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乱点鸳鸯
  • 桃源小仙医
  • 莽浪
  • 2269字
  • 2021-11-22 16:45:27

陈启明看着着急的唐慧兰,立刻压低了声音说道:“蕙兰,这事我也着急,我盼着你马上就和陈昊回家上床赶紧生娃,但村长说村里河坝加固的工程让我去报个价。”

唐慧兰眼神立刻就亮了,随后啐道:“三爷这是怕我们多话,把他那点破事抖落出去,想拿个豆包堵我们的嘴。”

“这钱挣不挣?”

“当然挣呀,你傻呀,我和陈昊把孩子生了,没钱拿啥养?你舔脸和陈昊要吗?”

“再说了,就算是不挣钱,这活儿也不能让别人抢走!毕竟是自己村里的活,你要是接不到,还有啥脸去外面闯,所以你先去吧,价要高点儿,回头你也好再给三爷和邓会计返点水。”

“明白,我懂。”说罢了,陈启明一转身走了。

唐慧兰眼瞧着陈启明走了。

立刻转身回头,到了医务室药房门口,刚想推门进去,一眼就从门玻璃贴的磨砂纸缺口处看到,此时村医务室里的陈昊,正用毛巾,帮躺在床上的马寡妇擦身子。

透过窗子前的屏风,房间里的光线有点暗。

马寡妇的身姿却白得如同棉花团。

唐慧兰没动。

心里却有些妒忌,因为即便是身材完美的唐慧兰也不得不承认,村里这马寡妇,的确是个顶漂亮的女人。

她年纪三十出头,保养的非常好。

以前是个外地某医院的护士,听说还是个大学生。

当年,小南村的张大海在外面做装修受伤了住院,然后两个人认识了,相处的很好就在一起,然后这马寡妇怀孕了,就嫁给了张大海,来到了小南村。

这前些年,她们家日子过得特别幸福。

张大海能说会道手艺厉害,孩子聪明,公公婆婆也都特别能干,家境殷实,吃喝不愁,花销不尽。

家里翻盖了二层小洋楼。

搞了两个大棚,还有一口鱼塘。

平日里张大海在外面干装修,马寡妇在村里做护士,公公婆婆连带孩子,再摆弄大棚和鱼塘,小日子过得那叫红火。

但悲剧却突然降临。

那天张大海开车带着她家公婆和孩子,在高速上出了车祸,一家四口全没了。

那些天,马寡妇都没怎么哭。

就是忙着处理后事。

村里人,背后都说她无情。

其实现在一看,这马寡妇,8成当时就已经想好不活了,所以才没那么哭。

而且,张大海一家没了之后,这小南村满村的爷们,私下里也没有几个不打她注意的。

毕竟张大海活着的时候,总在外面包装修的活,钱没少挣。

家里房子新盖的,有大棚,有鱼塘不算,光是那一家四口得到的赔偿款,据说就两百多万。

村子里谁不惦记?

张大海一家没了,谁娶了这马寡妇,谁立刻就是百万富翁。

出去打工赚多少?

万八千的顶天了!

一辈子能不能攒下两百万?

更何况这马寡妇,本身人长得也标致。

身材要是比唐慧兰这种每天健身的姑娘,那肯定差了点,但比起普通的三十岁女人来,那绝对算是拔尖的存在。

所以不仅仅是普通的村民打她注意。

老张家家族和她家沾亲带故的那些人,也都瞎打主意,尤其是老张家那个干啥啥不行,吃啥啥没够的老光棍张老五。

快五十岁了,一辈子没找到媳妇。

要啥啥没有。

人也邋遢,脏兮兮的,门牙都少了俩,大晚上翻墙溜进了马寡妇家,说要给人家生米煮成熟饭,然后娶人家马寡妇。

吓得马寡妇哇哇叫,赶巧碰上陈启明和村西头的老李家二闹,喝酒回来,把张老五给一顿暴打,交给了村治保主任。

结果,老张家跟炸窝了似的。

轮番的找人说情。

最后。

张老五磕头认错。

这事,就不了了之了。

所以现在一瞧陈昊用手巾在帮马寡妇擦身子,唐慧兰心中不由得一动。

她是陈启明老婆,两个人在一起生活了八年。

除了夫妻间那点事一直没有之外,八年的时间,已经让两个人建立起了足够的亲情,所以,只要有孩子,她根本不想和陈启明离婚。

毕竟,她心里比谁都清楚,陈启明能干,踏实,一年好几十万赚着,因为不能生,她在家里,那是说一不二,已经是到手的吃喝不愁,荣华富贵。

而陈昊和陈启明从小玩到大。

两个人好得穿一条裤衩。

让他帮陈启明生孩子这事可以,但想让陈昊挖陈启明的墙脚,然后娶她,那是做梦都不用想的事。

绝对没门!

但马寡妇呢?

家里现成的大房子,两个大棚种香菇,一年纯利润至少六七万,还有一口接近二十亩的鱼塘,一年少说也能出了几万。

赔偿款两百多万,加上之前张大海和她公公婆婆的存款,估摸多了瞎话,三百万这马寡妇绝对能拿出来。

陈昊要是娶了她,妥妥的少奋斗二十年。

而且,他这不就可以留在小南村了?

那样的话,岂不是,想什么时候和他生孩子,就什么时候生?

想着想着,唐慧兰心热了。

不但眼眸里温柔似水,俏面也莫名地发烫。

自是不言不动,只是站在那偷着看,也不出声,直到陈昊帮马寡妇清理好,又帮她换上了崭新的病号睡衣之后。

她才咳嗽了一声之后,又等了几秒,才进屋。

“小昊,你去和村长说明一下情况,这里嫂子帮你看着。”

听到这话。

陈昊看了眼病床旁挂着的水,也不客气,道:“药没了叫我。”

“去吧,我加你VX了,你通过一下,有事方便叫你。”

“哦,好。”陈昊应了一声,直接出门。

到门口的时候,随手用医用胶带,把窗户上磨砂贴纸缺角的地方给堵上了。

等陈昊走了之后。

看了看躺在问诊床上的马寡妇,唐慧兰搬过了小凳子,坐在床边,笑看着脸色还有些发绀,眼神空洞的马寡妇,压低了声音道:“嫂子,你们家那鱼塘和大棚,村里人可都惦记着呢,就更不用说,你家的大房子,和存款了。”

“外面那些人可都盼着你死呢,就等着住进你家大房子,分钱呢。”

“所以,要换成我是你,我才不死呢,我吃香的,喝辣的,再找个帅气爷们生个娃,就让他们羡慕嫉妒恨,还无可奈何。”

听到这话,床上的马寡妇,身子明显动了下,但没出声。

唐慧兰笑了,压低了声音道:“刚才救你那人,是我家小叔子,祖上是中医,住村北,现在是医学硕士,博士在读,还没女朋友,人长得白白净净的还帅气,找老婆的标准不高,女的,活的,就成。”

见床上的马寡妇立刻扭头看她。

唐慧兰微微一笑,道:“他正拜托我介绍女朋友呢,嫂子你身材保养的这么好,长得也漂亮,所以我觉得,你们俩,挺般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