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这是表白的好时机

  • 盗墓:从听雷开始
  • 蓝莓是只猫
  • 2947字
  • 2021-08-09 20:10:06

嘭~~~

黑金古刀切断了正向胖子咬来的黑手。

一坛坛的黄油摔在了墙壁上,凡是碰到油的人手贝。纷纷躲了起来,发出强烈的嘶鸣声。

这时,小哥一身黑衣从天而降。

“小哥~”胖子一直喊到声音沙哑。

从天而降的小哥面不改色,把黑金古刀又那回手里。随即挥刀向着墙壁斩去,溅起一道道火花。

轰轰轰!!!

墙壁上的火焰铺天盖地的蔓延,大火之中的人手贝显得格外的脆弱。本身也含有类似酒精的毒素,这一下,在大火之中,迅速燃烧。

一道黑影闪过,贴着墙壁的吴邪和胖子随即被拉了出来,脱离了满是孔洞的墙壁。下一刻,大火开始蔓延。

“哎,哎,小哥~救我啊。”看着小哥只把吴邪和胖子救了出去。吴所谓也学着胖子喊到声音沙哑。

不过,小哥鸟都没鸟吴所谓,一副你爱死不死的样子。直接带着他俩远离火焰。

“小哥啊,你不爱我了啊。我好伤心啊。”吴所谓说着猛的把身子给拽了出来。

然后正想趴在小哥身上哭诉,不料小哥一闪,吴所谓顺势而下。

吧唧~

“小哥,你果然不爱我了。”吴所谓趴在地上嗷嗷干嚎。

“嗯???怎么了。”吴所谓发现小哥面无表情指了指他的后背。

哦,还有一只人手贝抓着他呢,很是顽强。

“去,去。”吴所谓把人手贝拽了下来,扔到了大火之中。

真是舒服啊,经过这么一按摩,感觉全身都舒适了。

吴所谓不禁扭了扭腰。

只不过,并不是每个人都像吴所谓这般享受。

这死胖子腿脚发软的走过去,直挺挺的瘫在小哥的肩膀上:“啊,小哥啊,想死我了。这该死的小吴子,只顾着自己享受啊。”

“呜呜~淡啦,感情淡啦。小哥,我是不是应该埋了,咳。”看着小哥瞅了过来,吴所谓立刻正经了。

“都是人手贝,岩层里到处都是,我们快走。”小哥面无表情的说道。

这里味道浓烈刺鼻,几人收拾了一下,急急忙忙的向着外面跑去。

吴所谓拿着所有的包袱,小哥在前面开路。胖子和吴邪一边跑一边大口喘气,脚步轻浮的他们都不知道还能不能再坚持。

摇摇晃晃的好不容易走到了甬道的拐角处,吴邪和胖子两人立刻瘫了下来,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小哥在背包里拿出纸巾递给吴邪,吴所谓也靠在墙壁上,等着胖子他俩的毒素爆发。

“你这是拿生命,去敲敲敲话啊。虽然小吴子把你拦下来了,前面的那几下也够你受的啊。”胖子看着吴邪说道。

“不还有小吴哥了吗。”吴邪捂着头说道。

一边的吴所谓连连点头,一副有我在都别怕的样子。

“小吴子,你也是的,就不能别这么咸鱼和你胖爷似的。”胖子像个妈妈桑一样嘟囔着。

“再说了,丫的,我第一眼看到这丧背儿,我就知道他有问题。也不知道小吴子发什么神经,还不把他收拾一顿。”

“行了,胖子,别在这絮叨了。”吴邪看了一眼胖子,总感觉眼有点花,不知道是怎么了。

“他跟在两百米外,不敢过来。说是吴所谓也打了他一顿,他也不敢过来了。”小哥解释的说道。

“咳,这不是让他长长记性嘛,谁知道为了不让小哥讨厌他。咳,不过也没事儿,刘丧还是有用的。”吴所谓看着说道。

“行了,行了,谁不知道你就是一条咸鱼啊,一天天的只顾着享乐。”胖子在一边说道。

“这人手贝怎么这么怪啊,就一只手,也没个身子,就能把咱们拉着直接跑。”

“这个应该是南海王为了防御盗墓贼养的。小哥,你有怎么看发啊?”吴邪看着小哥说道。

“整个地宫封闭的非常好,应该是你三叔上去以后,做了保护措施。里面的文物都保存的非常完整,机关也没有被破坏,这地宫的面积非常大。我找你们也是废了点时间。”小哥看着他们说道。

他们想要出去,就先找到三叔留下来的线索。

提到三叔的线索,吴邪和胖子挣扎的站了起来。

好不容易站了起来,就感觉整个地宫天翻地覆,在眼前不断的旋转。

靠墙的人和扶着的人不断增多。

一个变成两个,两个变成四个,两人就这么摇摇晃晃的。

“唉唉,怎么了,胖子。”吴邪扶了一把胖子。

“我,我这,就是……就是,嘿嘿嘿,有点体力不支啊。我这……”

“哎哟,岁数大了,哎…还有点喘不上气,我这。”

看着这一幕吴所谓想到这就来了啊,随即对着胖子叫到:“胖子,我看看你胳膊。”

吴所谓上去拉了一下胖子衣服,只见胖子的伤口有点发紫,还有点肿胀,一条条紫色的脉络包裹在伤口的周围。

“哎呀,真热,太热了。这个心,心脏跳,跳的还挺快的…嘿嘿嘿…怎么我还挺高兴的。”

“哈哈哈哈哈~”

胖子在一旁傻笑了起来。

“缠着你们的人手贝有毒,你们已经中毒了。”吴所谓解释道。

“但不致命。”吴所谓稍微的停顿一下。

小哥看了一眼吴邪手背上的伤口。

“的确这样。”小哥微微一笑的说道。

“有,有什么症状?”吴邪也是勉强撑着询问道。

“嘿嘿嘿,跟喝酒似的…嘿嘿嘿。”

胖子在一旁傻笑着,忽然哼唱起了歌。

吴邪同样也中毒了。看着王胖子的样子,忽然笑了起来:“哈哈哈哈~”

笑了一会儿,醉酒似的踏着正步向着胖子走去,就像小孩子走路一般,走到了胖子的边上,将衣服脱掉。

吴邪脸上带着傻傻的笑容,胖子亦是如此。

两人都脱着衣服,嘴里不清不楚的唱着歌。

“嘿嘿,这下有的玩了。”

吴所谓看着这副模样,这是比较好的打卡名场面啊。看着他俩一摇一晃的哼着不知名的歌,看了一眼小哥,然后飞快的掏出了手机。

小哥看着吴所谓的动作,无语的摇了摇头。

然后又看向吴邪和胖子那两个憨憨,他的嘴角也是不自觉的露出一丝笑意。

“他俩没事吧?”小哥问道。

“没什么大事,就是他俩中了人手贝的毒,症状就像喝醉酒一样,等他俩发泄完就好了。”吴所谓看着小哥解释道。

“哦!”

小哥见状,也没有去打扰,就靠着墙壁看着他俩,等一会这两人应该就没事了。

“起飞吧,去打妖魔鬼怪吧!”

胖子中二病似的指着天,大声的叫着。

吴邪拉着胖子晃悠悠的说道:“胖子,你还记不记得当年我们大战西王母的时候?”

“哎哎哎...嘿嘿。”

胖子迷迷瞪瞪的看着吴邪。

“我们大战西王母的时候,那个人手怪就是个小蚊子,小蚊子。”

吴邪一摇一晃的,用手指掐着一小点,在空中挥舞着。

“嘿嘿嘿,它们就是个屁!”胖子也是摇摇晃晃的说道。

“对对对,但是西王母的那个大尾巴,你记得吧?那个大尾巴。一甩完之后,啪~”

“我俩拿着那个加特林,哒哒哒哒。”

吴邪胖子二人手握着,抓在一起,随着开枪的声音抖动着身子,开始瞎蹦跶。嘴里哒哒哒哒的叫着。一转弯,反身过去。在向着后方进行开炮,好像有用不完子弹似的。

坐在地上的小哥看着这俩人在那里畅聊往事,感觉非常的温馨。

吴所谓用支架把手机固定着,和小哥一起坐了下来。

“哇哈哈哈,这他丫的也太逗了啊。小哥,你不醉一下子。”吴所谓拿着酒边喝边看着。

“不用了。”小哥摇了摇头,又看向吴邪他俩,微微一笑。

“对了,你吃过了没有。我这里还有压缩饼干之类的,来,给你。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去,所以我就多囤了一些。”吴所谓把压缩饼干递给小哥。

又在背包里拿出火腿肠和矿泉水一并递给了小哥。

“可以了。”小哥拿着压缩饼干说道。又看向胖子他们。

“可惜啊,那个时候我们年轻啊~”

胖子用手死死地拉着吴邪的双肩:“我这心里面,我想这个时候就跟你说,也不知道合适不合适…”胖子抹着泪,很是很真的说道。

“合适合适,你说。”吴邪也是一脸认真。

随即,胖子嘟着嘴,想要去亲吻吴邪。

“我……”

吴邪抗拒的看着胖子,浑身上下都在抗拒,立刻转身叫到:“你滚!”

但是,王胖子的手紧紧的抱着吴邪的腰,深情的叫到:“I~love~you。”

“你滚,你个死胖子....”吴邪不停的挣扎着。

“我要向你表白!我love~you你很久了。”

“你滚啊!你滚!”吴邪不断的挣脱,把胖子又从身上甩了下去。

“让我表白吧!让我亲一次!”

“哎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