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super听力丧上线

  • 盗墓:从听雷开始
  • 蓝莓是只猫
  • 3055字
  • 2021-07-22 08:20:33

“你说二叔这人,也真是的哈。”

“还真把我给当后勤了啊!”

说着王胖子掀开帐篷,弯着腰走了进去,明知道吴二白还在里面,抬头故作不知道:“哎呦,二叔,您在这儿呢!”

“坎肩呢?我们人手不够,忙不过来啊!”胖子耍宝的机会又来了。

吴二白眉头紧皱,忙不过来?几个大老爷们也忙不过来扎个帐篷的事?

这么简单的小事,还找人打下手。

思忖着,吴二白不咸不谈道:“他去接一个高人去了!”

“高人?我不就高人吗?”王胖子毫不谦虚从口袋里掏出瓜子,咔吧咔吧磕了起来,瓜子皮扔的临时指挥部满地都是。

吴二白瞥了一眼胖子,无奈和众人解释:“我请的高人可是考古队的大顾问,你们待会好好看看。”

吴二白说完翻出一叠资料,丢在了胖子身上,随后走了出去,前去安排其余事宜。

王胖子伸手拿着资料,一看到照片,突然就起劲了。

吴所谓也瞅到了一眼。

刘丧!

这张文件是刘丧的个人档案。

胖子一瞅,一点都不意外:“这孙子呀。”

“怎么?你认识这个高手?”吴邪瞅着胖子。

“什么高手啊!哎,小吴哥。这就是那个,对,那天我想和你说的,想想都来气的那个。

以前我在潘家园打牌的时候,这孙子找过我茬,就这鬼脸,化成灰我也认识!”

吴邪听着胖子说的,也接过纸张。

胖子接着给他们解释道。

“刘丧,90后。半路开始玩古董,据说是探墓特别准。他用的方法就是听雷探墓。”

提及听雷两字,吴邪抬眸看向胖子。吴所谓也闲不住似的,在原地一边听,一边嗑瓜子。

小哥就特别安静的在一旁待着。

“这是一个古法,听说在这个关中地区早就失传了。就天上一打雷,咔咔咔,他一听就能找到这墓。这就是靠天吃饭吗?”

胖子的手就像是触电似的,龙飞凤舞。不过,也是满脸的满不屑。

“他又不是完全靠本事,多多少少靠的是运气。”

胖子喝了口水,继续嘟囔:“这货不是听力特别好,是听觉的分辨力特别好。能从各种声音里听出信息来。”

“吹牛的说,那就是一个移动的声呐。”拧好瓶盖,从口袋抓了一把瓜子磕起瓜子来。

“这人厉害啊。”吴所谓瞥了一眼胖子。

听着胖子的介绍,再加上对这里的了解,吴所谓还是挺佩服这个人的。

年纪不大,学的一身本领。还有他在地宫里面,竟然凭着一只哨子。

吹哨子,听取回音,就能画出地宫内的布局图,也是比较牛逼的了。

无他,你看九门二月红的听声辨位,不也是这样的吗。

还有胖子这货和刘丧玩牌,彩头是小哥的照片。丫的,竟然还输了。

这死胖子哪能和小哥要照片啊,就没有给刘丧,一来二去的两人就结下梁子了。

吴邪:“按照你这么一说,这人就跟蝙蝠一样。

胖子就不乐意了,磕瓜子不嗑了,说道:“嘿呀,怎么就像蝙蝠了?给他长脸呢还,呸!

和小吴子比起来,他算个毛线啊他。是个什么玩意儿啊。”胖子不屑的说道

………………………………

车站。

人流量大,四面八方的都是人。

男人,女人,老人,小孩。

各种交谈声,小贩的贩卖叫嚷声,婴儿的啼哭声交织在一块,形成这么一个偌大的社会。

一身材高高瘦瘦,黑框眼镜,戴着入耳式耳机,扎着马尾,打着西装。就像干房地产中介一样的男子一脸难受,捂着嘴急忙跑到马路一侧呕吐。

“咳咳咳~”

此人正是刘丧。

吵闹的车站直接把他听吐了。

坎肩受二叔的吩咐,带人到车站接到人后,车子一路驰骋,赶去滩涂。

聊到胖子认识的人,胖子就一个劲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越说越带劲儿。

“要我说啊,这货不是靠听力出名的,是这人的邪行。”

“这刘丧他妈生他的时候难产死了,你说丧不丧?”

“他爸带他回老家,半路上,这刘丧就让人给拐跑了。卖给了一个瞎眼老姑子。”

胖子磕着瓜子,说得带劲:“这瞎眼老姑子吧,听力异于常人。是这个西北远近闻名的顺风耳,刘丧跟着瞎眼老姑子日久天长,就硬生生的学会了这一身的异于常人的听力。”

小哥在一旁听着都犯困了,吴所谓更是困得不行,随后便躺在床上,想要休息一下。

“这又是开车,又是查探的,终于可以歇一歇了。来,小哥,一起啊。吴所谓躺在床上懒散的说道。

小哥看着吴所谓露出那无奈的眼神。

“咳,那个,小哥啊。我是说,你在这边,我在另一边。”吴所谓咳嗽了一声说道。

没想到,小哥还真自顾自的走了过来,躺在床上,闭目养神。

连看都不带看吴所谓的。

嘿嘿……

不过,这胖子天生真有这催眠的作用。这讲故事跟老师上课一样,一讲就来劲,停不下来,让人犯困。直接躺在床上,舒服。

吴邪还撑着继续在听,眼眸中也带着疲惫。

就属胖子最有活力。

“你们好好听啊,我跟你们说。”胖子精神抖擞的向着他们接着说道。

“后来这丧背儿就一直喊着要找他爸爸,一个劲的说我要找爸爸,我要找爸爸。瞎眼老姑子也耐不住他了,就让他回去找爸爸。后来还真找到爸爸了,他这爸爸居然不认他。”

“你猜后来怎么着?”

吴邪认真听着。

“这丧背儿居然想放火烧死他爸爸。”

“这亲爹啊,他全家,你说他邪不邪!”

“这是好东西么,这个!”

“怎么?你还不信哪?”

胖子这单嘴相声在帐篷里嚷嚷了至少有一个来小时,吴邪都特么听困了。

吴所谓都被嚷嚷的脑壳痛,也是听到了外面的脚步声。不由得的喊了句:“好了好了!胖子你说的都对,你特么就不能消停会!

丫的,就应该让你和吴邪一起去说相声。

再说了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胖子,他马上也是咱们的队友了,给他个面子。再说了,刘丧也是不容易。”

“哎?不是,你们不信啊?我跟你们说,我说的可是千真万确!”

“什么千真万确啊?”

这时,突然二叔从帐篷外走进来。

胖子赶紧起来,转身笑眯眯的看向二叔:“二叔,我说您帅得千真万确。”

吴邪也站起来。

只是还有一人随在身后。

走进来。

这人高高瘦瘦的,一身西装,绑着一个马尾,黑框眼镜。

这人就是刘丧。

进帐篷就面无表情的,看上去十分难相处。

那是因为他在进来之前就一直听到胖子在说他的坏话。

再者是,他的偶像是小哥,看到吴邪的时候,已经主动把吴邪归为情敌之类的了。

吴二白说道:“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请的高人,刘丧。”

“这位是胖子,那位就是我的侄子吴邪。

床上的是吴所谓和小哥张起灵。”

吴邪很友善的伸手和他握手:“你好。”

“……”

胖子赶紧拉着吴邪,不太想让吴邪接近他。

但。

刘丧看都没看一眼,没搭理,转身往里走去。

“哎哎哎,嘿!”

看到他这猖狂劲,胖子就不乐意了。

“还给脸了嘿!还拽上了。”

“还来劲了你啊!”

胖子一个劲嚷嚷。

吴二白瞥了一眼胖子:“嗞!”毕竟也是他请过来的,多少给点儿面子。

胖子顿时收敛了些,但这心里面就是很不爽。

刘丧走到角落,将书包放在桌子上,低眸看着小哥的眼眸中带着窃喜。眼神中的崇拜就像是秋天的菠菜。

不难看出,这就是小哥的脑残粉,嗯,应该挺好忽悠的。

一忽悠一个准。

不过,也是特别看了一眼吴所谓。

在他进门之前,这里面谁歧视他,谁嫌弃他,和谁帮助他说话,都已经存到了他脑子里。

同时,帐篷里的人身体情况他也大致了解了。

吴邪肺部不行了,离死不远了。

看了一眼自己的偶像,又看到和偶像躺在床上的吴所谓。

想想很是来气,偶像凭什么和他睡一张床。

不过,他也没有再多的考虑,直接摸出手机,拍下一张小哥闭目养神的照片。

“二叔,你看!你找这高人是小哥的脑残粉!”

胖子指手画脚,只管跟二叔告状。

“你给我删了!”

“我是小哥经纪人,给钱了吗,你就拍!”

………………………………

………………………………

PS:嗯,有点多,反正是免费的,先放这里。

:感谢在水一方打赏的588书币,感谢书友2021***4942打赏的200起点币,感谢书友2021***5322打赏的100起点币。谢谢各位小可爱!!!

PS:感谢justim投的10张推荐票,感谢ミ灬‖嘘!安静投的8张推荐票,感谢捂风挽笑投的7张推荐票,感谢浮沉阁主投的6张推荐票,感谢孤独ᝰ成瘾꧂,酒红之月,墨雨,隐藏的段子手投的5张推荐票,感谢【。】,漆乐子投的4张推荐票,感谢洛雨婷,龙魂时空,雪中飘,雪域Ⅱ,书友202103017400023800等人投的推荐票。谢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