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童叟无欺
  • 桃源小仙医
  • 莽浪
  • 2009字
  • 2021-11-22 16:20:36

听到这话,陈昊莞尔一笑,说道。

“能够理解,毕竟对手是一位老先生,你担心我会输给他也很正常,我不会因此怪你,但希望你,不要再有下一次。”

邓会计立刻一脸讪笑得保证道:“你放心,绝对不会有下一次,我当时也不知道,脑子怎么就抽筋了,可能是心里压力大,但你放心,通过这一次的事情,我现在已经对你的医术完全有信心。”

听到这话,陈昊笑了。

“我去找于丽颖,你和三爷……”

“你自己去,我们在这待一会儿,免得对方来个回马枪。”老村长陈援朝做起事情来一向求稳。

听到这话的陈昊也点了点头。

毕竟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不可无。

陈昊要去找于丽颖,这事越早办越好。

手续下来,陈昊就可以正规的去招募医生和护士,如果一切顺利的话,等镇龙峡里面的医院建好的时候,手中有人手就不用再发愁。

否则的话,就算现在诊所勉强能够支撑,将来也是会留下隐患。

而且今天和地藏门已经彻底的撕破了脸,如果不尽快去验证李梅身世的事情是不是真的,下一步就没有办法处理。

而要验证这一切。

陈昊就必然要离开小南村,到那时村里一个医生都没有,不出事儿,当然一切都好,一旦出了什么事情,错过了急救,那身为村医的陈昊难辞其咎。

“放心,有我们和你三婶在这里,那些家伙就算是突然杀回来,我们也不会吃亏。”

听着老村长的话,陈昊笑着上了车,直奔村委会。

但神情却又渐渐的复杂。

毕竟这个于丽颖反差太大,忽冷忽热,忽远忽近,自己去找她帮这个忙,说几句客气话倒是没什么,怕就怕,这女人心眼儿小。

记恨之前的事情。

到时候,客气话说了,结果她不但不帮忙,再给几句风凉话,那陈昊这个脸,可就摔地上了。

诊所里。

眼瞧着陈昊走了。

俏主播何雨婷,生怕陈昊回来,俏寡妇马香芹会当着陈昊的面说出什么令她难堪的话,立刻起身告辞,骑上她那粉红色的小电驴,一溜烟都走了。

俏寡妇马香芹,知道她的心思,心中不免得意的同事,也不得不承认。

男人的魅力,可不仅仅只是长得好看。

陈昊还是那个陈昊。

可就在十几天前,俏寡妇马香芹主动去找何雨婷,让她和陈昊在一起,但何雨婷根本就不考虑,可现在,随着那位老先生的治愈。

俏主播何雨婷望向陈昊的目光,已经害羞得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少女。

正应了那句,漂亮的女人,你要追她,是永远也追不上的。

只有你自己变得足够优秀的时候。

她自然会被你吸引。

“妹子,饿了吧,来,我们吃饭。”

俏主播和何雨婷走了。

俏寡妇马香芹给二蛋子分了早点之后,拉着李梅,就准备一起吃饭。

患者一瞧,也准备离开。

收钱的时候,却犯了难。

因为这收费,李梅和俏寡妇都不确定,应该收多少。

打电话,问陈昊,得到的回答是收个10块8块的意思一下就行了。

陈昊是好心。

毕竟中年人都不容易,上有老下有小。

但俏寡妇马香芹,却不同意,虽然说这针灸,并没有其他额外的成本。

但是。

诊所开这么大,投资了上百万。

本就没有多少患者,再收个10块8块的,得什么时候靠盈利收回成本呀?

而且,这和普通的治疗不一样,普通的治疗只要计算一下成本,加上利润空间,而且,因为治疗的时间长,通常都会有个万八千的收入。

但陈昊的针灸,一分钟就治愈了。

要说牛逼,绝对是毫无疑问的妙手回春。

但这在医疗行业绝对是大忌讳。

就像患者感染了炎症,青霉素好用又便宜。

但大多数医生,都会选择头孢。

为啥呢?

头孢利润空间更大一些是核心的原因。

毕竟,医生,医院,也要生存。

所以,在参考了其他针灸按摩的收费标准,又考虑了一下,患者已经痊愈的情况之后,俏寡妇马香芹,笑着说道。

“正常情况下,我们家陈昊给别人做针灸都是三千起步,考虑到乡里乡亲的,而且店里刚开业,有优惠,你们就给留一千吧,他就是回来不高兴呀,也有我顶着。”

一听这话,患者和患者家属,那哪能干。

“该多少,就收多少,我爸这腿,吃一盒药就好几百,而且还都不见效,陈医生妙手回春,这三千,一点都不贵,值!”

“不用,不用,留一千吧,反正都是乡里乡亲的,你们有优惠,回去和别人说正常价给就行。”

听到这话,那儿媳妇,立刻数了1000块钱。

毕竟,家庭主妇嘛,能省钱,肯定要省。

说了一大通客气话。

谢了五六次之后,夫妻二人扶着老头走了。

笑眯眯点钱的俏寡妇马香芹,眉飞色舞。

“这可是纯利润!”

这情况,把李梅看笑了。

作为林正茂的女助手,李梅一直觉得林正茂就已经够心黑手辣了,比起俏寡妇马香芹,反而还有些不如,毕竟,就只是随手扎了几根银针,就3000,这价格,也是贵的离谱。

可没想到。

似乎是看透了李梅的想法,俏寡妇马香芹,笑着说道。

“妹子,你可别觉得我这收费黑,我已经很童叟无欺了,工厂里,一条流水线,不转了,200个工人,搞不定,来了个工程师,一下就给弄好了,你能因为,工程师只动了一下,就觉得不值钱吗?”

李梅心中咯噔一下,立刻美目认真的说道。

“我明白,我懂,这位老先生7年没有治好,就是每年只花几千块,这7年下来,几万块也已经花掉了,陈昊收到病除,即便是真的收3000也一点不贵。”

俏寡妇马香芹笑着点了点头,一边分早餐给李梅,一边突兀的说道。

“妹子,我看那会,你偷偷的拿了个验孕试纸,孩子他爸,该不会也是陈昊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