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8章 她眼角眉梢都洋溢着喜悦
  • 桃源小仙医
  • 莽浪
  • 2000字
  • 2022-05-07 11:08:21

随着那些梅花朵朵的绽放,嗅着满屋的香气,看着身姿曼妙,曲线妖娆,俏面红红的梅花仙,陈昊也忍不住惊艳了起来。

因为那绽放的花海,仿如凭空出现一般,不但在刹那间,就已经铺满了地。

那些不断绽放开来的梅花,更是替代掉了她的衣衫。

以至于,她整个人,仿佛穿着花朵制作的衣衫一般,不但容貌娇美,曲线妖娆,更美目含情的望着陈昊,令整栋的老屋,都莫名地温暖了起来。

“真的好美呀!”

感受到满屋沁人心脾却并不腻的香气,看着此刻头戴花环的梅花仙,陈昊也不由得惊艳。

而此时,越来越多的梅花,已经塞满了整个房间。

以至于除了花朵,就连陈昊也同样什么都看不见,但手握着花翎的陈昊,却能够清晰的感知到,害羞的梅花仙,就躲在不远处,美目期待的看着自己。

“还真是有些调皮呢。”

陈昊笑着,一挥手便已经将花铃收进了收进了纳戒。

果然,收起了花翎之后的陈昊,已经无法在于梅花仙,心意相通,甚至,在这茫茫的遮挡了视线的花海中,根本看不到任何她的迹象。

陈昊微微一笑,起身迈步。

明明应该只有二十几米的房间,陈昊向东一直走了快有五分钟,还没有走到尽头,这样的情况,令陈昊的脸上出现了笑容,随即,身形慵懒的向一侧一躺,轻笑道。

“你好调皮呀。”

果然,随着陈昊的话语声,不但陈昊身边的花朵,已经凝聚成了一张承托力十足的贴合身体曲线的床。

那些花朵的后面,更隐隐约约的透着光。

“这是小梅术法,名为花之幻境,非绝世强者无法走出……”

梅花仙的话语声十分的骄傲。

陈昊笑了,不等她说完,便无奈道:“好吧,我懂了……”

唰~!

像一个瞬间,身形一闪的陈昊,不但已经出现在了俏立在床边的梅花仙的身前,更笑看着美目震惊愣在原地的她,一笑道。

“我合格了吗?”

顿时,梅花仙愣住了,随即她望着陈昊,噗嗤一下,笑弯了美目,幽幽的赞叹道。

“在省城的时候,我就察觉到了你有着惊天的修为,本以为,拥有了化形丹之后,实力暴增的修为,即便,稍逊于你,也不至于相差太远。”

“可很显然,是我想多了,先生的修为,根本就不是小梅,能够追赶的。”

听到这话,陈昊笑了,目光上下打量着梅花仙道。

“这么说来的话,是不是,今晚不用捉整夜的迷藏了?”

俏立在陈昊身前的梅花仙,俏面腾的一下就红了,美目望着陈昊,一颗心,砰砰的乱跳了起来。

今晚,她在这里等陈昊,用尽了各种各样的小心思,从红烛,到酒,又到房间的布置,若再加个红盖头,贴上双喜字,就妥妥的洞房花烛夜。

不但如此。

之前,她更是利用花翎,为陈昊一舞。

按照之前的预想,陈昊应该会扑过来。

可万万没想到,陈昊的定力,远超她的想象,令她在隐隐怀疑自身魅力不足的同时,心中也升起了不服的情绪。

所以她才施展了花海幻境的术法,其目的,就是想让陈昊捕风捉影的在幻境之中,与她捉迷藏,直到陈昊认输,她才会出现。

可没想到,这英武的男人,在刹那间就破掉了她的术法,不但人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更轻而易举的看透了她的想法。

这令她心生崇拜的同时,不由得想起来了她的身份。

数千年了。

身为公主的贴身侍女,虽然凡尘俗世早已经随着时间的推移沧海桑田,但她的心,还停留在那座宫殿,所以此刻,望着唇红齿白,微笑看着她的陈昊。

身材高挑,曲线曼妙的梅花仙,俏面微红的缓缓地跪在了陈昊的面前,眼神害羞的说道。

“如先生不弃,奴婢夏如梅,恳请先生,允许奴婢服侍先生。”

此刻。

房间内的灯光早已经熄灭。

遍布在每一个角落和地面的梅花,都在散发着柔和的光线。

能够令陈昊的清晰的看到她的那本是雪白,但此刻仿佛涂了一层胭脂般的俏面,不但满是娇羞,更能够听出她的话语,都因为激动,而产生的颤抖。

梅花构筑的精美花冠,带在她那一头乌黑顺滑的秀发上。

黑水晶一般,闪烁着深邃的双眸,透着一丝害羞和紧张感。

低垂的长长的睫毛,显得有几分不安。

甚至就连她那高挺小巧的琼鼻,似乎都因为在等候陈昊的回复,而忘记了呼吸。

即便是面无表情的状态下,她薄薄的亮粉色樱唇,天然的挑起了一个娇美的弧度,身上更散发着淡淡的梅花清香。

“准了,你如此娇美,我怎么可能会拒绝。”

看着头戴花冠,一帘直垂腰间的秀发披在雪白圆润的香肩上的梅花仙,如此郑重的表态。

陈昊必须点头,因为虽然不确定夏如烟到底是哪个朝代的公主,也对这公主的身份不以为然。

但却深知,夏如烟和梅花仙曾经引以为傲的朝代的确已经灭亡了,但却依旧是她们内心深处的骄傲。

一如她此刻的表态。

就是因为,礼不可废。

果然,听到这话的梅花仙,娇躯一颤,随即缓缓的仰起头,美目望着陈昊的同时,虽满眼娇羞,但眼角眉梢,所洋溢着的却是令人怦然心动的喜悦。

“先生,请上榻。”

随着她温柔的话语声,陈昊微笑着,坐在了老房子那张,原本微微一动,便会吱呀作响,但此刻,却稳如泰山一般的床边。

喜庆红色的床单,映得梅花仙,雪白的肌肤粉嫩的同时,她用她那双雪白,细长的小手,乖巧的脱掉了陈昊的鞋袜。

随后更如捧珍宝一般仔细的为陈昊洗脚,不但动作轻柔,水温恰好,整个人,更俏面红扑扑的,眼角眉梢都是幸福的喜悦,就仿佛,此刻的她,已经到达了人生的巅峰一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