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1章 底气
  • 桃源小仙医
  • 莽浪
  • 2015字
  • 2022-05-02 10:06:07

但好在,二蛋子小时候,大脑受创,思想简单,每天就是苦练体术,现在,脑子治好了,再加上,陈昊的指点,已经可以轻松自如的驾驭五门齐开,虽然战斗的辛苦,但整个过程,也只不过只用了一分多钟,就已经解决掉了5名死士。

整个过程,惊心动魄。

却又快疾如风。

完全不同于,电视剧中,你一言,我一语,之后打个几百回合的战斗。

每一次攻击,都是生死相见。

虽然赢得比较辛苦,但好在,会场一切布置,没有损伤,那些工程器械,更是完好无损。

而且,除了疲劳之外。

二蛋子,也并没有受伤。

即便是陈昊,也不得不承认,在体术战斗方面,这二蛋的天赋,远在,大力出奇迹的刘海柱之上。

只不过,他的修为境界太低了。

若是能和刘海柱同境界的话,两个打起来,恐怕擅长大力出奇迹的刘海柱,未必能赢得了他。

“不要慌,我们还有两队的人,还有机会!”

看直播情况的5大修真者世家家主,眼神凝重。

毕竟这些事情,说起来很慢,但实际上,从5队死士展开行动,到现在为止,全部的时间,也不过只有短短的几分钟。

第一队,攻击河坝的死士,被梅花仙团灭。

第二队,负责攻击村委会的,被司徒浩天团灭。

第三队,负责攻击会场的,被二蛋子团灭。

剩下的两队,一队是攻击餐厅的,另一队,则是攻击,小南村的饮用水水源地。

只要这两队,有1对能够成功。

他们就算是达成了目地。

毕竟,他们要的仅仅是破坏!

而此刻,随着直播的镜头一个个的减少,其中一队人,已经悄然无声的潜入到了,明显是新搭建的餐厅。

随着镜头的靠近。

所有人都惊愕的看到,嫂子唐慧兰的三婶婆,一个头发花白,身形佝偻,带着老花镜的老太太,正在餐厅靠近厨房的那里,认真的绣着十字绣。

仿佛,完全没有意识到危险。

“婆婆快跑,他们要杀你!”

“出生,不要伤害老人家呀!”

“助手,这把年纪的婆婆,还能活多久呀,你们怎么下得去手?”

眼瞧着老太婆,在灯下,专心的绣着十字绣,五名死士,交换了眼神之后,立刻亮出了匕首,蹑手蹑脚的靠近。

“杀!”

随着直播间里,五家家主的怒吼。

现场,五名修真者,瞬间爆起。

可就在此刻。

专心绣着十字绣的老太婆,眼神一寒,嘴角却漏出了诡异的笑容。

嗡~

伴随着耳朵嗡鸣声。

所有人,惊骇的看到。

整个餐厅之中,不知何时,已经布满了裹挟着真元,仿佛透明般的丝线,不但在顷刻间,就已经将五人捆住。

“果然,我这把老骨头,就是天生的劳碌命。”

随着她的话,只见一挥手,收紧手中丝线的瞬间。

那五名死士,瞬间就被丝线,切割得四分五裂。

即便是见惯了生死的修真者,看着瞬间成为了碎块的死士,也不由得纷纷头皮发麻,脊背生寒,满眼恐惧的看着老太婆,颤颤巍巍的起身,像收垃圾一样,打扫战场,各个都是面色苍白。

“我瞎了,这婆婆哪里需要人救?”

“好可怕,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吓死我了,我的天哪,这就是小南村修真者真正的实力吗?”

“怪不得那几个人,都是只处理一队无名死士就不管了,因为人家根本用不着,继续战斗啊!”

“震惊麻了!这老太婆,我估计,要是和我家宗门开战的话,她一个人就能把我们满门都灭了。”

“嘶……这灭绝老太太可怕了,如此慈眉善目,下手,是真的狠呀。”

看着他们的这些评论,陈昊笑了,有些无奈,又有些无聊。

毕竟,三婶,在村里,是真的慈眉善目,和谁说话,都客客气气的,你叫个普通的村民过来,因为仨瓜俩枣的,他们都敢指着三婶的鼻子骂娘。

她从来都不生气,特别好说话。

如果让村民选,最人畜无害的村民,那三婶,一定能当选。

可他们永远都不会知道的是,单纯论战斗力的话,三婶可远比老村长陈三爷厉害的多。

尤其是一手锦绣术法,更是苦练一生,早已经炉火纯青。

进入她精心布置过的餐厅,和她战斗,哪怕就是刘海柱,能保命活下来,都是奇迹。

区区几个阴神境的修真者,如此轻敌的走到她身边,那不是找死?

要知道,她在她自己专心布置过的地方战斗时,能爆发出来的力量,几乎不逊色于普通意义上的道果领域。

别说,就五个阴神境,就算是五个阳神境,结果也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吓尿,怪不得这边都宣战了,陈昊还敢在外面浪,家里有这么多的牛人,换成是我,也一样在外面潇洒呀!”

“这些人,一定就是陈昊的最强依仗了!”

“稳了,这些人应该就是陈昊的最强靠山。”

“嗯,他们就应该是陈昊的底气。”

看着这样的评论,陈昊笑了,龙组三巨头也笑了。

“希望这五个蠢货,没有真的安排人,去攻击小南村的饮用水水源,否则,他们将会看到,永生难忘的噩梦。”烈火道君的眼神期待。

轻尘道君眼神有些紧张:“哦哦,不要,这些蠢货,真的去了。”

在二人的议论声中,仅存的最后一只小队,已经悄然无息的靠近了村中饮用水源所在的古井。

夜空,十分的平静。

饮用水源地,静悄悄。

完全无人防守。

五个死士,见状心中万分惊喜,纷纷从收纳袋中取出了物品,然后,悄然无息的靠近。

“混蛋,助手啊,污染了水源,那些村民可怎么活?”

“杂碎!”

“助手!”

在弹幕的爆发的同时,五人即将靠近水源的瞬间,夜空中,忽然响起了一个老人,苍老,沙哑,而又低沉的咳嗽声。

砰砰砰砰砰!

五团血雾,在刹那间爆开,在皎洁的夜色下,如同夜空中的烟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