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入者无返,永不见天日

  • 盗墓:从听雷开始
  • 蓝莓是只猫
  • 3165字
  • 2021-08-12 08:20:42

“哎,偷吃什么呢?给我也来一个。”

“维生素。”吴邪抬头看了一眼胖子。若无其事的把药吞了下去,随后放到兜里。

吴所谓又从包里拿了一瓶水递给了吴邪。

“别骗人了。”胖子胸有成竹的说道:“我知道你吃什么了。”

这一句话顿时把吴邪吓了一跳,他的心里咯噔一下子。

全剧组的人都知道吴邪的肺出了问题,就只有胖子自己不知道了。

吴邪有点心虚的看着胖子,若是被胖子知道了,那这件事就麻烦了。

吴所谓看了吴邪一眼,冲着他点了点头。

“胖子,吴邪之前不是淋雨了吗。这感冒咳嗽的,现在还没好利索呢。就着急忙慌的进入南海王地宫,加上我们在这地宫里来来回回的。这不,他的体质大不如从前了嘛,

哎,胖子,我记得你还说过。让他补补来着,你丫的还给他戳穿了啊。”吴所谓也瞎鸡胡说着。

胖子在一边听了恍然大悟,应该是有点儿印象。随后对着吴邪贼嘻嘻的说道。

“补充体力的小药丸,是不是。老了嘿,小哥,这人老了唉。这雨淋的都过去那么久了,不见好。小吴子,你看你老板,居然靠科学活着了。”

吴所谓听了胖子的话,也笑了笑。这胖子,简直就是金句王啊。

活脱脱的吉祥物。

“你看我比天真大几岁,我这体力就一点问题的没有。在走几趟都没事。小吴子呢,是咱们团队最年轻的,他的体力肯定没事儿。小哥,你也不累,是不是。”

小哥的脸色面无表情,有些僵硬。不过,他平时也是这种表情,胖子也不疑有他。

“胖子啊,你说过的,要尊老爱幼,我这么小,你是不是背着我啊。”吴所谓看着胖子又开始皮了。

“滚蛋,丫的这里就属你这一路上最咸鱼。小吴子,你胖爷我年纪大了,你是不是应该背着我啊。毕竟你是最年轻的,要尊老。”胖子看着他说道。

吴所谓理都没理胖子。

“哎,那孙子呢?挂了吧?”胖子看着众人说道。

大家都知道是刘丧。

或许是吴所谓没搭理他自己找话说,又或者是发现在一路走来,没有看见刘丧才发出疑问。

“后面跟着呢。他能听到几百米远的声音,丢不了。是吧,小哥。”吴所谓看着小哥说道。

吴所谓刚刚就是听到了刘丧的哨子声,一边跟着他们一边吹哨子来定位地宫的建筑结构。虽然胖子明面看他挺不顺眼的,但这是吴二白请过来的。又能陪着胖子吵吵闹闹,还是可以的。

关键是有刘丧这个声呐,也是不错的。

“在后面跟着呢,一时半会儿的,他也不敢过来。”小哥看着胖子说道。

“只要他敢过来,我就掐死他丫的。”

“行了,走吧。这条路是在结构之外的,按照这条路走下去,就能找到主殿室了。”吴所谓看着他们说道。

“最好别走这路。”小哥向来话不多,但他这样说了,就代表着有危险。

“是啊,这条路没修好,跟不符合常理啊。”

这里的岩壁和道路已经不像来时那么工整了,看起来就像是没修整的样子。

“这路不吉利,有一定的危险。一般地宫里是不会出现甬道修葺一半,就停工的情况。”小哥面无表情得说道。

“小哥。”吴所谓拍了拍小哥的肩膀。“在你嘴里就不能说出危险这俩字。你是谁啊,盗墓武力界的天花板。不过,吴邪,你看着决定吧。”

“不管了,走。”吴邪起身就走。

吴所谓和小哥跟了上去。

“玩狠的啊。哎,你们就这么走了啊?那我怕什么啊。”他胖子也没怂过。

也是,有着盗墓界的巨头小哥,还有着和小哥差不多身手的吴所谓。自己也不是吃素的,胖子还真不用怕。

这条墓道里所有的岩壁都坑坑洼洼的,显然和外面规整的墓道截然不同。

不知道修这条墓道的人是出于什么心理,专门在这个地方搞一个未修葺的路。

因为潮湿昏暗,岩壁上还有不少绿色的苔藓,让手电筒一照一反射,整个墓道都泛着幽绿的光。

吴所谓在前面探头探脑的晃着手电筒,时不时还能碰到几具看起来一碰就会碎的白骨。

就这样,几人经过一个甬道岔口。

“嘿嘿,你们说这是不是通往幽冥啊,啊呜~”

吴所谓突然干嚎了一嗓子,本来小哥还说有危险的路,经过吴所谓这一嗓子。

本来挺沉重的气氛怎么变得就像是小马驹一样欢乐呢。

“卧槽,小吴子。你丫的在这里,能不能别发二啊。你这一嗓子,差点儿把你胖爷送走了。

胖子永远站在接茬的第一线。

“哈哈,小吴哥加上胖子,咱们的队伍永远这么欢乐。”吴邪笑着说道。

“差不多快到了,前面有一墓碑。大家打起精,小心一点啊。”

这个墓道也不算太长,走在前面的吴所谓,很快就走到墓道尽头的碑前,然后对着后面的人喊道。

几人一听总算是从无休止的原地绕圈里出来了,纷纷凑上去查看立在尽头的墓碑。吴邪上前则绕道墓碑后面逐字读出上面的碑文。

上面刻的还是汉代主流字体,隶书,古朴庄严。

“以此往前百多远,入者无返,永不见天日。”

是一个提示,又或者像是诅咒。

“好家伙,这又多了一块碑。这丫的地方是不是之前挖出来什么东西来,这甬道才没修完啊。永不见天日,这还真就到幽冥了啊?”

胖子一听这碑文立刻嘀咕起来了。

吴邪看着墓碑后面的路思索着问道:

“胖子,你信吗?”

“要是跟别人来吧,我肯定不信。但跟你来的我必须得信啊,你这人多邪啊。再加上小吴子刚刚说这是通往幽冥,这条道已经被你俩开过光了。天真,开棺必起尸就是你的座右铭。”胖子说完,模仿着阴森森的鬼叫声。

“你个死胖子,说吴邪就说吴邪,带上我干嘛啊。丫的,如果有鬼,第一个把你喂了它。”吴所谓瞟了一眼胖子。

“奶奶的,不管是鬼还是粽子我就炸了他,胖爷我的炸药也不是吃素的。”胖子发狠的说道。

“行了,行了。走吧,信不信又没有了退路。在意这个干嘛。”

绕过石碑,一个深邃而幽深的洞口出现在大家眼前。

这洞口十分狭窄,只有用爬的方式才能进去。

“这有一个洞哎,像是天然的。”胖子看着这个洞说道。

这个洞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只能爬着前进。吴所谓,吴邪和小哥爬进去到是没什么问题,这个洞看起来有点儿针对胖子的意思了。

吴邪上前观察了下,随后说道:“对,洞是天然的,是岩浆中的气泡形成的孔洞,有时候会在地壳中蔓延几百公里。”

“小吴子,他们为什么这么怕一个洞啊?”

胖子转头看向吴所谓,疑惑地问道。

“应该是有人进去就出不来了,所以他们立了这块碑,来提醒后面的人。”吴所谓转头看了一眼墓碑,说出自己推测的想法。

“我怎么不信啊,要没有这个碑,我还不敢确定出口就在这后边儿。”胖子越加对面前的洞好奇。

胖子一脸肯定地说道:“这肯定是当年的工匠们,给自己留的后路。”

众人一想,还真像那么回事。

“那我们还是继续前进?”吴邪看着他们说道。

现在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往前爬,但是顺序是一个问题,谁在前面,谁在后面。

“我来,我打头阵,小哥掩护,小吴子就在中间,你断后。”胖子分工明确,把他们的位置分得明明白白的。

别看胖子平时大大咧咧的,但在紧要关头的时候,他还是为哥们儿兄弟冲在前面。

毕竟前方是未知,而未知就代表着危险,也正因为顾及到这一点,他才站了出来。

“出来,你出来。”吴邪立刻拉住了他:“你说你这么胖,你要是卡里面怎么办。那我们不得堵死在这里啊。”

吴邪也是想到了这一点,他也想打头阵。

“胖子,你那么胖,刚才吃的又那么多。要是打头阵,万一放个屁,我们不都得遭殃啊。吴邪,你的病还没好,要是前边有点事儿,还不够救你的呢。这样,我打头阵。”吴所谓也参加进来了。

经过一番激烈的讨论。最终决定。

吴所谓在前面打头阵,他身后就是小哥,然后是吴邪,胖子也在最后面。

这样安排也是深思熟路过的,最前面的人,可能会面临一些危险,必须要强大的人才行。

本来是想着要小哥打头阵的,关键是吴所谓看着他俩在这里没完没了,所以就站出来第一个。不过,大家也知道他的实力,就没有说什么。

当然,如果吴所谓遇到无法匹敌的危险,小哥会立刻顶上。

这个洞虽然狭窄,但是以小哥的缩骨本事,可以快速做出任何的应对,以此来帮助吴所谓。

殿后的人就是胖子了。

如果有危险,胖子又在第一个,要是反应不及,那么大家都会陷入被动之中。这也是为什么让胖子在最后一个,就是有危险能给胖子争取更多的反应时间。

最安全的当然是正中间的吴邪。

除了在胖子单方面的不同意之外,吴邪和小哥都比较同意吴所谓的说法。

“走吧。”吴所谓活动了一下身子骨,向着洞里钻进去。然后,依次是小哥,吴邪和胖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