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5章 梅花仙子的小心思
  • 桃源小仙医
  • 莽浪
  • 2073字
  • 2022-05-05 21:00:27

看着美目闪亮的梅花仙,依靠在房门前那害羞的模样,陈昊的眼神亮了,不由得一转身,便将院子的大铁门,从里面锁上了。

随后回身,一笑,道。

“怪不得,我在香芹家没看见你,夏如烟和她还变着法子的催我回来,原来,你在这。”

听到这话,身材高挑,曲线曼妙的梅花仙,俏面腾的一下就红了,轻轻的嗯了一声,似乎是怕被其他的村民听见,眼神害羞的低着头,一转身,身形婀娜的直接进了屋。

她这份害羞的模样,把陈昊逗笑了。

毕竟是修行了数千年的梅花仙子呀,现在,修真者论坛上,最炙手可热的女神就是她,那些修真者,在论坛里,以能够成为她的追随者为荣。

甚至连追求她的想法都不敢有。

因为他们觉得,那是亵渎。

可谁能想到在陈昊的面前,她害羞得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连话都不敢说,转身就往屋子里面躲。

这情况,别说陈昊没想到,若是让修真者论坛里面的人,看到她这副模样,恐怕会惊掉下巴。

毕竟,在修真界,她可是能够与明月争辉的绝顶女神!

毛毛细雨声中,陈昊笑盈盈的进了屋。

老房子,年头很长了。

显得有些破败。

多年没有重新刷过油漆的木质门窗斑驳,毫无档次感可言。但哪怕恰好是雨水多的季节,房间里也丝毫不觉得潮湿。

空气中,更飘荡着淡淡的梅花香气。

但此刻一进屋,陈昊的眼神还是亮了。

因为整个屋子,不但收拾得干干净净。

之前回来时,为了掩人耳目,陈昊特意携带的行李,已经全部洗了,尤其是那两件,白色的半袖,洗得白白净净,还一尘不染的挂在西屋里。

不但如此。

锅碗瓢盆,灶台,洗脸盆,都干净得光可照人。

这令陈昊的情绪忽然变得很好。

要了解一个人,往往一些不经意的小事,更能够见人品。

这些东西都不值钱。

但梅花仙,却视若珍宝般的,令它们全部焕然一新。

从这一点上,陈昊就可以断定。

若是这梅花仙,有机会嫁做人妇,必会是个贤妻良母。

走进东屋。

陈昊一眼就瞧见,梅花仙,神态拘谨的红着脸,站在东侧屋中间的地上,脸红红的,看起来,不但拘谨,还十分的紧张。

这令陈昊莫名的好笑。

但于此同时,陈昊还是注意到了,房间里的窗帘换过了。

不但如此。

床上的用品,也全都换了新的。

颜色,是喜庆的大红。

不但如此。

在房间里的桌子上,还准备了九道菜,一红色酒壶,两只红色的瓷器杯子。

颜色与她身上穿着的那件没有一丝多余的褶皱,拥有着极致下垂感的红色修身长裙,和那双精美到足以令人惊艳的红色细带高跟鞋,色泽完全一致。

这若是再多个红盖头,墙上,再贴个红喜字,那妥妥的就是婚房呀。

这样的情况,让陈昊笑弯了眼眸。

果然,即便经历数千年的修行,遭遇过无数次的生死搏杀,她那成熟美艳的身体内,承载的始终是一颗会害羞,对生活充满了憧憬和期待的少女心。

“你真美。”

陈昊一笑,将窗帘拉上了。

这样的情况,令梅花仙俏面越发的绯红,但望着陈昊的美目却亮了许多。

因为老房子,比较靠近镇龙峡谷口,位置比较高,从窗子,可以很清楚的从院墙上望到村里,所以,在窗帘拉上前,梅花仙的内心十分的不安,哪怕,明知道没有人在看。

可当窗帘拉好之后,整个房间里面,就只剩下她和陈昊两个人。

她紧张的情绪,立刻就少了许多。

“我没有红色的西装,希望没有唐突了佳人。”

拉好了窗帘的陈昊,走向了桌子,拿起那壶酒,倒了两杯。

这样的情形,令梅花仙的神情妩媚了起来。

这时,倒好了酒的陈昊,对站在房子中间的梅花仙一笑,招了招手,道。

“还不过来?”

此刻,陈昊还穿着上午参加典礼的西装,白色的衬衫,依旧一尘不染,脸上的笑容,如阳光般灿烂,以至于被看穿了小心思的梅花仙,神情无比的害羞了起来。

毕竟,这数千年的修行,并没有将她心中的热情磨灭,她曾经无数次的幻想过,有朝一日,她身披霞帔,红烛高燃的与心爱的男人,步入洞房。

她曾经无数次的幻想着各种各样的场景,但却始终,无法看清楚,那个和她共饮交杯酒的男人容貌。

可现在,她看清了。

那就是眼前,这个剑眉朗目,唇红齿白,微笑如阳光一般招呼她的陈昊。

英俊,潇洒,博学多才,实力强大。

几乎,拥有着,她曾经幻想过的一切特质。

以至于,此刻走到了桌子前,接过陈昊递给她的酒的时候,她的手,都微微的有一些抖。

似乎是感觉到了她内心之中的激动,陈昊端起了酒杯,与她轻轻的碰了碰酒杯,随后,陈昊将手中的杯子,放到了她的面前。

只是一瞬间,她的俏面红红的。

雪白的小手,也将她的酒杯,放在了陈昊面前。

二人相视一笑,轻轻的喝了一口对方递过来的酒,随后,挽起了手臂,将对方喝过一口的酒,一口喝干。

放下酒杯,安静的房间里,四目相对的二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因为对于梅花仙来说,她能走到今天,简直如同做梦一般。

其实,早在陈昊刚到省城的时候,她内心深处,就对陈昊一见钟情,只是那时候的她,没有勇气,也没有机会。

一切,都是陈昊,帮助她逆天改命。

而对于陈昊来说,眼前的梅花仙,不但贤淑温婉,更是一个毫无争议的贤妻良母型的都女人,只是可惜。

她不会嫁。

陈昊也无法娶。

二人含情脉脉的注视片刻后,梅花仙有些害羞,完全无法抗衡着沉默带来的压力,便幽幽的开口道:“公主恩典,赐我姓名夏如梅,虽与公主情同姐妹,也以姐妹相称,但如梅只是一个侍女,身份卑微。”

“今夜来此服侍先生,一方面,是感恩先生妙手回春,另一方面,则是奉公主的旨意,来试一下帝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