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心思重的老村长
  • 桃源小仙医
  • 莽浪
  • 2163字
  • 2021-06-11 19:54:53

“坏了,要露馅儿!”

眼瞧着被马寡妇嗔怪了一句的唐慧兰,没反应过来,眼神还像个好奇宝宝似的看着马寡妇,陈昊这心,腾的一下就提到了嗓子眼。

毕竟,陈启明对陈昊有恩有义,唐慧兰也温柔体贴。

两口子为了掩人耳目,过的也不容易。

而马寡妇读过大专,年龄大,心眼多,唐慧兰继续追问,以马寡妇的阅历,绝对能猜出来,唐慧兰还是个姑娘。

过段时间,唐慧兰一旦怀孕。

马寡妇必定猜到怎么回事,万一她到时候,给说漏了嘴,面子上大家都难看。

所以急忙打岔道:“人逢喜事精神爽,马姐死里逃生,精神状态能不好吗?”

一听这话,马寡妇眼神妩媚地望向陈昊,脸上也露出笑,虽然此时一旁的唐慧兰脸上还有疑惑。

但此时眼中只有陈昊的马寡妇,却根本没注意到,只是语气轻柔地轻啐道:“别胡说。”

这种看自己男人一般的眼神,令长了个七窍玲珑心的唐慧兰,身形一震,突然悟了,用原来如此的眼神看着陈昊,脸上,还露出了偷笑的神情。

令提着早餐的陈昊,莫名地尴尬。

“香芹姐,你和小昊先吃饭,这里我收拾一下,怪乱的,咱姐俩有话一会唠。”

抿嘴偷笑的唐慧兰,似乎意识到了陈昊在想什么,连忙催促二人吃饭。

为了化解尴尬。

二人自然也不客气。

香喷喷的大米粥,包子,有干煸河虾,卤肉,小黄瓜和扮好的腌菜。

一边吃饭。

马寡妇也是一脸的惊讶。

“慧兰对你可真好,这肉一看就是早晨现卤的,没有两个小时可下不来。”

这话,说的陈昊心里热乎乎的同时,此时,随着阳光渐盛,门外已经有村民来了。

进屋一探头,见陈昊吃饭呢,带着稻草帽,晒黑了脸,年纪六十几岁的老人,笑着一挥手:“小昊啊,我是你村南陈九叔,你先吃饭,一会给九叔看看奥。”

陈昊楞了下,记忆模糊,但还是立刻笑着点头。

那老人立刻到了门外。

不但如此,片刻的功夫,村医务室门外,就已经聚集了很多的村民。

“排队,小昊吃饭呢。”

之前自称是陈昊九叔的老者,对其他的村民可没那么客气。

“哦哦哦,好,他九叔,你咋来了,前天你还说,你那都不叫毛病,根本不用看大夫。”

“你懂啥,小昊这医术好啊,当年他爷爷在的时候,都是他给我抓药,可好使了,而且,自己家人,放心,他不能逗我。”

“那对呗,他从小就跟着他爷爷,在村里给人看病,大家伙都信得着,不然也不能都来,对吧。”

村医务室门外,人越聚越多。

他们的话语,令和陈昊一起吃饭的马寡妇的眼神越发的温柔骄傲。

但此时陈昊的心情却有些复杂。

他这次悄悄回村,一路隐藏修为,关闭六识,就是怕引起村民们的注意,。

没想到,千算万算,也没算到。

马寡妇上吊,随后村长大喇叭,现在,整个小南村,除了外出务工求学的人,就没有不知道他回来的。

“吃好了,就去外面给他们看看,都等你呢。”

把外间碎玻璃简单收拾好的嫂子唐慧兰进屋,见陈昊已经吃好了,立刻催促。

见此情形,陈昊一笑,直接到村医务室,开始坐诊。

这一下,算是热闹了。

一时间人头攒动,各种招呼声,起此彼伏。

“小昊啊,给三大伯好好看看。”

“我是你七婶。”

“我是你何家三哥。”

每个人坐在陈昊面前,都要提一下,自身的来历,其中有大部分人,陈昊有印象,有一些则很模糊,一时间除了保持微笑之外,就是快速诊断和开药。

“你这酒得戒了,听我的,路通了,去县医院做个肝功。”

“手上的刺化脓了,我给你处理一下,上点药,你这个得吃点抗生素。”

“你这情况,要吃中药,我给你开个方子,你自己找个药店抓吧。”

一大早赶过来的村民,其实都没有啥大病,急病,处置起来不复杂。

陈昊在村医务室忙碌的同时。

兴冲冲的李家老头,拿着方子,刚到村医务室外的路口,迎面就瞧见老村长和邓会计,正站在路口的大榆树底下。

“三哥。”

李家老头笑着打招呼,想走。

老村长给他拦下了。

“老李家二弟,你来一下,和我说说,这陈昊看诊你觉得怎么样?”老村长直接了当。

李家老头,眼神立刻就亮了。

“厉害!我到那就是一说我哪不舒服,那陈昊就仿佛看透了我前世今生似的,啥都知道,把我所有的症状,都说的一清二楚,你说,他开这药能不好使吗?”

听到这话,老村长点头。

邓会计一笑:“行了二哥,你忙你的去吧。”

老李头笑着点头,离开的时候,问了句:“乡里道修好了吗?”

“快了。”邓会计看了眼表。

老村长则盯着从村医务室里,一个个喜笑颜开走出来的村民,点头道:“这小子是真有两下子,咱们村这些人,一个比一个矫情,之前十个从村医务室出来的,有八个不高兴。”

邓会计笑了笑,道:“十个手指头伸出来都不一般齐,这医术,自然也是高低,我呀,是觉得陈昊在外面七八年,连个媳妇都没混上是有点废物,但他的医术,我是从来没怀疑过。”

“宝柱媳妇,小昊给你看的咋样啊。”

“好,水平可高了。三爷,你不去看看吗?”

“哎,得空就去。”老村长侧着脸,和邓会计说:“宝柱子媳妇可是超级难伺候,但凡有一点疑虑,都能骂娘的主,也说好,这水平应该差不到哪里去。”

邓会计笑道:“三爷,你这一天天的,想的事就多,整天瞎担心,放心,陈昊回村当村医这事,绝对不会有人反对。”

老村长神情凝重:“村里给补贴,那可是真金白银往外拿钱,这陈昊要是医术真不行,到时候村民们闹起来,这个锅你背呀?”

邓会计立刻不出声了。

两个人就站在大榆树底下观察,太阳越来越大,晒得两个人额头都是汗,也没走,就在那看,直到一大早去村医务室的人走的差不多了。

那个年纪大概四十岁左右,秃顶的男人从村医务室里兴冲冲的过来,老村长和邓会计这神情就紧张了起来。

“长海,咋样,他给你的诊断,和你看的专家一样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