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4章 溜上2楼
  • 桃源小仙医
  • 莽浪
  • 2027字
  • 2022-04-07 10:00:15

此刻楼上,回到房间里的嫂子唐慧兰,根本没有开灯,正紧张害羞的换着丝袜,听到窗外传来的陈启明那句,不但要生,还要多生的话,黑暗中的她,只觉得自己的俏面滚烫。

因为她知道,再过一会,等他们真正喝上了,陈昊就会上楼,溜进她的房间,和她做那事。

这岂不是,相当于当着全村人的面,那个啥她?

这想法,令一向端庄稳重的她,娇羞得无地自容,连套丝袜的手都在颤抖,可在这害羞的心里却又有些莫名的兴奋和期待。

“对,就是这样,陈昊,你就是要在他们都在的时候,上楼来找我!我们就是要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在一起!”

她激动的浑身颤抖,就连粉嫩的樱唇都在轻咬下变得水润。

“哈哈哈哈哈,启明哥,兄弟就等你这话呢,礼金早都已经准备好了,在兜里乱蹦,都要按不住了,就差你一哆嗦。”

“大丈夫一言九鼎,你可别光说不练。”

“哈哈哈,主要是嫂子太端庄,平时可能不让你碰!”

窗外,传来众人的哄笑声。

越发娇羞的嫂子唐慧兰,咔嗒一下,把房间的灯打开了,不但整个人俏面红似火,更精心挑选起,那些特别省布料,除了自己老公,根本没办法穿出去给人看的小衣服。

站在镜子前,一件件的比划中,精挑细选。

“记住,今晚,你一定要美美哒!”

嫂子唐慧兰叮嘱着自己,精心的打扮着自己。

而此刻院子里。

听着这些人的话,陈昊是越来越尴尬。

因为陈昊能够明显的感觉出来,这些像是玩笑一样的话语中,有一些话,是明显在挤兑陈启明,甚至有一些明显嘲笑的味道。

毕竟陈启明,结婚八年,没孩子这件事儿,在村里不是秘密。

不论什么原因,哥兄弟,好朋友,住在一起喝酒的时候,都理所应该,能不谈就不谈,能避开就避开。

毕竟,这就像是一群人都有手机,就陈启明没有,然后坐在一起之后,大家还非得聊手机的事。

无论话怎么说,都有浓浓的挤兑意味。

换成脾气稍微差一点的,当场就得掀桌子。

喝酒?

喝尼玛!

但陈启明依旧谈笑风生,哥长弟短的和他们在聊着。

陈昊能够明显的感觉出来,并不是陈启明对这件事,完全没有反应,没有自尊心,而是相比起被他们挤兑,陈启明更在意的是包容。

要做到这一点可不容易。

认真想想,陈启明这些年,也的确不容易,要带着这些人赚钱,有事就到,没事,还得被他们嘲弄几句。

这要是心态不好的,早就散伙了。

而那样的话,陈启明就算在外面包了工程,手里没人跟着他干,他也赚不到钱。

所以,这陈启明,这些年是过的真不容易、

尤其是现在,陈昊回来了,镇龙峡拿下了,二十八亿,交给他拿着,陈昊都放心,活也百分之百都给陈启明。

就是这样的情况下,而且在场的还都是自己家的兄弟,他的处境还如此窘迫。

那在外面的时候,得是啥样?

“兄弟,来,你饮料,我酒,咱们哥俩再喝一个,大恩不言谢。”

人群喧嚣之中,陈启明端起了酒杯,和陈昊碰杯,陈昊能清晰的感觉到,他都要哭了。

毕竟。

他是大哥,平时,还要带着这些兄弟们工作。

这些人,都没啥文化。

也都比较粗,说话,也不讲究,而且,相互之间,以调侃对方取乐,并且视作亲近,是常有的事情。

没有容人的气量。

陈启明,这个大哥,也做不起来。

“好,我和大哥喝一个,常言道,不聋不瞎,不配当家,有些事,有些话,都不能往心里去,干了!”

饮料,陈昊一言而尽。

陈启明,也是一扬脖,直接将酒干了。

“陈昊,你这当老板了,今天得喝点儿啊,别老拿饮料瞎对付。”

“就是,就是,喝点,换啤酒!”

“来点,整一杯!”

眼瞧着众人起哄,陈启明皱眉:“去去去,都一边去,陈昊和你们一样吗?你们喝完酒,往炕上一躺,啥事都没了。”

“他还得谈生意呢,很多事还没处理呢,愿意喝,以后有机会,今天,他就饮料,谁也不许让他喝酒,否则,我跟你们急!”

听到陈启明这话,在场的这些人,反而立刻就安静了。

随后,他们推杯换盏,喝起来,也根本不带陈昊,毕竟,陈昊喝的是饮料,吃了些菜,陪着坐了一会儿之后。

眼瞧着,院子里这些人,都喝上劲儿了。

陈启明压低的声音,用肩膀撞了撞陈昊,一努嘴儿。

“去,干正事去。”

陈昊顿时紧张。

哪怕着面对修真者围攻的时候,陈昊都能从容不迫,可现在,看着满院子人,陈昊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感觉腿像灌了铅。

“在等等?”

陈启明一听就皱眉:“让你去你就去,哪来那么多事儿?放心,我看着,出不了错!”

一听这话,陈昊笑了笑,见众人喝得兴起,三三俩俩的热聊。

便深吸了口气,站起身。

见还没有人理,陈昊就往屋子里走,平日里,身轻如燕的陈昊,只觉得小腿的肌肉有些哆嗦。

啥叫做贼心虚?

这就是。

进到了屋子里,走廊的灯亮着,客厅的灯也亮着,东侧屋也亮着。

走到了,一进门不远的卫生间门前,陈昊紧张的心怦怦的跳,毕竟,这卫生间没人,直接溜楼上去,被发现的话,也很难说清楚。

但一想到陈启明的窘迫,陈昊一咬牙,见此刻的确没人注意,立刻一转身,就站到了走廊另一边的楼梯口,停住脚步,等了片刻,见的确没有人注意到自己,陈昊立刻身形一闪,放轻脚步,顺着楼梯,小心翼翼的上二楼。

毕竟,陈昊心中从未如比的紧张过。

结果,刚走过拐角。

一抬头,就看到了嫂子唐慧兰,那穿了黑色渔网袜,白皙如玉的秀气莲足,正踩着一双精美的黑色系带细高跟鞋,站在楼梯的二楼平台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