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疑惑,钟幕青身世。
  • 桃源小仙医
  • 莽浪
  • 2121字
  • 2021-11-22 16:13:07

听到这话,有些贫胸,却娇美非凡的黎水瑶,立刻兴奋的点头,说道:“好,那我什么时候,来上班?”

“如果没其他问题的话,现在就可以,当然,如果你还要准备一些其他的事情,那么明天,后天也行。”

陈昊的话,让黎水瑶微微犹豫了一下,随后说道:“那我研究一下,再告诉你可以吗?”

陈昊立刻点头说道:“如果距离比较远的话,可以在这边住,我会为你安排食宿,单人单间,会尽可能让你满意。”

听到这话,黎水瑶立刻兴奋的点头:“好的,我这就出去想想,一会儿,告诉你。”

“去吧。”

陈昊笑着点头。

随后,也没把她的简历和各种证书还给她,而是压在了手边,在黎水瑶诧异的目光中,笑着说道:“简历和证书先放我这,我帮你注册一下,而且入职手续也需要用。”

听到这话,并没有多想的黎水瑶,点了点头,转身出了陈浩的办公室。

见她走了。

笑盈盈的钟慕青,姿态稳重的,坐在了陈昊的对面,笑着说道:“这丫头这回跑不了了,她就算是反悔,不想在你这里工作了,手续也在你手里,她没有办法去别的地方投简历,这种小手段,可不太光彩。”

陈昊笑了、

“人才总是要留下的,而且她毕竟年轻,到处乱跑的话,什么人都有,我这种手段,只是常规操作,不会危害到她,如果她真的不想留在这里,也不会,来应聘,所以,你想多了。”

钟慕青笑着打量着陈昊,沉默了良久后说道。

“你对我应聘的事情问都没问,就对那个小丫头说我们以后是同事了,你怎么就这么确定,我是一定会留下的?”

陈昊笑了。

拿过钟慕青的资料,随便看了一眼,然后说道。

“我很确定,你的父母,必定有一人,来自小南村,你的修为,也必定得自镇龙峡,而我是宗家,你既然来了,就没有道理会走。”

“说错了,我的父母,都不是小南村的人。”钟慕青眼神挑衅的说道。

陈昊笑了,没有任何反应的平静道:“那你应该和他们做个亲子鉴定,因为不是小南村的人,进不了镇龙峡,更不可能得到传承。”

这话,令钟慕青沉默了良久之后说道。

“不谈这件事情,我的要求,你知道的,能否做到?”

“镇龙峡的弟子住在镇龙峡谷里面是天经地义,我会请专人为你们设计住宅的,这一点完全可以放心,每个人都是独栋的别墅,但从设计到施工,到最终的入住,需要时间,所以,你还得有点耐心。”

陈昊的话,令钟慕青,眼神有些复杂。

迟疑了良久之后。

犹豫的说了一句。

“我听说,你们村里,有个小名叫二狗的人,你认识吗?”

听到这话。

陈昊笑了:“村里小名叫二狗,铁蛋儿的,没有100也有80,你这么问,我咋说。”

“好像是姓陈。”

听到钟慕青这话,陈昊心里咯噔一下。

小南村姓,真正姓陈的人。

就陈昊一家。

老村长陈援朝他们家的这一脉,和其他的村民原本都是陈家的仆从,后来,据村里面的传说,是因为他们十分忠心,所以被赐了陈姓。

但爷爷活着的时候,却告诉陈昊。

陈家本来一脉单传。

世代都是独子。

后来,陈家的一位先祖,在娶妻之后,和一个女仆好上了。

那个女仆,因为身份卑微。

陈家的祖母,不肯承认她的地位。

所以女仆生下来的孩子,只能随着女朴的姓。

后来,那祖母去世。

陈家的那位先祖,良心发现,就赐姓陈给了他的私生子。

但不承认是他的私生子。

毕竟,在古代。

这事,也算是常见。

所以,对于老村长陈援朝这一脉的众多陈姓的子孙,虽然早已经出了五福,已经不算是血缘亲属,但在内心中,陈昊始终都是拿他们当做家族兄弟来看待。

为了确保,见面就认识,而且,辈分不至于叫错。

所以,只要不是十年以内出生的,整个小南村里面,但凡姓陈的,不论大名小名,陈昊都了如指掌。

“多大岁数?”

陈昊眼神复杂的问了一句。

“七十左右吧。”

听到这话,陈昊心里咯噔一下。

没错了,村里面,陈姓,小名叫二狗子的,现在就一个。

那就是老村长陈援朝。

她年龄55周岁。

老村长陈援朝,50年生人,71了。

从年龄上判断,这钟慕青,问的这个人,必然就是老村长陈援朝无疑。

一个55,一个71,年龄相差16岁。

这钟慕青,能是老村长陈援朝的女儿吗?

陈昊心情复杂的同时,更不动声色的说道:“哦,你和他什么关系?”

瞬间,钟慕青的眼神亮了,看着陈昊眼神无比兴奋的说道:“你问我和他什么关系,你认识他?”

听到这话,陈昊也不打算耍心眼,毕竟自己的反应,已经被对方看透了,而另一方面,这钟慕青虽然看起来只有二十二三岁,但实际上已经55岁了。

想糊弄她可不容易。

“当然。”陈昊笑着说道:“你在这上班,很快就能看到他,他多说隔隔一两天两三天就会来一趟,当然,你要是着急的话,我也可以带你直接去找他。”

这话。

令钟慕青愣住了。

随后,急忙说道。

“不着急,不着急,我在这里工作好了,什么时候,他来了,你告诉我一下就好。”

看着他有些焦急的神色,陈昊笑了。

陈昊觉得自己的推测应该是正确的,镇龙峡的传承,除了小南村的人之外,其他地方的人都不可能得到。

所以,这个钟慕青,声称自己的父母都不是本村人。

随后又说出了老村长陈援朝的小名,这仿佛一盏明灯,让陈昊觉得,这个钟慕青,没准就是老村长陈援朝年轻时候,在外面留下的种。

机缘巧合下,得到了镇龙峡的传承。

所以,此番来镇龙峡,不仅仅是定居,她更是想弄清楚自己的身世。

那这样的话,一切就简单了呀。

“钟医生,我看了一下你的简历,发现,你在工作期间,曾做过一段时间的副院长,那么到了这里,也不能委屈了你,我隔壁的办公室归你了,从现在开始,你就是镇龙峡中心医院的副院长,兼各科室的主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