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我老张这暴脾气
  • 历史系之狼
  • 历史系之狼
  • 2906字
  • 2021-06-21 16:42:31

教室内,钱教授正在讲述春秋五个霸主。

“齐桓公小白,想必大家都不陌生,齐襄公时期,政治混乱,公子纠和公子小白就逃离了齐国,到后来公孙无知被杀,两人都想要回来继承王位...公子纠的今臣管仲带着军队拦截小白,想要将他杀死。”

“管仲一箭射出,射中小白的带钩,小白当地就躺下来装死,管仲就回去告诉纠,说小白死了,不必慌张。”

“于是乎,悲催的公子纠漫不经心的回到齐国的时候啊,小白已经做了君主。”

“管仲年轻的时候,显然没有以后的老谋深算,甚至是有些自负,经历了这次事件后,管仲就再也没有敢大意的对待任何事情了...在继承王位之后,他想要杀掉管仲。”

“我想,大家应该听说过一个成语,叫管鲍之交。”

“管仲有个好朋友,叫鲍叔牙,两人是非常要好的朋友..长大之后,他们一起做生意,管仲每次交易之后总是要多拿走一些钱财。别人都为鲍叔牙鸣不平,鲍叔牙却说:管仲不是贪财,我兄弟他只是家里穷啊。”

“后来管仲帮着鲍叔牙做事,几次都没有成功,人家都说管仲没有才华,鲍叔牙说:我兄弟不是没有本事,只是没有机会啊。”

“管仲又几次当逃兵,不肯作战,别人都嘲笑管仲,鲍叔牙说:我兄弟不是怕死,只是家里尚且有老母亲要养啊。”

“后来,管仲前往辅佐公子纠,鲍叔牙去辅佐公子小白。”

“在齐桓公要杀死管仲的时候,鲍叔牙拦住他,告诉他:如果您只是想治理齐国,那我就足够了,若是您想要称霸天下,那就一定要管仲来辅佐您,他在哪个国家,哪个国家就一定会强盛起来。”

“他让出了自己的相位,齐桓公也没有再杀死管仲,任用他....从那之后,管仲就成为了齐桓公最信任的大臣,地位超过了鲍叔牙。”

“鲍叔牙不曾抱怨,他全力帮助管仲,完成他的命令,最终,齐国成为了最强的国家,连周天子都来参与齐国召开的会议...打的戎狄抱头鼠窜,保护了很多边境的小国...”

“管仲在死去之前,齐桓公找到他,并且告诉他,准备让鲍叔牙来接替他。”

“管仲摇着头,告诉齐桓公,绝对不能让鲍叔牙当国相。”

钱教授忽然停住了,他看着同学们,下方的学生们都瞪大了双眼,老王喃喃道:“这是啥瘪犊子玩意啊,鲍叔牙帮了他那么多次,明明就是个贤才,他居然还看不上人家?”

钱教授长叹了一声,他摇着头,说道:“是啊,就是管仲这样的贤人,也会有私心啊...他一生都在辅佐齐国,在最后关头,却还是为了朋友...让齐桓公选择他人为国相。”

“啊?”,学生们都有些惊讶。

“教授,这怎么会是为了朋友呢?鲍叔牙为管仲做了那么多,管仲就这样对待他??他自己的相位本来都该属于鲍叔牙!”

钱教授抬起头来,沉重的说道:“齐桓公听从管仲的遗言,没有让鲍叔牙来担任国相,让公孙隰朋称相,一个月后,公孙隰朋死了,齐桓公就以鲍叔牙为国相...鲍叔牙成为国相后,多次训斥齐桓公的行为,劝诫他远离易牙等小人...”

“齐桓公不听...鲍叔牙抑郁而终。”

“管仲怎么会不知道鲍叔牙有国相之才呢?怎么会不知道他最适合成为国相呢?只是,他担心自己这个朋友的性格太过刚烈,会与齐桓公发生矛盾,那样的话,鲍叔牙不是被处死,就是会郁郁而终啊...”

“所以,他不想让鲍叔牙成为国相,他大概,更想自己的好兄弟能够幸福的度过晚年吧。”

教室里静悄悄的,不知为什么,大家的心情居然都有些沉重,有些羡慕。

“有这么一个朋友,他们两的人生中,也是没有什么遗憾啊...比起斤斤计较,建立在利益之上的友谊,这样互相理解,不求回报,同甘共苦的友谊,要更加的牢固。”

钱教授是个有意思的人,他明明是在讲述春秋五个霸主,讲齐国不讲齐桓公,反而讲起了管仲与鲍叔牙的友谊,讲晋国不去讲晋文公,却讲介子推。

“晋文公为了让介子推出来,纵火烧水...介子推始终没有出来,晋文公在一棵枯柳树下发现了他们母子的尸骨,晋文公悲痛万分,却也追悔莫及。”

“如今有很多人啊,都在辱骂介子推的诸多行为,说他迂腐,说他愚忠,说他身上有一种奴性....我倒是觉得,儒家将他视为忠君之典范,实在是侮辱了他,他并非忠君,他只是爱国而已。”

“无论在什么时代,爱国者是不该被侮辱的...晋献公昏庸无道,重耳则是振兴晋国的希望,介子推跟随他流亡了十几年,受惊劳苦,他的离开,并非是因为晋文公忘记了赏赐他,而是因为他不愿意接受奖赏。”

“在他身上能看到他对晋国深深的爱恋,我们用如今的价值观将他定为愚忠之臣,实在不恰当。”

后来,钱教授讲起楚国,却没有讲楚庄王,反而是说起了楚庄王的樊姬,“楚庄王刚刚上位的时候,沉迷酒色,不理朝政,樊姬整日劝说他,他也不听,后来,樊姬就披散着头发,也不化妆,蓬头垢面。”

“楚庄王询问她为什么,她说:您整日沉迷酒色,荒废国事,楚国的前途一片黯淡,我哪里还有心思梳妆打扮呢?”

钱教授总是在跑题,在讲述了几个有意思的小故事后,他开始分析这些人物的精神,他说道:“春秋战国,我不讲君王,却要讲述这些君王身边的人,是想要让大家了解先秦精神...”

“在华夏文明的初期,道德精神观念成型,那个时代的友谊,那个时代的爱国者,以及那个时代的爱情....学习历史,是为了继承,那到底继承什么呢?就是继承这些精神,我希望我的学生,能像鲍叔牙和管仲那样对待自己的朋友。”

“能像介子推那样来爱自己的国家。”

“女孩能像樊姬那样,劝说自己的爱人走上正道...男孩能像尾生那样,信守承诺,对爱人忠贞不二....”

“即使以后的生活只是如护送伍子胥的渔翁那样,也不能丢下尊严。”

“哪怕像勾践那样遭受失败,也不要放弃希望。”

在钱教授讲完之后,课堂里响起了清脆的掌声,同学们拍着手,这是第一次,他们对钱教授改变了一些看法。

陈艾茫然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呆萌的看着钱教授。

钱教授看着这班里唯一没有鼓掌的学生,冷哼了一声,别过头去。

“陈艾,鼓掌,哎,鼓掌...”,林静静不断的用肘子推着陈艾,低声的让他鼓掌。

陈艾看了她一眼,就在所有人放下手的时候,陈艾终于听从她的建议,开始鼓掌。

林静静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头,摇着头。

下课之后,陈艾拦住了准备离开的林静静,他拿出了一个笔记本,结结巴巴的说道:“这笔记本上,有各科的资料...”

陈艾十分笨拙的翻开自己的笔记本,上头密密麻麻的,全部都是文字。

那一刻,林静静捂住了嘴,不知为什么,眼眶有泪光闪烁,她小心翼翼的接过笔记本,“这是,你送给我的?”

陈艾想了片刻,点了点头。

林静静笑了起来,低着头,双眼通红,却是笑着,“谢谢...”

兄弟几个回到了宿舍,老王拿上了篮球,艾力换着衣服,准备外出,张平也准备去工作,陈艾看着他们,欲言又止,还是老王注意到了他的不对劲,老王认真的看了片刻,面色大变,叫道:“你这额头怎么是青的?操,你说,谁欺负你了?”

“撒?还特么有不怕死的以及可子欺负老陈?”,艾力猛地丢下手里的烟,来到陈艾的面前,就连张平也围了过来。

艾力认真的看了片刻,愤怒的说道:“这特么是被撞的...操他大爷的,老陈,你说!谁干的?”

陈艾摇着头,惊惧的说道:“没有人...是我自己。”

他迟疑了许久,终于平静的说道:“我要走了。”

一时间,宿舍里静悄悄的。

“他们说,我没有自理能力,要去特殊学校...”

“哪个鳖孙说的?”

“院长他们说...”

“302的,跟我走!咱们去找院长!”

艾力带头就要离开宿舍,张平急忙拉住他,“老艾,老艾,院长都快六十岁的人了,咱不能跟个老头动手啊!!”

“卧槽,咱是过去跟他讲道理,谁说要打他了?!老张你这暴脾气要收一收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