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尾生之信
  • 历史系之狼
  • 历史系之狼
  • 2785字
  • 2021-06-19 17:13:25

“那是我日夜思念深深爱着的人啊~~”

“到底我该如何表达?”

“她会接受我吗?”

坐在草地上,王璿羽奏响了手中的吉他,他的声音并不是那么的好听,只是熟练的吉他演奏,完全可以掩盖他声音的缺陷,果然,随着王璿羽的吟唱,坐在他面前的女孩不由得轻轻摇着身子,看向王璿羽的眼里充满了光芒。直到王璿羽弹完了这一曲,伸出手搂住了女孩。

女孩娇羞的低着头,王璿羽笑着就要亲上去,女孩却推开了他,“你真的喜欢我吗?”

女孩认真的询问道。

“当然啊,我当然喜欢啦。”,王璿羽连眼都没有眨一下,他又要亲吻,女孩却再次推开,这一次,女孩要他发誓,发誓这样的事情,对王璿羽而言,如喝水那样的简单,他即刻想出了一大堆的甜言蜜语,轮番攻势下,女孩终于没有再推开他,不过,在老王提出两人进一步提升关系的时候,女孩还是拒绝了。

“等你娶我的那天...我会把自己完整的交给你!”,女孩严肃的说道。

王璿羽笑了笑,收起了吉他,“好啊...我有些累了...那我们回去吧。”,女孩开心的站起身来,就要拉着他的手,一路上,王璿羽都是心不在焉的,走到了交叉路口,“那你就回去吧,我也回宿舍了...”

“可是,你每次都送我回去的..”

“我累了..下次再说吧。”

王璿羽说着,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女孩瞪大了双眼,惊愕的看着匆匆离开的老王,女孩仿佛明白了什么,看着老王的背影,她低着头,抽泣了起来。

当王璿羽返回宿舍的时候,他看起来有些不太开心,整个人也有些呆板,跟从前的惬意不太相同...张平外出兼职,并不在宿舍,宿舍里只有陈艾与艾力两个人,陈艾在读书,艾力也在读书,不过,陈艾读的是教材,而艾力读的是小说...艾力抬起头来,看着闷闷不乐的王璿羽。

“怎么?约会不顺利?”

“就没见过这样的女孩...我展开攻势都两个多月了...还是不肯更进一步...还说什么结婚...算了,算了...我还是放弃吧。”,王璿羽吐槽着,就坐了下来。

“两个月,也不算太长啊...”

“这已经是打破了我的记录,从高二起,我就没有花费过这么长的时间来追一个女孩。”

“你最好还是算了吧,那女孩还挺好的,之前还来宿舍帮你收拾,帮着洗衣服撒的...伤了他,你良心何安啊?”

“嚯...鼎鼎大名的历院恶霸什么时候开始讲良心了?”,王璿羽一边帮吉他调音,一边说道,艾力一愣,耸了耸肩膀,说道:“我只是觉得,伤害别人不太好。”

“你伤害别人可比我狠多了...我昨天看到12级的郭学长脸上缠着绷带,是你打的吧?”

“卧槽,历院谁挨打都要算在我头上吗?你这是公然的歧视我们西域的儿子娃娃哎,虽然...虽然他的确是被我打的...但是这不一样...”

“你之前跟他关系不是挺好的吗?为啥跟他打呀?”

“那个撒让喝多了非要给我灌酒...”

两人聊了会,王璿羽就上了床,躺在床上,他拿出了手机,女孩并没有回复他,哪怕是一个字,王璿羽将手伸到删除键上,却开始迟疑,回忆着他离开时所听到的抽泣声,一时间,王璿羽觉得自己的胸口无比的闷,“老艾,给根烟撒!”

“别特么学我说话...接住!”

躺在床上,王璿羽开始发呆,抽完了一根烟,他终于删掉了这个女孩。

他苦笑着,自言自语道:“我一定会受到报应的。”

次日,王璿羽很早就起了床,带上了吉他,再次外出寻找新的目标,至于先前那位女孩,早已被他丢出脑海...在跟另外一个学姐外出游玩,在中午吃饭的时候,他才收到了一条短信,短信上只是写着:“为什么?”

王璿羽迟疑了片刻,便删掉了这个短信。

“先秦时期有无数著作,其中很多都已经失传,不过,即使是流传下来的那些,其中也有很多篇章是伪造的,不能完全相信...不过,虽然是伪造,可还是具有一定的学术价值...其中不少寓言故事,都是值得我们学习的...”,钱教授自从改变了自己教学方式之后,他就将课堂一分为二。

第一小节会按着时间线来讲述春秋战国,第二小节则是继续自己的诸子百家。

钱教授坚定的认为,春秋战国的魅力都集中在诸子百家这一块,只要将诸子百家研究透彻,春秋战国史就没有其他的研究必要了...

“就比如《庄子·盗跖》这一章,这一章因为风格与其他文章的差异性太大,太过直白,一气呵成,没有庄子里那种一脉相承的晦涩难懂,故而被认为是后人伪造...不过,其中盗跖引用的几个故事还是从此流传了下来....子胥沉江,比干剖心,尾生抱梁...我们如今知道的大多寓言和成语其实都是来自先秦的典籍...”

“比如这个子胥沉江...”

“再比如这个后尾抱梁,这是说古代有一个叫尾生的年轻人,有一天,这个为年轻人与自己心爱的女子在桥下约会,他早早的就来到约定好的地方,就在这里等待...可是等了很久,女孩也没有如期赴约..后来,河水涌来,桥下即将被淹没,尾生却不离去,抱着桥柱而淹死...”

“我们虽然不知道这件事是否属实...可是这些小寓言还是能告诉我们很多道理啊...在先秦的时候,人们大多都很讲信用,只要是说出来的话,就一定去拼命实现...轻生死,重承诺...故而两汉时期的游侠,是最具有先秦之风的...可惜啊,如今社会是很发达,可是人与人的信用却越来越低了...”

“像尾生这样用生命来捍卫承诺,为挚爱而死的,大概也是找不到了...与季布一诺这样的故事不同,大概是因为出发点不同的缘故,也可能是因为尾生的死只是为了一个女孩的缘故,尾生之信在古代长期都是被拿来嘲讽的,比喻只知道守约,而不懂得权衡利害关系...并非是正面形象。”

“用现代人的眼光去看,尾生也的确很傻,他为了一个违背诺言的女孩,为了一个不值得的誓言而付出了自己的生命...不过,我跟各位不同...我并不会嘲笑他,我很尊重他...大概是因为我自己做不到,所以才会尊敬吧...”

钱教授说着,只有在上课的时候,他才会收敛一些脾气。

王璿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呆愣的看着前方,不知在想些什么。

下课铃声响起,王璿羽失魂落魄的走出教室,偶尔遇到几个熟悉的女孩,他还是熟练的摆出无懈可击的笑容,笑着打招呼,只是在眼神里,却是多了一丝迷茫...老王到底如何,尾生之死这些,对陈艾倒是没有什么影响,这厮在下课之后,就跟在钱教授的身后,不断的询问问题。

“教授,楚国为什么迟迟都不被纳入华夏文化圈呢?”

“看书去!书里有!”

“书里没有,我找过了。”

“那你就好好动动脑子,自己想想这是为什么?!”

“我不知道自己的想法是否正确。”

钱教授无论走到哪里,陈艾总是跟在他身后,无论钱教授是如何挖苦,如何讽刺,如何阴阳怪气,我们的陈艾同学都是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呆萌的看着钱教授...钱教授终于忍受不住。

“行了,行了...你给我过来!我告诉你这是为什么...楚国并不是周的诸侯国,跟周是平起平坐的,这你知道吧?”

“嗯,我知道。”

“当时的南方因为不发达,被周人视为蛮夷之地,故而这里的楚国,自然也就被视为蛮夷,何况在后来周南下的时候,楚国率领诸多南方蛮夷进行抵抗...尽管他们是有着共同源头的...可是长期分开居住,礼仪文化还是有很大不同的,比起其余诸侯国内部的诧异要更加巨大...”

“尊王攘夷,尊王攘夷,你别以为这个夷值得只是北部的蛮夷,南部这些蛮夷,当然也在霸主们的讨伐行列之中...无论是齐,还是晋,乃至是属于周王室的吴,都乐于去攻打这个敌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