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课,我们的先祖
  • 历史系之狼
  • 历史系之狼
  • 3143字
  • 2021-05-26 00:12:48

第一节课,陈艾显然是非常的在意,他提前坐在了教室里,拿出了书本,认真的开始摆放了起来,林静静笑着坐在了他的身边,陈艾根本就没有发现他,周一的第一节大课,是中国古代史。艾力一直都在摆弄着面前的书籍,纸,笔,摆弄的非常认真。

他永远都在一个位置上读书,在一个位置上吃饭,甚至在教室里,也是固定的坐在同一个位置上。

众人便开始期盼着,上课铃声响起,一位年轻的女老师低着头快步走进了教室,这位女老师长相有些稚嫩,看起来不像是个老师反而像个学生,她虽然盘起了头发,带上了眼镜,全力想要让自己看起来成熟些,可还是没用,这让她看上去更加呆萌可爱。

就连坐在陈艾身边的林静静,都比她看起来要成熟性感的多。

“大..大家好,我是你们的世界古代史老师,不过,我教的是夏商周部分...我们的世界古代史,每一段时期都是要换个老师来教的...”,老师开口,显得有些紧张,或许这是她的第一节课,她的声音都在微微颤抖着,“我们中国古代史,是一门非常重要的课程。”

“老师!您还没有介绍您自己呢!”,王璿羽大叫道。

“啊?噢,我叫齐莉莉...你们叫我齐老师就好了。”,齐老师说着,顿了顿,又问道:“大家还有什么问题呢?”

老师这一句话刚说完,大家就开始起哄了,有的问年龄,有的问是否单身,甚至有的问有没有考虑过师生恋,年轻的齐老师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还是班长苏之惠强势的让大家收敛些。

此刻,张平却忽然举起手来,齐老师看向了他,张平问道:“老师,中国古代史从夏开始教吗?那之前的原始社会,人猿这些呢?”,齐老师听到这问题,也就冷静了下来,她认真的说道:“你们大二下学期的时候,会有一门人类学,还有原始社会学,到时候,你们就会学习智人能人这些...”

张平点了点头,原来划分的如此详细,他又问道:“那为什么不同时期的历史要换老师来教授呢?”

“这是因为我们这些老师的研究方向是不同的,有的老师研究夏商周,有的老师研究春秋战国,有的老师研究秦汉...所以,学院是以最擅长这个领域的老师来教导你们的,所以希望同学们能认真听课...学院是全力希望能帮到各位同学掌握这些东西的。”

齐老师说完了这些,也就正式的开始了课堂。

陈艾低下头来,看向了教科书,“夏族的兴起和夏王朝的建立,夏王朝是我国的第一个奴隶制国家...他的建立标志着...他的意义在于...”,看到这前言,在座的众人顿时就感觉到晕沉沉,一种难以言喻的枯燥彻底占据了心扉。

尤其是在这样炎热的天气下,更是显得烦闷,当然,陈艾除外,他迅速的翻阅着这些内容,这些天来,他在读二十四史,这教科书还不曾看过,他迅速的阅读着书籍上的那些内容,看的非常开心,忍不住的呢喃了起来,“夏族,姒姓,是活动于中原地区的古老部落...”

就在这一刻,齐老师忽然放下了手里的书籍,她看着面前的学生们,“接下来,请同学们合上教科书。”,陈艾一惊,惊讶的看着面前的书籍,纠结了片刻,还是很听话的合上了书,大家也是面面相觑,不知道齐老师想要做什么,齐老师笑着说道:“请闭上双眼,所有人,都请闭上双眼。”

同学们虽然惊讶,可还是好奇的闭上了双眼,艾力在闭眼之前看到王璿羽甚至嘟起了嘴,这厮一闭眼就嘟嘴,显然是有些问题的。等到众人都闭上了双眼,齐老师清了清嗓子,温柔的说道:“我们的先祖,是非常伟大的,关于水灾的记录,在世界各地都存在。”

“在印第安神话里,洪水毁灭人类后只有一对兄弟幸存,哥哥与一只雌鸟结了婚,生了六个孩子,再殖了世界。中美洲的惠乔尔人神话里,一个人已经逝世的祖母告诉他不久将有一场洪水毁灭世界。她指示他用树造一个箱子,装上谷粒、豆子和火具。”

“这些故事你们可以在弗尔南多·赫卡斯塔斯在1953年所撰硕士论文《中美洲洪水神话分析》里看到...”

“乔治·史密斯发现的楔形文字史诗《吉尔伽美什》里记载了一个洪水神话,乌特纳皮什提姆告诉吉尔伽美什,从前,他住在舒鲁帕克的一个芦苇棚里,有天他听到神对芦苇棚喊叫,说是洪水将临,叫他毁掉房子,建造大船...”

“地中海地区的阿特拉西斯史诗,希拓本,埃利特抄本...印度人的百道梵书...菲律宾的维甘和布甘的传说...”

“这些洪水的神话数不胜数...我想说的是,在很久之前,或许爆发过一场全球性的大洪水,以至于全世界各地都有关于洪水的神话,可是世界各地关于洪水的一百多种神话里,内容都是相似的,神救了他们,或者有两个幸存者,神下达了启迪。”

“而我们的故事,就要从禹开始了...那是一个精干的男人,或许赤裸着上身...他扛着原始简陋的工具,领着部落的百姓,行走在令人绝望的恐怖的水流身边...”,在老师正式开始讲述的时候,陈艾忽然愣住了,他闭着双眼,老师所描述的内容渐渐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一个强壮而精干的男人,扛着极为原始的农具,望着远处沸腾的河流,众人惊慌失措,孩子们在哭泣,众人望着天空,希望能得到神灵或者先祖的拯救,有人提议要进行祭祀,有人提议要离开这里。这位男人看着自己担惊受怕的部落,目光渐渐变得坚定,他高高举起了手中的农具,大呼:“不要怕,跟我治水!!”

他孤独的冲向了河流,开始进行挖掘,引流,将沸腾的河水分开,那些部落的民众看着他,眼神从迷茫渐渐变的坚定,年轻人们跟着他冲了过去,有人被河流所淹没,他们站在河水之中,愤怒的挥舞着手里的农具,向这河流发动了最后的进攻。

陈艾就站在一旁,看着这些人忙碌了起来。

妇女们拿来食物,帮助自己的男人,孩子们也不例外,帮着搬运,那精壮的男人领着部落的男人们,开始治理这条愤怒的河流,他们一点点的挖掘,愣是在河流的沿岸挖出了无数条渠道,陈艾也上来帮忙,男人放弃了堵塞的办法,采取了疏通的办法。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男人一直都在前方,部落的百姓们跟随在他的身边,很多次,满身疲惫的男人路过自己的家,深情的看着自己的家,却只能低着头快步离开,他还有更大的使命,他的妻子,或许就躲在屋子里,抓着儿子的肩膀,偷偷的看着丈夫路过,含着泪水,却不敢叫出声来。

终于有一天,愤怒的河流渐渐平息了,所有人在高呼,他们冲向了那个唤作禹的男人,所有人抱着他,表达此刻的兴奋,愤怒的河流平息,留下了很多肥沃的土地,男人的浑身都遍布着伤痕,在低生产力的这个世界里,他亲自拿着工具在河流和泥泞里挖掘,整个人都变得无比憔悴。

众人欢呼,各部落心服口服,将他奉为“夏后氏”,他成为了诸夏一族最高的君长,他站在河流边上,就仿佛在看着陈艾,两个人对视,男人的脸上满是疲惫和憔悴...

“同学?同学?你没事吧??”

陈艾睁开了双眼,齐老师就站在他的面前,老师满脸的担忧,陈艾茫然的看着自己的桌面,他忽然注意到,不知在什么时候,他居然已是满脸泪痕,一旁的女孩都是非常的担忧,皱着眉头,看着陈艾...班里静悄悄的,众人都在看着陈艾的方向。

齐老师非常的害怕,她讲着讲着,忽然就看到一个学生满脸泪痕,眼泪根本止不住,哭的格外憔悴,她被吓坏了,陈艾只是低着头,眼泪依旧止不住,他浑身都在颤抖着,“老师..我看到他了...他好累啊....他..很幸苦。”

陈艾努力的想要解释自己在脑海里所勾绘出的画面,可是他做不到,齐老师皱着眉头,听着陈艾说了很多,她有些明白了,她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温柔的说道:“所以,这就是我们的先祖啊...每个人身上,都有着他们的血液,这位同学,你的共情能力很强...”

“对学历史的人来说,这很好,或许,你会成为一个很出色的历史学家...当初我跟着院长进行抢救性考古的时候,院长看着地面上那些散落的文物..他哭的比你还要凶...他也说亲眼看到了历史...”

“他哭得撕心裂肺....”,老师说了几句,就急忙停下来了,没有再继续往下说。她走上了讲台,继续讲述课文,同学们都是静悄悄的,都没有说话,只有徐勤杰,他看着双眼通红的陈艾,不屑的哼了一声,转过头来低声说道:“脑子有病吧,听课都能听哭?”

林静静拿出了纸巾,递给了陈艾,陈艾没有去接,也没有擦泪水。林静静迟疑了片刻,就拿起纸巾直接帮他擦掉了脸上的泪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