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追随者
  • 桃源小仙医
  • 莽浪
  • 2096字
  • 2021-11-13 13:44:29

灯光下,尽管化了妆,但李梅的俏面上还是浮现出了淡淡的红晕。

见陈昊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她更是紧张得心脏都仿佛要停止跳动了。

作为从记事起,就在地藏门中,按照女助理的要求,定向培养起来的女弟子,她学习的内容,除了简单的修真之外,主要就是作为女助理,如何帮助门主们,安排每天的行程,包括饮食起居。

而其中,被地藏门要求,必须学,而且必须考核的内容。

其中就包含了男女之事。

这,对于她们来说,是一项重要的考核标准。

所以,当地藏门少主林正茂,要求李梅依自己的肉体为武器去陷害陈昊的时候,她的内心,除非紧张害怕,和对林正茂的不满之外,并没有什么明确的害羞。

因为,对于李梅来说,她那青春饱满,能够令男人得到满足的肉体,就是她的最强武器。

也正是因此。

在酒店中,她不顾一切的选择和陈昊滚床单,并和陈昊达成交易的整个过程。

她除了体会到了,此生从未感觉到的快乐之外,也并没有什么心理负担。

也并没有觉得,自己哪里做得不对。

毕竟,她生存的环境就是这样的。

如果,她不能成为少门主的女助理,那她的下场,就是成为某个中门比较成功弟子的助理,或者是某个长老的弟子。

亦或者,成为婚嫁的筹码,和某个其他宗门的弟子,结成道侣。

不会有其他的变化。

而在成为,少门主林正茂的女助理之后,她更是无比的清楚,如果她不能用自己那性感,坚实的肉体来获取林正茂的欢心,她就必死无疑。

因为从来没有人,能够在得知地藏门少主林正茂那么多秘密的情况下全身而退。

所以,无论是在人前,穿着只有一根带子的泳衣,还是像狗子一样,趴在茶几上,撅起屁股给地藏门的大师兄尹子平看臀型。

像被检查的货物一般毫无尊严可言。

但她的心中,都没有任何的害羞。

因为相比起活下去,那一切的荣辱都微不足道。

可来到小南村之后。

一切都变了。

可爱,又有敌意的何雨婷,娇柔妩媚,风情万种,却又决心从一而终的马香芹,健美,热心的唐慧蓝,以及那些,也会色眯眯盯着她瞧,但却不敢有任何过份之举的村民。

都令她找到了一丝生活的感觉。

至少,在小南村中,根本没有人会对她呼来喝去。

甚至哪怕是陈昊,在对待她的时候,也都是10分的尊重。

尤其是。

地藏门的大长老,来到这里时候。

陈昊,宁愿与全世界的所有修行者为敌,也不允许地藏门的人带走自己。

更不允许,什么所谓的三刀六洞。

如果说,这一切,都让李梅感动,那么,当陈昊说出那句,如果心是干净的,这世间就没有什么污渍是用水洗不掉的那句话的时候。

李梅就已经,彻底的认准了。

这一生,除了陈昊,她谁也不想要,谁也不想跟。

因为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在跟随着地藏门少门主林正茂的这5年时间里,她伪心的做了多少根本没有办法见光的事情。

在明知李梅,那些不堪过往的情况下,有多少男人,会真心认可的说出那句,

只要心干净,就没有什么污渍是用水洗不掉的!

所以,此刻面无表情站在门里的陈昊,不仅仅是她发誓一生追随的主人,老板,更是她心目中,位置无人可以取代的唯一男神!

所以,她怎么可能不紧张!

极尽的距离下,李梅身上淡淡的由同梅花一般的香气,随着走廊的风,轻轻袭来。

八分颜值的妆容。

已经不逊色一般的网红大美女。

火红色的长裙,将她的肌肤衬托得雪白。

饱满的身材,如同熟透了的水蜜桃。

此时,美目紧张,又满是期许的李梅,都让陈昊的心情有些复杂。

因为从个人的角度上来说,对于李梅,陈昊并没有什么心灵洁癖。尤其在拿到了,地藏门少门主林正茂收纳戒指里面的那些资料之后,陈昊对于李梅,更多的是怜悯。

一个两三岁的小孩子,背地藏门从父母的身边偷走,然后进行畸形的培养。

她还能保持自己独立的人格,还能区分好坏,就已经是万幸。

毕竟,她生存的环境就是如此。

所谓法理不外乎人情,在被挟持的情况下,她做出的那些为虎作伥的事情,真的的确不能怪她。

但在最近的这段时间里,通过接触,陈昊还是明确的察觉到,这个李梅,在很多时候,都不敢自己做决定。

无论是吃什么,穿什么,她仿佛,早已经习惯了听令行事。

当陈昊不告诉她该做什么的时候,她就像个像个傻子一样,呆在原地,完全没有任何头绪,手足无措,且惶恐不安。

而每当陈昊告诉她,帮忙做什么事情之后,她立刻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执行能力超强。

从性格上来看,完全就是那种,根本不适合做决策,但却是个完美随从的女人。

“如果是马香芹安排你来的,你就不要进来,可以考虑帮我把门关上,如果是你自己要来,那你就进来。”

说罢了。

陈昊直接进了房间也没有关门。

而是,直接脱了衣衫,去了房间里的卫生间冲凉,完全不考虑,也不在乎,李梅到底是否进来。

因为这事就很简单。

如果李梅是听从俏寡妇的安排,才跟过来,那和一个收了钱,进来提供服务的人,没有任何区别,陈昊没有任何兴趣。

毕竟,陈昊自认自己的确不是那种纯情的柳下惠,但这并不代表陈昊就会饥不择食。

若非两情相悦。

陈昊,宁愿单身。

而这,就是底线。

此时,门外,呆了良久的李梅,脑子里,一片空白,因为她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听从安排,所以,哪怕她明明已经期待的要死,但没有俏寡妇马香芹,离开时候的交代,她依旧不敢进陈昊的房间。

所以,在听到陈昊那话之后,她沉思了良久。

终于懂了。

对于她来说,马香芹的安排不过就是一个她寻求心理安慰的借口罢了。

于是,她推门而入。

反手关上了房门,美目一眨不眨的脱掉了长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