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被勒死的张老五
  • 桃源小仙医
  • 莽浪
  • 2047字
  • 2021-06-13 20:23:23

看着陈昊冲上车,动作流畅娴熟将陈启明那辆现代途胜,开得暴力又平稳顺滑得如同赛车,俏寡妇马香芹,下意识的蹙眉说了句:“这车开的像飞机。”

嫂子唐慧兰噗嗤一下笑了,眼神闪亮地炫耀道:“小昊这车技厉害吧?我们家启明开十几年车了,也开不了这么好。”

见俏寡妇马香芹只是笑而不语。

嫂子唐慧兰不免压低了声音说道:“香芹姐,小昊不走了,你有啥打算?”

听到这话的马寡妇,俏面一红,随即笑着说道:“慧兰,你可不能瞎说,我倒是想和你家小叔子在一起,但他这么帅气,医术又好,姐姐觉得自己有点配不上他。”

嫂子唐慧兰一呆:“这不挺合适的么,你家里没有啰嗦,他单身,你们俩在一起的话,家里又没有外人。”

俏寡妇马香芹,闻言笑了笑,道:“我都说了,钱和人都是他的,但他心事重重。我还能怎么办?顺其自然呗,不然他被我吓跑了怎么办?”

唐慧兰呆了呆,诧异道:“不能吧,等我去问他。”

“别去!”马寡妇急忙拦着,压低了声音道:“你家小叔子,人长得帅气,又有本事,眼光高一点,没什么不好。”

“反正我一个寡妇,又不缺钱,也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反正,只要你小叔子不讨厌我,我就心满意足,其他的要求,我可不敢多想。”

听到马寡妇这些话,唐慧兰的心情变得无比复杂。

“香芹姐,你说的这些都是真心话吗?以你这条件,用得着这么低三下四吗?”

马寡妇俏面腾的一下就红了,笑着白了唐慧兰一眼,压低了声音,道:“男人和男人是不同的,你都结婚这么多年了还不懂么?遇到个真爷们可不容易。”

唐慧兰立刻就觉得脸有点烧,一想陈启明,还有和陈昊那未完成的大业,她做贼心虚的说道。

“净瞎说,男人就男人,哪有假的?”

看着唐慧兰那故意装傻的神情,结婚多年的马寡妇,可没有那么矜持,而是扑哧一笑,压低了声音嗔怪道:“装傻,你还不懂吗?他可好了,爷们得超乎想象。”

唐慧兰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超不好意思的往一旁看,:“嘁,男人那两下,我还不知道?他不知道珍惜你,你还帮他说话?”

“看一部电影的时间那么长。”马寡妇压低了声音。

嫂子唐慧兰脸腾地一下红到了脖子根,心跳到了嗓子眼。

一部电影最少90分钟吧?

一个半小时?

那岂不是……岂不是……岂不是……

见唐慧兰脸红得像火炭,俏寡妇马香芹已经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压低了声音偷笑道:“反正,他就是个神仙,香芹姐这辈子,有他就足够了,至于嫁不嫁,我根本不在乎,只要他愿意,无论天涯海角,我跟着他。”

这话,令唐慧兰心情复杂的同时。

俏寡妇马香芹,神情微微害羞地说道:“他那么优秀,我觉得,咱们村里,也就那于丽颖配得上他,年轻,漂亮,有学问,有前途,你帮忙撮合一下。”

“啊?”唐慧兰懵了。

俏寡妇马香芹见唐慧兰似乎没懂,又急又羞地说道:“慧兰妹子,你不懂吗?现在有于丽颖在,如果你直接撮合我们,就算我们两个在一起了,他脑子里肯定也会不停的想,如果是和于丽颖在一起该有多美好。”

“反正强扭的瓜不甜,那就不如,先让他们试试,一旦不合适,不用你撮合,他自己就来找我啦。”俏寡妇马香芹,笑得狡黠。

唐慧兰楞了下。

“万一人家俩人成了呢?”

俏寡妇马香芹噗嗤一笑,妩媚十足地翻白眼:“那老娘就偷!”

唐慧兰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浑然不在意,满心欢喜的马香芹见四下里也没人,拉着唐慧兰,道:“正好,趁着陈昊去救人,你骑电瓶车,赶紧带嫂子回趟家,我去拿点漂亮衣服化妆品啥的,打扮打扮。”

唐慧兰闻言笑得合不拢嘴。

“行,走。”

唐慧兰和马香芹上了电瓶车的同时。

陈启明那辆现代途胜,已经稳稳的停在了张老五家门外的破碾子旁。

“来了!”

张老五家门口和院里,聚集的村民们,立刻热闹了。

“人在西屋!”

五十多岁,秃顶黑又亮,留着小胡子的治保主任,已经迎过来了。

陈昊点了下头,也顾不上客气,手腕一翻,给自己带了个口罩。

迈步就往里面走。

一进屋。

近百年的土石老房子,气温刷的一下,就凉了下来。

站在堂屋门口,往西侧一看,挂在有点弯曲的房梁上的张老五,陈昊根本没往里面走,而是站在门口,打量着。

“救人啊!”

秃顶黑又亮,两鬓和后脑勺一圈稀疏头发的治保主任催促。

陈昊,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随即转身往外走道:“凉透了,救不了,报警吧,不是自杀,是他杀。”

“啥?”

秃顶的治保主任,音调都变了。

“我说,他已经死了,而且,是被人勒死后,伪造的上吊自杀,所以这不是医生能解决的问题,报警吧。”陈昊淡漠的往外走。

听到这话的现场村民,轰的一下就乱了。

“死了?还是被人勒死的?”

“卧槽,出大事了!”

“真的,假的?连屋都没进,就知道是被人勒死的?”

村民们大的同时。

随着一阵摩托车熄火的声响,张大虎,张大力,张大成哥仨已经到了,显然已经听到陈昊话的他们三个,已经目露凶光的直奔陈昊。

张大力手中拎着铁链车锁,张大虎更是一探身,从门口院子小花墙里边,拎起了一把生锈的斧子。

“知道的这么清楚,你干的吧?”

冷眼挑眉的张大成,直接拦在陈昊的身前,愤怒的面部肌肉和语调都有些颤抖。

陈昊皱眉:“你说啥?”

“欠债还钱,杀人偿命!”

张大成暴怒的怒吼,和眼神凶狠围过去的张大虎,张大力,令周围看热闹的人,立刻拼命的往四下退,治保主任,更是一脸惊慌的一缩脖,回屋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