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你是神仙吗
  • 桃源小仙医
  • 莽浪
  • 2000字
  • 2021-11-13 15:57:13

“你还没有回答,你喜欢什么样的女人,说来听听,若是有合适的,马姐也好给你介绍一个。”

伴随着窗外淅淅沥沥的细雨声,马寡妇眼神炙热的望着陈昊,不但心跳的厉害,俏面也越发的红润。

“我会考虑的。”

回了条消息的陈昊,目光迎向了马寡妇。

论相貌,她并不逊色美女村支书于丽颖,也绝不逊色唐慧兰,只是年纪稍大,三十出头的样子,生过孩子,身材要丰润一些。

“我要求不高,女的,活的,好看,就行了。”

听到这话,马寡妇的俏面红了。

那句,你看我行吗?明明已经到了嘴边儿,但忽然害羞的她,还是把话又咽了回去。

毕竟,这话要是说出来,可就显得轻挑了。

“那在年龄上,可有限制?”

听到马寡妇这话,陈昊道:“如果合得来,年龄相差的不是太大,到不是什么大问题。”

马寡妇眼角眉梢立刻都出现了喜色。

只是还不等她继续开口。

她床头的电话响了。

这令她,猛然回过神来,急忙接通了电话,不知道是害怕陈昊多心,还是一时疏忽忘了,她开了免提,坐在窗边办公桌前的陈昊,听到电话另一头的人,是马寡妇的弟弟。

两个人之间的对话,就是马寡妇的弟弟,才接到马寡妇自杀的电话,很着急,但相隔一千多公里,语气中满是焦急。

但因为她弟弟的话语中夹杂大量方言。

陈昊只能大概听明白,她弟弟在安慰她,大概意思是,他弟弟要来接她离开小南村,让她把房子和田地都处理掉,回去,开始新的生活。

在一旁的陈昊当然不会插嘴,只好拿过手机和嫂子唐慧兰聊天。

并把马寡妇弟弟要来接马寡妇回老家,开始新生活的事,简单的说了下。

这一下,嫂子唐慧兰急了。

“小昊,你可要想清楚,马寡妇非常喜欢你,如果你愿意和她在一起,可一定要把握住机会,她长得很漂亮,人也能干,一旦离开小南村,你可就没有机会了。”

“年龄不是事,她生过孩子,只是证明她身体健康。”

“现在她前夫没了,孩子也没了,单身一个人,和普通未婚女孩有啥两样?”

“和她在一起,你至少少奋斗20年。”

“就算你不想留在小南村,将来去省城买房子,对她来说,也不是问题。”

“喜欢就上,别错过机会,免得将来后悔。”

嫂子唐慧兰的消息一条接着一条的轮番轰炸,也根本不看陈昊的回复,令陈昊十分的无奈的同时,也不得不考虑她的建议。

毕竟,如果不考虑马寡妇曾经有过婚姻这事的话,她绝对是个很完美的人选。

细雨声中。

马寡妇和她弟弟一直在交谈,谈话的内容,也从一开始的通话,彻底转成了她们的家乡话,一句都听不懂的情况下,陈昊只好敷衍了唐慧兰几句后,带上了耳机,用手机刷视频。

很快,时间已经到了夜里十点。

终于结束了通话的马寡妇,擦了擦泪痕,从床上下来。

“我去冲个凉。”

用雪白小手,拍了拍陈昊肩膀,等陈昊摘下耳机,轻语了一句的马寡妇,立刻出了医务室,去了西侧的卫生间。

片刻后,隔音并不好的墙壁另一头,传来淅淅沥沥,花洒水低落在地砖上的声音。

看了下时间,已经不早了。

折腾了一天的陈昊,拿出了折叠床,在地上打开。

只等马寡妇回来后,也去冲个凉,就立刻休息。

可就在这时。

站在并没有拉窗帘的村医务室里的陈昊,一眼就看到了,在雨夜中,几辆只有一个车灯的摩托车或者电瓶车,冒着雨冲到了村医务室外。

雪亮的车灯照得陈昊,睁不开眼的同时。

用手挡光的陈昊,眼角的余光里终于看到了,那几辆摩托车上带着的人,都已经跳了下来。

啪~!啪!啪!

哗啦!

嘭!

从摩托车后座上下来的人,手中早已经准备好的石头瓦块,疯狂的砸向了医务室。

除了砸向陈昊的那块砖头,在砸中玻璃窗后,嘭的一声弹飞了。

其他的砖头,几乎在一刹那间,就已经将村医务室的其他房间玻璃都砸碎了。

“哎呀!”

隔壁传来惊叫声的同时,陈昊清晰的看到,那几个扔完砖头的人,并没有像他预想中那样,立刻上车离开,而是,拿着棒子,冲了过来。

“救命呀!”

原本正在洗澡的马寡妇,哪经历过这个,当即双手抱在胸前,尖叫着蹲在了卫生间。

啪!

灯熄了。

“别慌。”

随着陈昊的话语,已经惊慌无措的马寡妇,这才意识到,本该在隔壁的陈昊,竟然已经挡在了她的身前。

哗啦!

嘭!

啪!

挥舞着大棒子,疯狂砸玻璃的几个人,一言不发。

挡在马寡妇身前的陈昊,也同样一眼不发。

直到,其中一个提着大棒子砸玻璃的人出现在卫生间已经破损的窗口时,陈昊突然开口。

“砸够了,马上滚蛋,不然明天我和启明带人抓你。”

这话,令那人楞了下,随后嘭的一下,就从外面的地基外沿跳了回去。

“走,走,走。”

他挥着手喊。

那几个人立刻回到摩托车上,随即纷纷掉头,在大雨中,欲盖弥彰的驶向了村外。

见他们走了。

陈昊拿出手机,眼神不悦,又很冷的拨打老村长陈援朝的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以关机。”

陈昊轻蔑冷笑。

拨打治保主任的电话。

果然,电话里传来的,依旧是那句,您拨打的电话已经关机。

已经清楚是怎么回事的陈昊,嘴角带着冷笑,一回头,就惊愕的看到,借着隔壁窗子照亮外面而反射进卫生间的微弱光线下,黑暗中娇躯雪白丰盈,曲线曼妙的马寡妇,正美目震惊的把手伸向陈昊的肩头。

樱桃檀口之中更震惊的呢喃道:“这怎么可能!你是神仙吗?怎么你站在花洒下,水却根本无法把你淋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