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老村长的试探
  • 桃源小仙医
  • 莽浪
  • 2758字
  • 2021-06-09 20:43:07

看着神情认真的唐慧兰,陈启明懵了,诧异道:“为啥呀?”

“她看上陈昊了。”唐慧兰板着脸。

陈启明眼神亮了,兴奋的一拍大腿,道:“哎呦,行啊!小昊这是真有两下子,上午村长给牵了个线,天还没黑就有戏了,这是好事啊!”

“三爷给牵的线?”唐慧兰眼神诧异。

陈启明笑了:“我忘记和你说了,三爷是那个意思,特意介绍他们俩认识,我原本以为这事八字没一撇就没和你说,这要是真成了,那可是天大的好事。”

“那于丽颖可不仅仅只有年轻漂亮,还有魄力,有能力,前途无量,小昊要是真和她在一起,二十年后,等她做了高官,就咱们和小昊这关系,咱家的活得干不完的干,赚海海的钱。”

唐慧兰冷笑道:“你是光看见贼吃肉,却没见过贼挨打吧?三爷脾气不好,但粗中有细,老奸巨猾,脚底板藏的都是心眼儿,历来是无利不起早,他给陈昊和于丽颖牵线搭桥能安好心?他呀,就是想使个美人计,让小昊留下来当村医!”

“那不能,村医算啥呀,三爷一定是已经确定将来于丽颖一定会升迁,只要她和小昊成了,将来我们都跟着沾光。”陈启明显然有不同的见解。

唐慧兰不屑的撇嘴道:“你是真掉钱眼里了,于丽颖是大学生村官,她选上村支书了,但还不是公务员,将来就算是升,也只能是乡里定向招的公务员,咱们三爷用得着巴结她?”

“不给她脸色,就已经算不错了!”

“在咱们小南村,三爷是觉得她好安排,邓会计只想着蹭点吃喝捞俩钱儿,妇女主任和治保主任就是领点津贴,啥也不想管,也不想掺和任何事,她才能大展拳脚。真到了乡里,就她那傻白甜,行吗?”

一听这话,陈启明皱眉嫌弃道:“你可得了,人家村党支部书记选举完成后,那也得上级批准,才能上任!”

“人家于丽颖那不光是有能力,上面也有人!不然三爷能使劲撮合陈昊他们俩?不就是琢磨着,他们俩要是真成了,以后媒人这个面子,于丽颖和小昊都得给嘛!”

唐慧兰挑眉:“就算你说的对,她在乡里要做到一把手得熬多久?每个月能赚多少钱?就算她敢把手往外伸,不怕吃牢饭,就咱们乡,有啥油水给她?”

“这个不好说,咱们也不懂。”

听到这话的唐慧兰撇嘴,随后一笑道:“我跟你说,马寡妇也看上陈昊了,她大棚和鱼塘,一年少说十几万收入,村医务室那边,一年差不多还有个小两万,家里存款嘛……我觉得多了没有,三百万打底应该是有的。”

陈启明愣住了,看了唐慧兰足足有五秒之后,才不高兴的靠在沙发上,道:“陈昊要是跟于丽颖成了,就绝对不会留在咱们村,但他要是和马寡妇成了,就哪都不会去,你们俩见面方便。”

唐慧兰的脸微微一红,冷眼挑眉道:“陈启明,怎么,这孩子还没生呢,你就想恩将仇报了?”

“啥意思?”陈启明皱眉。

唐慧兰挑眉道:“你信不信,我今天和你离婚,明天就敢住进小昊家里,真生了孩子也和你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见陈启明脸都白了,唐慧兰道:“托妻献子的故事听说过吧?谁的孩子不是自己的心头宝?人家陈昊是怕你到老孤苦无依,他才同意和我给你生个孩子。”

“怕你和你爹妈在外面抬不起头,我背着不能生的名头,整天演戏,被人家当面嘲讽,说我是不会下蛋的鸡,结果,现在这事八字刚有一撇,你就先防备上我和陈昊了?”

“那不能!”陈启明连忙堆笑求饶道:“我不是不懂事的人,就是随口一说,你别生气。我知道正常人都有需求,我不能反人性的要求你无欲无求,放心,只要你觉得快乐,小昊不反对,在不离婚的前提下,你们俩做啥我都不反对。”

唐慧兰的俏面红了些,冷哼道:“算你说了句人话,那现在我就问你,现成的三百万,和一个充满了不确定的未来,你会帮陈昊选哪个?”

陈启明靠在沙发上,沉默了片刻后说道:“陈昊肯帮我们,我当然也希望他过的好,将来万一真有一天我若是出了什么意外,他也不至于没有能力照顾你。”

“怎么选?”

面对唐慧兰不耐烦的逼问。

陈启明沉默了良久道:“我说不准,但你还是太不了解陈昊了,他可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我这种智商,其实在陈昊的眼中,充其量也就相当于鱼缸里养的一条金鱼,而且,我记得他曾经说过,小孩子才做选择题,成年人的选择,永远都是,我全都要!”

唐慧兰楞了!

“这能行吗?”

村委会食堂里,老村长陈援朝,邓会计,和于丽颖正在吃火锅,听到老村长说,她吃完火锅,就可以回去睡了,不用去村医务室,于丽颖立刻就有点坐不住了。

“陈昊和马寡妇,他们孤男寡女留在村医务室里,这事,好说不好听……”

“夹菜,夹菜。”

邓会计笑呵呵地吃着火锅,根本不接话。

老村长笑了笑,犹豫了下说道:“今晚上,村医务室不太平,你在那不合适。”

“不太平?”于丽颖满眼好奇。

老村长笑了笑,用脚踢了踢邓会计,用嫌弃的眼神看他:“别光顾着吃。”

邓会计会意,哈哈哈地笑了笑,道:“于书记,你觉得老张家另外几支的人,今天挨骂又赔钱,脸都丢光了,知道马寡妇和陈昊在村医务室,他们能善罢甘休吗?”

于丽颖坐不住了,腾的一下站了起来。

“他们没完了?那不行,我找他们去。”

老村长笑了:“坐,坐,于书记,再忙的事,也得吃晚饭再说。”

“无凭无据的你找人家说什么呀?”老村长不方便说的话,吃的满嘴油的邓会计说:“送脸上门,人家真怼你两句难受不?再说了,这事,你要是真不让他们去折腾一下,指不定后面憋出什么坏来。”

“那陈昊要是受伤了呢?”于丽颖急道。

“那他们不敢,别忘记了这村里,谁当家。”邓会计笑眯眯的用筷子敲了敲桌子上的火锅盆。

于丽颖立刻就坐下了,开始吃火锅。

毕竟她只是年轻,又不是傻。

邓会计稍作点拨,她立刻就明白了。

白天的广播,村长先是大骂张家的人,给了张家人一个大耳光,主持正义,随后就是故意在提醒张家的人,陈昊和马寡妇在村医务室。

尤其是广播时候说的那句,马寡妇命硬,被陈昊救回来了。

现在一琢磨,简直就是在和老张家的人说,不是我这个村长不帮你们,是帮不了,要怪,你们就去怪陈昊。

还说什么,没事别去做医务室做电灯泡?

当时觉得超级可笑,但现在一琢磨,这不是摆明在说,老张家人去收拾陈昊的时候谁都别插手凑热闹吗?

但陈昊姓陈,本村人,现在是村长请来的临时村医,而且是真的救了人。

在这样的情况下,借给老张家的人八个胆子,他们也不敢真伤了陈昊去犯众怒。

那还能咋办?

无非就是晚上去村医务室砸玻璃呗!

吓陈昊和马寡妇个半死,出口气,平衡一下心理。

村长回头说找不到人,他们在精神层面就会觉得面子有了,胜利了。

而马寡妇财务没损失,搞不好村长的那个十倍赔偿要求还能赚点。

到时候老村长在倒霉蛋儿陈昊面前演一下及时雨,安抚一下,全村就皆大欢喜了,没一个人会记恨老村长,连任妥妥的,在村里这地位坚若磐石,稳如泰山。

见于丽颖平静的吃火锅,像是想通了其中的关键。

老村长陈援朝吃了口菜,随后笑眯眯地试探道:“于书记,今天马寡妇这事可太危险了,村里没个像样的好村医是真不行,真遇到事是要死人的!那我们做再多的工作,又有什么意义?你和陈昊都是有文化的人,又谈得来,就多见见面,多接触,多谈心,多做些工作,有你出马说这个事情,他一定愿意留下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