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闹离婚的嫂子
  • 桃源小仙医
  • 莽浪
  • 2349字
  • 2021-06-06 19:56:06

小南村,深夜,暴雨。

咣当一声!

带着行李,已经被大雨浇透了陈昊摸黑冲进了村北的老宅,三两下把湿透了的衣服裤子甩在了外面的堂屋,光着脚拖行李进屋,一开灯,就震惊的看到,一个未着寸缕地女人正面朝里侧卧在床上。

如瀑的乌黑秀发,光洁的玉背,纤细的腰肢,配合圆润的香肩和修长美腿,勾勒出无比曼妙的曲线,白如凝脂般的肌肤在灯光下美如玉雕。

“陈启明,你追过来也没用,谁也不能阻止我要孩子,所以,有种你现在就杀了我,否则,这婚,我们离定了!”

女人决绝的话语,令陈昊紧张得心都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

是同村同姓不同族的发小玩伴陈启明的老婆唐慧兰!

记忆中是个超漂亮的大美人,大眼睛,双眼皮,长睫毛,马尾辫,笑起来腮边有酒窝,八年前陈昊考上大学的时候,她刚好嫁过来。

趁她不知道是谁,赶紧溜吧!

陈昊当机立断,刚要转身。

“窝囊废!你也配叫个男人?”

可就在陈昊蹑手蹑脚,准备跑路的时候,床上的女人不但破口大骂,更腾的一下坐了起来,并转过了身。

四目相对的一瞬间。

陈昊僵住。

床上满是怒火的唐慧兰,看着眼前穿着短裤呆站在那的,竟然是身材高挑,有着一身完全不逊色庄稼人的流畅肌肉,却肤色白皙,唇红齿白,剑眉朗目英气逼人的陈昊,同样楞了足有五秒,俏面腾的一下就红到了脖子根。

“吶个……我以为是你哥。”

唐慧兰一探身将床边挂衣杆上明显被雨水打湿了的衣衫拽了过去抱在怀中,艳红的衣衫,反而将她那处处露白衬托得欺霜赛雪般白嫩。

“你回来,怎么不提前给你哥打个电话?”

低着头的唐慧兰,只觉得脸在烧,一边说话,一边还是忍不住偷瞄了陈昊几眼。

毕竟结婚八年,却还是个姑娘身,此刻听着窗外的簌簌雨声,看着身前,只穿了短裤,身材完美的陈昊,如此情形的独处一室,令她的心怦怦地乱跳了起来。

“嫂子,我去叫明哥来接你。”唐慧兰美目含羞,想看,又不敢看,长长的睫毛轻轻颤抖着的娇羞样子,令陈昊嗓音莫名地干涩。

“我不回去,我这次是下定决心不和他过了!”唐慧兰不顾羞涩地急道。

这令陈昊立刻觉得大事不妙,她是个美人,相貌绝对不会输给医院的那些漂亮护士,如果换成是其他地方,又没有这层关系,她留下来不走,陈昊做梦都得笑醒,但这不行呀!

“嫂子,小南村就这么巴掌大个地方,村东头炖锅肉,村西头都能闻着味儿,你和明哥正在闹离婚,今晚你要是住我这儿,明天准得闹出人命!”

“那行,我不为难你,我这就走,但就算我死在外面,也绝对不回那个家!”唐慧兰眼神认真,美目之中带着决绝。

陈昊刚想劝。

眼角余光就看到窗帘上出现了亮白的强光手电筒的光柱再晃,不但如此,更听到院子外面有人拔高了嗓门在喊:“小昊?是小昊回来了吗?谁在里面,说话!”

瞬间,床上的唐慧兰愣住了,因为这声音不是别人,正是她男人陈启明。

“糟了!”

一听声音,陈昊头皮发麻。

陈启明比陈昊大两岁,两个人同村,同姓,不同族,从小就在一起玩,小学,初中,都是同学,后来陈启明高中没读,外出打工三年,成家早,有大哥样,对陈昊也是十分的照顾。

陈昊上大学的学费都是他帮着出的,后来陈昊不在家,也是他帮忙照看房子,关系比亲兄弟都好。

现在,陈启明和唐慧兰俩人闹离婚的节骨眼上,这要是让陈启明看到唐慧兰没穿衣服和只穿了短裤的陈昊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那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你出去拦着他!”

唐慧兰也慌了。

“躺下,别动!”

急中生智的陈昊,此时也已经顾忌不了那么多,拉开装行李的蛇皮袋,手脚麻利的掏出行李,直接给唐慧兰盖上。

不但把唐慧兰的鞋子踢到了床底下,更是把她挂在床边晾着的衣服也都丢进了被窝。

就在刚把唐慧兰那一头柔顺的长发也塞进被窝掩盖好的同时,随着屋门响,雪亮的强光手电已经照得陈昊睁不开眼睛。

“干嘛那?”

陈昊眯着眼睛,用手挡光。

“哈哈哈,真是你回来了!”

随着笑声,强光手电关了,随后陈昊看清楚了,摘掉了雨衣帽子的就是陈启明。

“什么时候到的?”

“刚到,衣服都湿透了,你先坐,我换套衣服。”

“换啥换,我一会儿就走,家里……没别人吧?”一边说着,陈启明还用手电照了照西侧空荡荡的房间,偷眼打量。

心知他是在找唐慧兰的陈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但还是一笑道:“在外单身八年,我现在,到是真盼着家里有个漂亮娘们。”

陈启明一听,噗嗤一下笑了:“想的还挺美,不过没关系,你要是不挑剔,回头我让人给你介绍个。”陈昊笑道:“行,但可不能长得太丑。”

陈启明哏哏笑:“那可不好寻摸,不过,你好像生分了,怎么回来了也不打电话说一声,我也好去镇上接你,再让你嫂子给你备几道好菜,咱哥俩也好好的喝两杯。”

生怕他靠近床铺的陈昊,迎上去,故作镇定地笑道:“就是怕给你和嫂子添麻烦,才没告诉你,怎么样,我不在家的这几年,家里都挺好的吧?”

“好,都挺好!”陈启明一边打量着陈昊,一边坐在了门口的椅子上,笑道:“啧啧,三年没见,你小子越发出息了,这白白净净的,真一点都看不出来是从村里出去的。”

陈昊笑了:“学医嘛,本科五年,规培三年,整整八年,少了风吹日晒,还能不白?。”

“哈哈哈,也对,那你这次回来,什么时候走?”

“还没定。”眼瞧着陈启明话起家常,生怕拖久了露馅的陈昊不得不行险棋,快刀斩乱麻:“你家我嫂子也挺好的吧?”

果然,陈启明立刻就有点坐不住了,心事重重,却还是神情不太自然的笑道:“啊,还行,我们俩挺好的。”

陈昊只好明说:“哥,你看,这雨越下越大,我嫂子自己一个人在家害怕,黑灯瞎火的还得惦记你,不如你现在就回去吧,我暂时不走,明天我备酒菜,咱哥俩慢慢聊,不差这一时半刻。”

当即起身的陈启明借坡下驴:“那行,你大老远回来也够累的,歇着吧,我先回,明天再过来。”

心中松了口气的陈昊连忙抢步去外面开堂屋的灯,毕竟只要先送走了陈启明,接下来再劝唐慧兰回去的事就好办了,最不济,也不至于有口说不清。

可此时,却听到啪嗒一声。

一回头的陈昊,惊骇的看到,本该跟在身后的陈启明,已经大步迈向了床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