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0章 忘恩负义绝不同情
  • 桃源小仙医
  • 莽浪
  • 2038字
  • 2022-04-16 21:33:31

只是一瞬间,林永年讨好的笑容,就尴尬的僵在了脸上。

在场的众人,瞬间就笑出了声。

“笑死,李逵遇到李鬼,原来,人家才是真兄弟,哈哈哈哈,这事,也太卧槽了!”

“呵呵哒,对人家根本就不了解,一口一句村里的,村里咋了,又没吃你家大米。”

“该!活该,穿的人模狗样的,就是不说人话!”

听着周围众人的笑声,林永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毕竟,他在县里的确开了公司,搞的也算是像模像样,但实际上,和蓝宏毅这种真正的顶级大佬,根本没法比。

在他的眼中,蓝宏毅就是顶尖中的顶尖,拿蓝宏毅来吹牛逼,就是他这辈子最大的荣耀,所以此刻,他除了尴尬的赔笑。

根本就无话可说。

“陈先生,这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别往心里去,县里还有事,我得先走了,有事电话联系,任何时候都可以!”

此刻,马副县长也过来了,他没搭理林永年,连瞧都没瞧他,而是用力的和陈昊握手。

“好好,那您忙着。”

陈昊也特别的客气。

毕竟这种情况,马副县长,其实是完全可以不露面的,他挑这个时间过来,和陈昊握手,说这些话,摆明了就是给在场的人看。

“卧槽,这小伙子什么来路?那不是马副县长吗?常务副县长,最有可能成为县长的人。”

“这小伙子厉害啊,马县长,叫他陈先生,随时电话联络,乖乖隆的咚,这还了得?这是大人物呀!”

“嘶……常务副县长都对他这么客气,一口一个先生,我的天,这叫没出息?这叫窝囊废?”

而此时,林永年的脸都白了。

彻底的傻了!

要知道,蓝宏毅虽然说是县里的首富,但总归只是一个普通的商人,但马副县长,可不一般。

人家是常务副县长!

在县里,那是他真真正正,完全高攀不起的大人物。

他当着众人的面,对陈昊如此客气,那陈昊的实力能一般吗?

林永年的大脑一片空白。

傻傻的看着。

可此刻,眼瞧着,马副县长要走,蓝宏毅,也对唯唯诺诺,完全不敢吭声的林永年不感兴趣,不由得立刻开口道。

“哦对了,这位林先生说到这里办手续,是要和蓝先生做生意,一年轻松赚几百万,还说,随便就能送房子,送车子,还能随便给我调动工作。”

美女村支书于丽颖,立刻开口,毕竟,陈昊在她的身边,跑了三年的真龙峡,也终于落地,她的心情正好。

可偏偏,这个林永年,不但盯着她的屁股看,更恶心的是,他的跟班,张嘴送楼房,闭嘴给买车,眼皮都不挑,就说什么能给调动工作,这是摆明了,经常用这种手段撩妹子。

如果是撩别人,真遇到拜金女,他们一个愿打一个愿捱,根本不管于丽颖的事。

但他们把主意打到了于丽颖的身上,而且是当着陈昊的面儿。

这要是不收拾他,就简单的放过他,于丽颖不爽。

听到这话。

林永年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

毕竟和普通人吹牛逼,就算办不到,他还可以说,是人家不懂事。

但常务副县长就在一旁。

这就尴尬到了极致。

“不是,我没有,不是我说的。”

此刻的林永年,慌得不行。

马副县长都的笑了。

“哦,那蓝先生和他好好的谈生意吧,我有事,先走了。”

说罢了,马副县长离开。

毕竟,这种事情不值得较真,林永年喜欢炫富把妹,他的狗腿子帮他胡吹。

这样的人,马副县长,哪里有空理他。

“行,您忙您的。”

蓝宏毅说了一句,随后,也根本不等马副县长走远,就直接了当的对林永年说道:“,你呀,手续不用办了,我的公司,不会再和你做任何的生意,包括我的朋友也一样,你呀,有多远滚多远。”

“再让我听到你打着我的旗号,在外面招摇撞骗,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听到这话的一瞬间,林永年的脸色,已经煞白,噗通一声就跪在了蓝宏毅的面前。

“哥,我求求您,别这样,我知道错了,我求求你,别这样,为了这个生意,我已经把全部身家都投进去了。”

蓝宏毅一脸嫌弃。

“男儿膝下有黄金,你这是干什么,我说不做,就绝对不做了。”

“我们签了合同的,蓝大哥!我求求你,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林永年也急了。

毕竟他虽然,大金链子带着,小包夹着,五十几万的奔驰开着,但身家都贴脸上了,做生意的钱,全是借的,不但有很高的利息,而且现在都已经换成了设备,不做了他就完了呀!

“合同签了就签了呗?违约金多少,我给。”蓝宏毅,眉头都不皱一下。“以后你再敢提我,我会好好和你算账的。”

听到这话,林永年,整个人彻底傻了呀。

蓝宏毅不在乎违约金。

但那生意,可是林永年花费大力气才搞到的,一年赚几百万是吹牛逼的说法,真实情况,一年净赚个100多万是完全没问题的!

10年就是1000多万!

这可是他的摇钱树和装逼资本啊!

“陈昊!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和你装逼,我知道错了,我求求你了,你跟蓝大哥说,救救我,这生意要是黄了,我就完了呀!”

眼瞧着蓝宏毅,根本连瞧都不瞧他。

林永年跪在地上,蹭到了陈昊的面前,一边自抽耳光,一边哀求。

那副模样,令原本怒火上头的陈昊,忽然觉得没劲。

就这?

陈昊都没来得及出手,他自己就跪了。

“求求你了,陈昊,看在同学一场的面子上,我求求你,帮帮我,帮帮我呀!”

一脸嫌弃的陈昊,一撤步,道。

“你那么能,自己想办法吧,和我没有关系,你爸,你爷都在村里,你高中的户口本,住址也是村里,生你养你长大的地方,你都忘了,说什么狗都不去。这么数典忘宗,忘恩负义,我一个同学算个屁?帮你?难道等你起来,骑到我脖颈子上拉屎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