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考古拼图
  • 历史系之狼
  • 历史系之狼
  • 2365字
  • 2021-06-10 13:19:11

又是一个黑色星期五,上午的世古史,学生们开始深入学习苏美尔人的城邦争霸,这种城邦争霸,也算是苏美尔历史里比较特殊的。不得不说,人类的历史总是存在着惊人的相似性,当陈教授说起基什城邦的王麦西利姆打败其他城邦,成为霸主的时候。

众人就感觉到了一些相似,接下来,陈教授告诉他们,他曾以霸主的身份调停了城邦之内的边界冲突的时候,众人就明白了。

此时的苏美尔人文化,争霸这个因素跟春秋时期的争霸颇为相似,各城邦互相征伐,形成一个霸主,这个霸主平日里调停战争,或者发动战争...这样的情况到早王朝末期就不存在了,在当时,苏美尔人形成了两个军事同盟。

南方的乌尔-乌鲁克同盟和北方的基什同盟,两边的城邦在自己的霸主的带领下互相征伐,颇有些春秋时中原霸主带人讨伐楚国的味道。

“在城邦混战时期之后,两河流域迎来了一位雄主...这人便是萨尔贡,萨尔贡出身非常低,据说,他的母亲是从事某些不太好的职业的,而他根本就没有父亲...母亲将他生下来之后,就将他丢弃了,被一位园丁收养长大。”

“无论是哪里,古代的君王,都会给自己披上神秘色彩,我们所学过的埃及统治者通常说自己是神的儿子,拉神之子这类的...你们学过中古史,也应该知道,古代中国也存在这样的情况,君权神授...统治者大多带着神秘色彩...”

“但是这位萨尔贡是个例外,大多时候,他都不愿意隐瞒自己的出身,不愿意隐瞒自己的一些行为...他成年之后在基什王身边担任园丁,又担任“献杯者”...在基什王在一次战争失败之后,萨尔贡毫不迟疑的夺取了政权,巩固地位后,建立了阿卡德王国。”

“随即,萨尔贡四处征战,这位园丁的儿子,还是挺能打的,先后出征34次,控制了大片的领土,不过,他自己直接控制的地区只有两河流域的南部.....”

“在公元前2191年,来自东部的库提人进攻,消灭了萨尔贡的子孙,灭亡了阿卡德王国。”

“接下来,就是本课程的重点!”,陈教授变得非常认真,他第一次打开了投影仪,这些年长的老师,大多都不喜欢用幻灯片的方式来讲课,这是陈教授第一次如此,陈教授打开了投影仪后,黑板上出现了几个残缺不堪的石刻图片。

“同学们,你们如今看到的,就是阿卡德灭亡后所出现的乌尔第三王朝时颁发的律法...《乌尔那木法典》,这是世界上已知的最早的第一部法典!”,接下来,课程的重心也就转移到了这部法典身上。

“这部法典,如今只能找到一些残篇,可是从残篇来看,这部人类最早的法典,是最好的证明了什么是统治者统治人民的工具...从发现的内容看,这部法典明确规定国王是神,同学们,要切记,不是神的儿子,就是神本身!”

“并且,法典规定国王的权力至高无上,官吏都只是他的奴隶,各地城邦不再存在,出现了早期的中央集权制度...地方贵族的势力遭受到了严重削弱...”

“很可惜,我们还是没有能找到完整的《乌尔那木法典》,若是能找到完整的,或许就可以清晰的看到那个时代所特有的面貌。”

在陈教授的感慨中,也终于下课了。

陈教授摇着头,离开了教室,陈艾却是愣愣的看着陈教授,目送他离开,坐在陈艾身边的林静静看到陈艾这个模样,白了他一眼,问道:“想什么呢?”

“我想学考古。”

“嗯?”

“夏朝文献...乌尔那木法典...”

“哪有那么容易啊?多少史学家穷尽一生都没有能找到相关线索...你倒好,开口就是两个超级难题...你还是先学了考古学再说这些吧。”,林静静摇着头,看得出,他对陈艾的想法还是有些不以为然的。

之前林静静在假日里没有外出,就是等着陈艾,想要陪他,结果陈艾全部假期都在忙着自己的作业,并没有理会林静静,林静静到现在心里还有些生气,只是没有发作。

陈艾低着头,也不知在想什么。

想了片刻,陈艾忽然站起身来,急匆匆的离开了教室。

王院正坐在办公室里摆弄着桌子上的物品,忽然听到敲门声,将他的工作都给破坏了,王院也没有生气,让敲门的人进来,走进来的人正是陈艾。王院有些惊讶,挥了挥手,让陈艾过来,站在自己的身边。

陈艾站在他的身边,低头一看,发现王院的桌前放着非常多的照片。

对,很多的照片,各种各样的照片。

这些照片,都是拍摄了类似竹简的块状物,上头密密麻麻的有着小文字,王院眯着双眼,一动不动的看着这些照片,他解释道:“有些时候,我们所找到的文献,并不是完整的,而是破碎的,与泥土,生活垃圾粘在一起,断裂破碎...”

“故而,我们要进行清洗,在抢救性挖掘的时候,这些东西还会经历有意的破坏...”,王院说着,脸色有些黯然,他感慨着说道:“每一年,我上课的时候,都有学生问我,考古跟盗墓的区别...”

“考古跟盗墓是完全不同的...考古是不会去主动挖掘人家坟墓的...考古挖掘,是抢救性挖掘,因为意外而遭受破坏的大墓,忽然暴露出来有氧化危险的遗址,或者...被盗墓贼破坏,急切的需要抢救的文献...”

“盗墓者在进行挖掘的时候,通常会拿走黄金这类值钱的陪葬品,而文献啊,石刻啊,这些在史学有着不可估计价值的宝物,他们是看不上的,随即破坏,以此为乐...”,老院长脸色复杂的问道:“你说,到底是什么样的恶人,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呢?”

王院指着他们面前的照片,无奈的说道:“这就是被破坏之后进行复原抄写的竹简...仿造出模型后,我们会进行拼租,你明白嘛?就跟拼图那样,不过,难度有些大,因为字迹不明显,多年的破坏,不同文献混杂在一起,有的根本没有关联...总之,各种原因。”

“我没有办法过去,朋友就拍了模型,给我发过来,让我帮忙看看...”

“还记得当初给你说的那口井嘛?我们在那里拼出了什么,你知道嘛?”

“我们可是拼出了九九乘法表...哈哈哈,秦朝的九九乘法表,是不是很让人惊讶?”

王院一边说着,一边又开始眯着双眼摆弄这些照片。

“我很擅长拼图。”,陈艾忽然开口说道。

王院一愣,惊讶的看着陈艾,忽然让开了身子,让陈艾过来。

陈艾就站在桌前,低头看着这些照片,迅速在脑海里开始各种拼凑,不断的模拟,就像一台计算机,在疯狂的运算各种可能性...陈艾思索着,就开始动手拼凑了起来。

王院瞪大了双眼,“你还真敢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