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雨中黑伞,石碑叙情

六年后。

厉城一连下了三天的雨,还不见晴,黑云压城,又是湿冷的天,就显得格外阴郁悲凉。

墓园中,只见一个高高瘦瘦的少女一只手撑着黑伞另一只手抱着白菊花束,站在一块无名碑前。

少女穿着黑色西服,鸭舌帽下,看不清她的脸,站了一会儿她才把白菊放在石碑旁边。

“我知道你会来……”身后一道女声响起,仔细听能感受到里面的沙哑颤抖,是一个还穿着校服的高中女孩。

少女握着伞柄的手指一紧,骨节处泛着白,但她没有转身去看后面的人。

“我每年都在等你……你为什么不回头?”女孩说话的声音逐渐变小,隐隐带着哭腔。

帽檐下的嘴动了动,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你是沈冰辞……对不对?我知道你是沈冰辞……”女孩咆哮着,冲过去从背后紧紧地抱住她。

少女闭上了眼,后背一阵湿热,那是她的眼泪吗?

“这些年,是你一直在背后保护我和我的家人,像哥哥一样,可你是沈冰辞,你是冰辞姐姐,我记得你的………”女孩抱着她哭得泣不成声。

“对不起”,沈冰辞喉咙干涩,艰难开口就是这一句迟了六年的话。

“自始自终,姐姐没有对不起任何人,哥哥的死也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我有罪,没能把他救出来,让他永远地留在了那里”,沈冰辞语气中透着深深地自责,说这话的时候就连她的双眸都像是染上了寒霜和黑雾,冷得彻骨,黑不见底。

“我和我的家人从来没有怪过你,你为什么不能放过自己,而且哥哥他……”

“小梵,我会抓到那个人,然后再来向你和你的家人赎罪”,沈冰辞一点一点地掰开仇梵的手,没有用力,怕弄疼她。

“姐姐”,仇梵站在原地大喊,可沈冰辞只是摘下帽子戴在她的头上,黑伞也留给了她,再没有停留。

看着前面淋着雨,脊背挺拔的孤影,记忆中的那个人没有变,她总是温柔地照顾到所有人,用一生孑然与飘零换大家干干净净。

仇梵见留不住她,连忙掏出一个很旧很旧的手机。

“队长,我食言了,那个奖杯你去替我拿好不好?还有梵梵……”手机里的声音温柔得不像话,仔细听还能听出些许无奈和苦笑。

沈冰辞在听见这个记忆深处的声音时脸上才有了明显变化,似是不敢置信,她慢慢地转身。

“姐姐,有人把这个拿给我们,哥哥他最后一刻都在遗憾的是不能和你一起拿冠军,你看,他真的不怪你”,仇梵哽咽着说。

“冠军……”沈冰辞喃喃道。

雨势越下越大,雨水正顺着她的下颌流淌,苍白的脸都有些发青,嘴唇更是淡的一点颜色都没有。

仇梵替她撑着伞,她知道哥哥和她有多爱电竞,如果不是六年前WIN战队解散,神迹王朝倾覆,她们早就已经拿下属于二代的冠军。

沈冰辞握着手机望向不远处的无名碑,若有所思,仇扬短暂的一生只落得一个碑上无名的结局,他还没有荣誉加身,还没有扬名立万,他的梦还在。

沈冰辞将手机揣进兜里,虽面无表情,但眼神坚定。

仇扬,冠军,我们一起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