好,我当场粪坑蝶泳!”

“哈哈哈哈,这牛逼吹的可真是清新脱俗,就这样的傻子,两个小时,你能治好,我发誓这辈子都不在给人治病。”

“笑死了,一个无能的村夫而已,还真以为自己是医圣了?”

听着他们的话,陈昊一笑,用手一指,那个说自己要是能将二蛋子治疗好,就当场粪坑蝶泳的修真者,笑道:“你的话,大家都听到了,帮我看着他,别让他走,一会大家等着看他粪坑蝶泳,姿势有一点不对,都要重来。”

这话。

令整个现场的众多村民门轰然大笑了起来。

“放心吧他跑不了!”

“好,反正上午没事,看热闹好了。”

“你别走熬,等着,陈昊可从未曾让人失望过。”

村民们气氛热闹了起来。

李梅眉头紧蹙,但还是对陈昊微微一笑,随后安静的收款。

一名护士帮忙拿药。

一名护士在病房。

而此时,身材高挑的黎水瑶急了,道:“陈昊,你是不是傻?这个人的情况,明显存在精神疾病,这种情况,想要治疗,极为复杂,别说两个小时,就算是二十年,能够治愈,都可以说是奇迹。”

陈昊笑了,淡然的准备医疗器械,平静的说道。

“事情没你想的那么复杂,他受过外伤,只是有血块压迫了中枢神经,所以脑子时灵时不灵,反射弧特别慢,好处理。”

这话,令黎水瑶,更加着急。

“要取出他脑中的血块?你要给她做开颅手术吗?就诊所这样的环境,具备手术必要的条件吗?”

眼瞧着黎水瑶着急,一旁的钟慕青,也有些沉不住气了,说道。

“陈昊,你最好不要义气行事,还记得你昨天说过的话吗?当别人质疑你多吃了一碗粉的时候,你要做的事情,并不是把自己的肚子抛开给他看,而是应该把他的眼珠子挖出来,吃下去,让他自己看你吃了几碗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