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炼气士
  • 桃源小仙医
  • 莽浪
  • 2473字
  • 2021-11-22 16:44:46

第二天,朝阳映亮窗帘的时候,嗅着香气醒来的陈昊一睁开眼,就看到马寡妇那双似春水般雾气昭昭的桃花眼,正含情脉脉地看着自己。

“你醒了?要不要在睡一会?”

看着美目含情的马寡妇那娇艳如玫瑰花瓣的红唇,陈昊笑了笑,轻轻地抚开她额前垂落到面颊上,香香的,却有些痒的长发,打趣道:“你是生怕村子里的人不知道吗?”

马寡妇噗嗤一下笑了,眼神妩媚又兴奋的看着起身穿衣服的陈昊,用手拄着头,媚眼如波神采奕奕地说道。

“我原以为那种那带来无限满足和喜悦的男人,只存在于梦想中,却没有想到,竟然能遇到你这样的男子,所以我改主意了,要不你娶了我吧?毕竟我可是这小南村的一流富婆,你要是娶我的话,就不用努力了!”

穿上了冰凉还很潮的裤子,看着已经换好了干净清爽的病号睡衣,肤色雪白,此时容光焕发,妩媚动人侧卧在病床上的马寡妇,陈昊一笑,有些冷淡地道。

“你确定你自己愿意将财产分我一半?”

这话,令病床上的马寡妇噗嗤一下笑出了声,随即神情妩媚地说道:“如果是别人的话,那是想都不用想,绝对不行,但如果是你的话……”

看着等待答案的陈昊,马寡妇笑得像个害羞的少女,甜美而又快乐。

“连钱带人,都是你的!”

听着这个话,陈昊也不由得笑了起来,抖了抖潮湿的衬衫,一边穿上,一边道:“你就不怕我,得了钱后始乱终弃?”

马寡妇美目闪亮地看着,身材超级匀称的陈昊道。

“你可是神仙呀,怎么可能会害我?就算你要害我的话,我也不怕,我愿意为了你,奋不顾身!”

这话,令陈昊楞了一下,随后无奈地笑了笑道:“胡思乱想,看来你这后遗症不轻,好好休息,估计睡一觉就好了。”

马寡妇笑得双眼都弯成了一条线。

“还真是个穿上了裤子就不认账的无情家伙!你呢,糊弄别人可以,但可别糊弄我,在我的老家,一直传说这世界上有一群通过修炼,能够掌握神奇力量的炼气士,他们刀剑无伤,水火不侵。而昨晚,我眼睁睁的看着那些水,根本浇不湿你。”

“瞎说什么呢。”陈昊皱眉,道:“我这衣服,都没干呢。”

“花洒的水,喷到湿衣服和干衣服的声音是不同的,我要是你呀,有编瞎话的功夫,还不如把衣服弄干,最起码,还能落个舒服。”

见马寡妇满眼都是,老娘已经看透你了的笑容。

陈昊无奈了。

在穿上衬衫的一瞬间。

嗡!

一阵凭空出现的气流,如同冲击波一般,从陈昊的身上爆发开来。

只是一刹那间。

随风飘动了一下后,陈昊的衣衫全部干透,那自然的飘逸感,令马寡妇腾的一下坐起来了,美目之中满是惊喜。

“帅爆了,我就知道你是个神仙!”

“你满意了吗?”陈昊挑眉一笑,无奈道:“出去随便说,不过,我可提醒你,没人会信得,小心,被人送进精神病院。”

这话,令面容妩媚,满眼惊喜的马寡妇,立刻露出了偷笑的神情,并娇嗔道:“我就是知道,我肯定没看错,你就是个神仙!那这么说的话……我岂不就是神仙的女人?”

看着她那一脸的惊喜,陈昊笑了:“是不是神仙的女人不知道,但百分百是个女神经。”

马寡妇也笑出了声来,美目狡黠地看着陈昊道:“你是个神仙,明明不是假期,却突然回来,又恰好救了我,你说这是不是缘分?”

陈昊愣了愣,忽然不笑了。

沉默了片刻后说道:“有些事情,不知道,比知道好。”

说罢了,也不理会马寡妇,径直出了村医务室,到碎玻璃还没收拾的卫生间上了个厕所,洗了脸,回到医务室的时候。

立刻就看到,床上的马寡妇,美目狡黠的看着自己。

“我觉得,你这样的神仙人物,绝对不可能平白无故的回到村里,虽然不清楚到底为什么,但你说的对,有些时候,知道的太多了,反而不快乐,所以我决定……做你的秘密女友好了。”

陈昊一愣:“你疯了?”

侧卧在病床上的马寡妇,笑弯了眼睛,美目狡黠地挑眉道:“寡妇门前是非多,你又这么英俊帅气,我们在一起,村里的人肯定都得讲这事,没准,就坏了你瞒着所有人回村的事。”

见陈昊神情凝重,马寡妇微微一笑道:“更何况,我昨晚就已经说过了,你不想娶我,我绝不纠缠,你嫌丢人,那我就不声张。”

“反正,我又不缺钱,也不用你养,你要是烦我了,我就走,你要是不烦我,我就来,等你什么时候,再也不想见我了,我就和你说再见。”

陈昊无奈而笑,刚想开口说话,就听到嫂子唐慧兰在门外叫道:“小昊,小昊?你没事吧?”

“没事。”

陈昊应了一声,随后出去开门。

外间窗户碎了一地,加上昨夜的风雨,看起来一片狼藉。

门外,此时阳光灿烂。

穿了条青色高腰修身牛仔裤,白色修身半袖外罩防晒衣的嫂子唐慧兰,扎着马尾辫已经来了。

虽然没有浓妆艳抹。

但那完美得如同健身女神一般的身材和那双仿佛会说话的丹凤眼,却依旧令她美艳动人。

尤其是昨晚发照片的珍珠耳钉,在阳光下闪闪的,为她增添了一抹妩媚的韵味。

如果一定要形容的话,那无疑就是秀色可餐。

“看什么呢?”

明明心中得意,但嫂子唐慧兰,却故意娇嗔般的说了一句,那挑衅一般的眼神。

令陈昊的心中一热,见四下里无人,不由得一边打量着嫂子的好身材,一边微笑道:“真好看。”

唐慧兰笑了,妩媚的白了陈昊一眼,道:“花言巧语!别乱讲,小心隔墙有耳。”

陈昊笑而不语,却满心欢喜。

从唐慧兰的手中接过她给送的饭,陈昊还是忍不住,压低了声音道:“昨晚有人来砸玻璃,村长和治保主任手机都关机。”

唐慧兰噗嗤一下就笑了。

进了村医务室,从门后的墙角里,拿出扫把一边打扫地面的碎玻璃,一边笑道:“三爷黑话连篇,外村来的媳妇听不懂,难道你也听不懂?”

陈昊笑了笑,讪讪地说道:“觉得有点不对劲,但没多想。”

唐慧兰偷笑,像有话要说,这时候,里面门一开,马寡妇出来了。

只一眼看过去,唐慧兰就愣住了。

昨天的马寡妇,虽然依旧肤色白皙,相貌妩媚,但给人的感觉是气色枯槁,状态极差,要不然,唐慧兰也不会把车钥匙给陈昊。

但现在。

马寡妇像换了个人似的,不但整个人气色绝佳,面色也是白里透出红润。

“慧兰,这么早就过来了。”

她笑着打招呼。

眼角眉梢不经意流露出来的媚态,何止是风情万种,一时间,唐慧兰都看呆了,不由得围着她绕了一圈,惊喜地说道:“嫂……香芹姐,你这是怎么了,只是一夜不见,竟然容光焕发得像是做了美容。”

马寡妇闻言,俏面腾地一下就红了,不由得嗔怪的白了唐慧兰一眼,随即羞急地啐道:“小点声,你都结婚八年了,这点事还不知道?还问,难道你是故意再羞臊姐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