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神秘人
  • 历史系之狼
  • 历史系之狼
  • 2347字
  • 2021-06-15 14:42:59

钱教授是一位胖胖的中年教授,他挺着圆滚滚的肚子,走进教室的时候,早已是气喘吁吁了,拿出纸巾擦了擦汗,坐在讲台上休息了一阵子,同学们静悄悄的,都在打量这位传说中的教授,他们虽然没有上过钱教授的课,可是从齐老师,刘教授口中听说过这位教授,据说他学识渊博,能力极强...同样出名的,还是他那暴躁的脾气。

“齐老师没有教你们上课前预习嘛?!看我干什么,我脸上有字是不是?!”

果然,在学生们盯着他看了片刻后,这位无论性格还是身材都酷似火药桶的教授大发雷霆,他的声音非常的响亮,犹如惊雷,双耳发麻的老王喃喃道:“演绎里的张飞大概就是如此吧。”,大家还没有见识到钱教授传说中的能力,反而是见识到了他传说中的脾气。

课堂真正开始了,钱教授猛地站起身来,腹部猛烈颤抖着,显得有些滑稽。

“我是你们春秋战国史的老师!”

钱教授一开口,众人急忙低头开始翻书,“我让你们翻书了嘛?”,钱教授非常的生气,他皱着眉头,严肃的说道:“书本里的知识,那是初中生就要学习的,什么霸主,七雄,什么变法大一统...这些东西,初中高中老师教你们就足够了,要是不懂,就回去翻翻书!”

“我主要讲述的,是这个时期的各种思想...你们好好学,以后选修思想史的时候,我就能少费一些力气!”

钱教授并不准备按着时间线来讲述历史,因为他觉得,什么时候发生了什么事,那是中学生都知道的,大学生根本不必再去听一遍,这些东西在私下里就应该知道,陈艾皱了皱眉头,课本上讲述的是一回事,可是老师所讲述的又是一回事,毕竟,这些老师学识渊博,读过的书很多,掌握的资料更是齐全。

就如陈艾,虽然读了很多史书,包括教材里的内容也是看完了,但是齐老师讲课的时候总是能拿出些新东西,就比如根本就没有发生“烽火戏诸侯”这件事,比如周与楚的几次交锋,那个时代的道德和华夷之辩等,这些在教材和史书里都是看不到的,春秋战国,是一个政治经济全方面迅速发展的时代,他本以为自己能学到更多的东西。

钱教授也不给他们提问或者提建议的机会,直接就开始讲述了起来,“诸子百家,那是一个华夏历史上最辉煌的时代...”,“若是说夏商周时华夏文明只是在伸出脚步来探索这个未知世界,那么,春秋战国,就是华夏文明正式开辟属于自己的道路,在展望着文明的未来,构思出了无数道路!”

“咱们就从最有影响力的儒家开始说起...”

与大多数教授对儒家的感观不同的是,钱教授看起来是非常推崇儒家的,不只是儒家,似乎百家各个学派,他都非常的赞赏,在之前的文献学课堂里,刘教授曾公开批评儒家以及孔子,认为孔子为亲者隐的思想根本就不配写史,他甚至很愤怒儒家对史学的影响。

钱教授却是不同,他先是简单的说明了时代的背景,一个技术不断发展,战争愈发激烈的时代,奴隶制礼仪遭受破坏,贵族们不再被这些礼仪所拘束,孔子想要改变这个时代,克己复礼,回复过去的礼仪,乍一看,这位像是要开历史倒车的顽固派,可是认真思索他的理念,就能发现,其实孔子只是借古代这个礼想要改变如今的现状而已。

“我们都知道,商朝有规格制的人殉制度,在周中后期,活人殉葬被废除,开始用草人来代替,当然,随着礼崩乐坏,偶尔搞活人殉葬的也有...”

“大多数人批评孔子复古,是以“始作俑者”来批评的,他们的观点是认为孔子批评用草人来殉葬的观念,想要回复过去活人殉葬的制度...这多扯淡啊!”,钱教授说道:“这句话出自孟子,孟子引用了一句孔子的话,说起来,战国的人常常引用孔子的话,当代学者都怀疑这些话到底是孔子说的,还是他们直接以孔子的名义来说的...”

“而结合原文孟子与梁惠王的对话,我们就能知道,孟子是在劝说他对子民仁爱,要施行仁政...那施行仁政为什么要反对草人殉葬呢?因为在最早的时候,草人只是略微有人的模样,这是经过考证的,而到了春秋战国时期呢,草人开始愈发的精致,惟妙惟肖,当时的儒家认为这是活人殉葬制度要再次出现的象征,故而如此言语。”

“我们要谈论儒家,就一定要看的仔细,按着不同时期,不同流派,不同人物来观看...不能将他们当作一个整体来对待,不能全部吹捧,也不能全部批评....”

钱教授认真的说道:“在从前吧...我们掌握的知识还是比较少的,在八年前,有一位普通的中学老师在山区老家的后院里挖出了不少的先秦文献,很可惜,他没有重视这些文献,导致这些文献很快就被破坏了,不过,他自己倒是记住了不少,又将这些东西写了一遍...当时轰动了全国。”

“不少人质疑他造假,当然,也有很多人相信...我就是属于相信的那一批人,因为我看过他写出来的那些东西,那绝对不是能虚构出来的。”,钱教授说着,又从讲台上翻出了一本书,高高举起来,说道:“建议你们都买上一本!”,陈艾抬起头认真的看了起来。

《先秦圣贤》,这正是那本书的名字,众人不由得称奇,第一节小课刚刚结束,众人就搜索起这本书来,坐在前方的老王低头看着手机,忽然笑了起来,他转过身来,说道:“有意思,这哥们真会给自己取笔名,取什么不好,取个赵括,哈哈哈,纸上谈兵啊....”

老张摇着头,认真的说道:“这不是他的笔名,这就是他的真名...你们看,百科还能搜到他呢...真励志啊,在病床上苦熬了六年...最后奇迹般的痊愈了...在写了这本书后居然还被邀请去电视讲堂...这人拒绝了。”

几个人连连称奇,都决定买这本书。

“这人真傻啊...这么好的出名机会,就这样浪费了。”,徐勤杰摇着头说道。

“小人之见!”,正在上头喝茶的钱教授忽然对着他们说道,徐勤杰有些尴尬,钱教授不悦的说道:“并不是每个人都会追逐名利,名利当然重要,可那不是全部...人活着,不能只是为了挣钱,为了出名...我也见过那个人,他身上就有这种气质,不追逐名义,就连写书挣得稿费,他都捐献出去了...他还收养了一个儿子,又生下了一对龙凤胎...”

“他和妻子都是学校的老师,平日里如漆似胶...假期里两人就带着孩子去各地游玩...唉,真让人羡慕啊。”,钱教授眯着双眼,看起来竟有些惆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