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5章 他们的女神
  • 桃源小仙医
  • 莽浪
  • 2049字
  • 2022-05-03 10:45:53

“这件裙子,好不好看?”

一边说着,娇美的梅花仙,对着镜头,娇俏的转身,修身剪裁,极致下垂感的连衣裙,不但将她的香肩,衬托得温润。

更将她的腰身,勾勒得盈盈一握,从而可以清晰的发现,她那堪称完美的臀型,明显比她的肩膀要宽上一些。

火辣的梨形身材,极致妖娆的腰臀比,在那双纤长水润的双腿衬托下,无比的妩媚,以至于,即便是陈昊,也不由得眼神雪亮,道。

“好看,身材真棒。”

听到这话,俏面微红的梅花仙,不但整个人的神情都是喜悦,更露出来有些害羞的笑容,随后转过身,妩媚的看着陈昊,迟疑了片刻后,心怦怦跳的说道。

“那天,公主让我去找你,想让我和你……嗯&……结果你去了县城,至今未归,我也不知道,你是不是,完全不喜欢我。”

陈昊无奈了,看着脸红红,明明十分害羞,却装作镇定,落落大方的梅花仙,不由得笑道。

“你这么可爱,怎么可能有人不喜欢,只是现在事情比较多,等手头的事情忙完,我们俩,就私下里单独谈谈。”

听到私下里,和单独,梅花仙这俏面就已经红到了脖子根儿,不但害羞的低下头,轻咬红唇,雪白的小手,更有些紧张的摆弄着裙摆。

“那我等你。”

看到她这副予取予求的模样,陈昊也有点吃不消,毕竟,她以前,雇用了一位替身,相貌平平。

陈昊对她,根本就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而且,她的性情,也和别人不太一样。

别人,要么火辣,要么奔放,再不然就会动一些小心机。

而她则不然。

她在夏如烟的面前,听令惯了,十分擅长藏匿自己的想法,而且,养成了一种,感觉十分被动的性格。

就是她做任何事,似乎都是听命从事。

要么,是听夏如烟的,要么就是听陈昊的。

感觉她似乎只会在二人给出的命令的框架范围内,去进行思考,这种思维模式,和现代人,有着截然不同的差别。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更像是地藏门接手的那些女弟子。

在没有命令,没有归属的情况下,她们就会极度的不安,并且混乱的失去方向。

不但如此。

陈昊又不傻,其实,早就感觉到了梅花仙是很喜欢自己的。

但她却,只说是夏如烟的安排,一方面,有些习惯听令,不想承担责任,而另一方面,显然也是她根本不敢表露心态,内心之中不够自信。

“你雇佣的那个人,处理好了吗?”

陈昊问了一句。

梅花仙立刻说道:“已经解聘了,还多给了钱,她已经回去,正常生活了。”

听到这话,陈昊点了点头。

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因为,梅花仙的身份很特殊,她是夏如烟的侍女,理论上,陈昊和夏如烟的争斗,已经告一段落,夏如烟,虽然嘴上没有明说,但态度,已经是明显要入主小南村了。

而另一方面,这个梅花仙,因为天赋异禀,更得到了陈昊的认可,已经拥有了掌控镇龙峡和大青山花草树木的能力。

堪称小南村,除了陈昊之外,最强的感知能力者。

可现在,到底,要不要直接去指挥她,陈昊的心中还有些没谱,也不清楚她的心态。

因为她和司徒浩天完全不同。、

司徒浩天的生命精华在陈昊的手中,他若是逃走,或者是违背陈昊的命令胡作非为,陈昊随手一捏,他就死的不能再死。

对于司徒浩天,陈昊根本没兴趣和他聊什么感情,也不想给什么恩惠,直接拿捏就完事了,反正他也反抗不了。

但她这种情况,就很棘手。

毕竟,小南村需要一个这种拥有着,能和所有花草树木沟通的强者,来监控一切,但她却是夏如烟的人。

“呐个……”

见陈昊欲言又止,梅花仙犹豫了一下后,轻声道:“今晚让我出手的是公主,但她并不知道,我最近获取了新的能力。”

听到这话的一瞬间,陈昊的眼神亮了,噗嗤一笑道:“干的漂亮,我懂了,等我回去,把一切解决,闲下来的时候,我们私下里好好聊聊。”

“嗯嗯嗯。”她美目闪亮,期待的点头,随后,看着陈昊那期待的神色,她害羞道:“随时都可以,如果,有其他要求,你也可以随便说,只要是你提出的要求,我都可以做。”

陈昊笑了,看了眼腕表,道:“小心提防敌人,不要被他们玩回马枪,几个小时之后,我就回去了,等闲下来,我会告诉你。”

“嗯嗯嗯。”

她红着脸点头。

温柔似水。

哪里有半分与明月争辉的花仙子派头,分明就是个含羞带俏的小姑娘,这若是被那些,修真者看到了,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泪流满面。

毕竟,那可是那些修真者,眼中无以伦比的绝顶女神呀!

黑夜,吞噬了五大修真者世家,突袭小南村的二十五名强者。

小南村,甚至安静的听不到狗叫。

除了那些修真者之外,所有的普通人,都没有察觉到任何的异样。

时间过得飞快,几个小时,转瞬就过去了。

修真界,全员震惊于小南村的实力同时,卧室之内,被香汗打湿了秀发的向青梅,俏面红红的睁不开眼睛的伏在陈昊的怀中,道。

“坏人,我昨晚梦到了一个小女孩,来了。”

陈昊笑了:“是胎梦吗?”

向青梅睁开美目,嗔怪的看了陈昊一眼,道:“你这个话家伙,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直白?”

陈昊笑了,有些无奈。

事实上,胎梦这种东西,有的人有,有的人没有。

但向青梅这时候做,八成是胎梦。

看一眼时间,陈昊起身。

向青梅,有些失落的说道:“好想就这样一辈子躺在你的怀中。”

陈昊笑了:“等把一切该做的事情都做好之后,我们就在一起不分开。”

她用力的点头。

陈昊笑了,穿好衣衫,打理干净,在晨曦中,下了楼,上了车,汇合了向青梅的父母,直奔小南村的同时,心情,也难免紧张了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