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我脾气不好
  • 桃源小仙医
  • 莽浪
  • 2011字
  • 2021-11-13 09:29:38

一瞬间,身段妖娆的李梅,蹭的一下就坐了起来,雪白的肤色,在光线一下,略显丰盈的身段美得如同点雕塑。

“我父母?”

她美目震惊。

陈昊笑着说道:“没错,拿到你身份资料的同时,我就委托了一家商务信息调查公司,根据资料上提供的线索帮忙查找了一下。”

“然后就发现,资料上记载的人的确存在,而且,我的朋友帮我打听了一下,那家的确,曾经走失过一个女孩,那一家人,为了确保有朝一日,孩子能够回来,找到她们,所以一直就没有搬家。”

李梅眼圈红了,望着陈昊一眼不发。

陈昊笑了下说道:“所以,昨天地藏门的大长老来的时候,我意识到,我的话,暴露了我对地藏门内幕知情的事情。”

“那么按照正常情况下来说,地藏门大长老,接下来要采取的措施。无疑就是,杀人灭口。”

“毕竟你还留在小南村,一旦,被我证实了,消息,那么等待地藏门的,毕竟是无情的报复,所以,我没得选,只能通过何雨婷的关系,找到了村里的修士刘海柱,他在外面的工地打工,离那里并不是很远。”

“万幸,赶上了。”

听到这话,李梅张开双臂,直接扑到了陈昊的怀里。

不但死死地搂住了陈昊,眼泪,更滴滴嗒嗒往下掉。

“别哭,什么事都没有,你现在应该感觉很快乐才对,毕竟,你找到他们了,如果你想的话,你现在就可以出发去见他们。”

听到陈昊这话的李梅,哭得更厉害了,一句话不说,只是死死的抱住陈昊。

内心之中,除了感激和汹涌如波涛的爱意之外,她什么都不愿意想。

如果可以。

她甚至,想就这样抱着陈昊,直到生命的尽头。

感受着她的悸动,陈昊也选择了沉默。

直到良久之后,感觉怀中温软的李梅,情绪已经平复了许多,陈昊才温柔的开口说道:“现在,情况已经很明显了,那份资料是真的,你的父母从未抛弃过你。”

“他们只是没有能力,防止修真者的对于你的觊觎,你是被拐走的,并不是弃婴,而且,根据我掌握的情况来看。”

“你的父母都在,在你之后,你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她们生活的还好,只是你的父母都很想念你。”

“尤其是你母亲,思念成疾,身体不太好,你父亲,在查找你下落的同时,并没有放弃身为一家之主的责任,已经在镇上买了楼房。”

“但是怕你找不到她们,所以,你家还在那里,她们都在等你。”

听到这话,李梅的眼泪又滴滴答答的掉。

“我该用什么报答你?”

陈昊笑了:“你是不是傻?我不是已经和你说过了吗,当你决定留在小南村,当你决定跟在我身边,的时候,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你说的这么客气,可就疏远了。”

在这一刻。

看着陈昊的笑容,李梅的胸中的热血,已经彻底的沸腾。

她一侧头。

吻住了陈昊。

仿佛不如此,就无法表达她心中的爱意。

良久之后,吻到陈昊都将要窒息的李梅,才停了下来,抹去眼角的泪痕。

肤色白皙,身段妖娆的她,这才稳下来,坐在陈昊的腿上,搂着陈昊的脖颈说道:“我决定了,我要用这一生一世,来报答你。”

陈昊笑了:“嗯……三生三世吧,你这么可爱,一世怎么够?”

李梅噗嗤一下笑出了声来,娇嗔班的说道:“好贪心,但是我喜欢。”

陈昊笑了。

随后说道:“刘海柱是个好人,修为不错,在村里的年轻人中,大概是只比我弱,但却要比其他人都要强的存在。”

这话,令亲眼见到过,暴走的二蛋子那恐怖战斗力的李梅娇躯一颤。

忍不住说道:“比2蛋子还要强?”

“后面应该加上许多。”陈昊挑眉道:“毕竟,我听村长那话里的意思,是刘海柱的修为,应该已经不比他和邓会计差了。”

这话,令李梅的眼神震撼。

毕竟,老村长陈援朝和邓会计,那夜在镇龙峡所释放出来的灵压,可是完全不逊色于地藏门老祖的。

刘海柱有差不多的实力。

那她的父母,应该就稳了。

“他是个好人。”

听到李梅这话,陈昊笑出了声来。

“你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你说他没教养。”

李梅的脸红了,蹙眉撒娇般的说道:“你就别取笑人家了,我也不知道,他是去保护我的父母了,再说了,我可是你的人,他和你说话那么不客气,我能高兴?”

“再说了我现在是真的有些好奇,你们是同一个村的修真者,而且理论上都有亲属关系,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好像对你有很大的意见呀。”

陈昊闻言,神情变得凝重了许多。

“原因很简单,之前,老村长和邓会计,都是打算让刘海柱,作为村里的后备力量,但现在我回来了,老村长明确的表示,希望等他退下来之后,让我做村长。”

“这就领刘海都很不爽。”

“更何况,我和他之间,本就有许多的矛盾。”

听到这话,李梅眼神好奇。

“我听村民门说最近这8年你都没在村里,8年前的话你应该18岁,按道理来说,18岁以下相当于未成年人,他会和你有矛盾冲突?”

陈昊越显尴尬得笑了笑。

“这是不太方便说,反正,我们俩,之间是有点矛盾,等他回来之后,我们两个私下里解决吧,你不太适合知道。”

看着陈昊,那有些尴尬的神情,李梅的眼神,越发好奇道:“你干坏事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陈昊立刻说道:“我根本就不是那样人,主要是误会,那时候我年纪比较小,夜里和陈启明,去他家后院偷枣。”

“谁能想到,他妹妹在后院洗澡,他就以为我是去偷看他妹妹洗澡的,我当时年轻,脾气不好,他骂我,还想打我,当时,我一生气,就把他揍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