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突如其来的荣誉

东方一个深红的巨泡已经脱离红线,化成一道烈阳。

严志睁开眼,刚想要坐起来,又慌忙闭上眼。

再睁开时,只是微微露出一条缝。

眼前是一束黑色亮丽的长发。

只是那垂直而落的长发几欲入眼,如果他就这么坐起来那滋味一定不好受。

他扒开眼前不知是谁的头发,坐了起来。

一个略显富态的中年女子侧着头笑眯眯地看着他。

奇怪的是,他明明…好像…可能不认识眼前这人,可就是有一股莫名的惧意。

“我们小天才醒了?昨天一定很累吧,没事,接着睡!”中年女子站直身,笑语嫣然道。

“对不起!对不起,老师!实在是……”严志脱口而出,可说到后面又卡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自己会情不自禁地说一些自己都不知道的话?

这要怎么圆回来?

哪知中年女子只是轻轻敲了一下严志的头:“以后可不要这样哦!”

看着中年女子走到了讲桌上,严志才意识到这里好像是教室,可为什么自己会在这里呢?

他的扫向周围,将一股难言的感觉压在心头。

蓦地,一股奇异的感觉油然而生,庞大的记忆像一堆乱码塞入他的脑海里。

他微微一愣,这是穿越了?

而且这里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世界,这个世界与他之前那个世界相似但又不似。

他现在所处的是夏国,是这个世界的七个国家之一。

相似的大概是感觉差不多,都处在飞速发展的现代化中,但不似就不用说了。

倒是这夏国的文化倒是和前世所在相似,文字也一样,但没有平行世界的迹象,这个有点奇怪。

他现在是个高中生,名字好像还是原来的名字,长相嘛,自己记忆里对自己的长相一般只有个概念,还得去看看实体。

不过,好像快要高考了,这个有点头疼啊!

左边一个带着发髻的女生戳了戳严志的手臂。

严志转过头来,他记得这女生似乎叫刘语嫣。

刘语嫣小声说:“看来王老师也知道了你的事。”

王老师就是那中年女子,她是严志的语文老师,也是班主任,叫王娟。

“什么事?”严志忍不住问道。

他扫描了一下大脑,和这事对得上似乎没有,难道记忆力填补的时候少了一部分?

刘语嫣用手撑住脑袋,轻笑道:“你别装了,这事全校都知道了!”

我装什么了我?严志傻了!

刘语嫣盯着严志傻愣的样子,捂着嘴笑道:“你真能装!我看你更适合做演员。”

“啊!”

严志刚准备说两句,就见一个粉笔头飞速地砸在刘语嫣的脑袋上,紧接着高台上的王娟怒声道:“刘语嫣!”

他悻悻地转过头,微微低下来,不敢触霉头。

看了眼着正怒气冲冲的王娟,坐直了身子。

王娟自回到讲台后就在黑板上板书着今天的课题,结果就看到刘语嫣拉着好学生——严志讲话!

她今天一早上就听到了严志的大名,外面都快把严志吹上天了!

这可是她的学生!以后能吹牛的资本!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孩子能不忘初心,即使出名了也没有什么架子,对她这个老师还这么恭敬。

瞧瞧,那句“对不起”说得多客气!

想到这,王娟不由得冷声道:“今天的课题你好好准备,明天上讲台上做。”

说完又继续在黑板上板书,但就这片刻,全班已为之一静。

刘语嫣接着一直佯作认真的模样,只是那手指有些微微发颤。

严志则皱着眉想这一切。

很奇怪,真的!

前身的成绩只能说中上游吧,这王娟也没少给前身脸色,前天还骂了前身的,怎么现在就大变样了呢!

还有这刘语嫣,虽然两人是同桌,但以前和前身没多大关系,毕竟两人不是一路人。

倒是这右同桌龚诚,两人关系处的很好,可现在怎么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昨天两人还聊得很欢,今天就出事了?

难道艺考没过?可艺考成绩上个星期就出了啊!

奇奇怪怪!

严志想也没想多久,突然觉得肚子有点疼。

他正准备憋进去,可这肚子愈演愈烈,咋办?要说吗?

他最终还是上了讲台对着王娟说:“老师,我肚子疼!”

王娟偏过头,面对的正巧是严志那那抽搐着的脸。

她有些关心地问道:“是不是熬夜的原因?”

严志急忙点头,“噗”的一声,幸好是屁。

他甚至顾不得等王娟说话了,急忙跑到厕所去了。

该死,这前身没留下什么好东西,倒是留下这一屁股债!

严志在厕所蹲了没多久,翻江倒海地一直蹲到下课铃声响。

好不容易走出厕所,严志立马注意到很多人都用一种格外古怪的眼神看着严志。

那脸上的表情好像在问:“你还竟然会来这里?”

满脸不可思议。

严志不知所以然,摇摇头,索性不去想。

回到教室的途中,严志几乎受尽了所有的目光,有目光没投来的也会在旁边的人提醒下把目光投来。

到了教室,严志忍不住了,直接问旁边的龚诚:“龚诚,为什么大家这么奇怪地看着我?”

“你自己干了什么事自己不知道?还要我告诉你?”龚诚说话撒出一股子怨气。

“我干什么了?”严志温声问,按照记忆里的样子,龚诚作为他在高中唯一的朋友,都很少生气的。

“你真爱装,不是你半夜发了首歌,闹得人尽皆知?”

龚诚怨气越来越重:“我竟然什么都不知道,这也不是秘密吧,我早上来的时候还是别人问我我知不知道这个事我才知道的。”

呃,发了首歌么?

严志虽然还是不解,但算是知道因由了。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事安抚龚诚,毕竟是高中唯一的朋友。

“对不起啊,是我错了,真不好意思。”严志连忙致歉。

“算了,也没什么。”龚诚大拍了一下严志:“以后别这样做就行了。”

龚诚的快乐似乎很简单,他很快就恢复了平时的模样,然后和严志讲今早的事,这也让严志知道了到底出了个什么事。

原来,是半夜他出了一首歌,然后火了。

不过,他现在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连这个他是不是他他都不知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