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一口古井
  • 历史系之狼
  • 历史系之狼
  • 2624字
  • 2021-06-08 16:50:34

当陈艾开始全力以赴的时候,这场竞赛就如学长所说的,彻底成为了一场碾压局。问答全对,在随后的抢答题里,高达学长疯狂的按着答题器,不断的狂按,而陈艾只是负责起身答题,两人屠杀全场,甚至都不给别人一次答题的机会。

在众人的瞩目之下,历院再次拿到了冠军,不过,这次的冠军与从前不同,这次的冠军是碾压而来的。

竞赛结束了,而参与竞赛的三个人也都得到了学校以及学院的奖赏。甚至,在历院里,陈艾也算是有了不小的名气,之前他因为发表论文而被一些人记住,而这次,他是因为变态的记忆力而被众人所知晓。

陈艾走在路上,常常能遇到历院的同学,或者学长学姐来打招呼,他根本不认识这些人,显得有些惶恐,不过,大家常常谈论那一天的竞赛,也都知道陈艾是一个非常内向的人,没有怪罪什么。

竞赛之后,便是长达七天的长假了,老王最先离开了宿舍,他准备跟一位学姐去西都游玩,张平是第二个离开的,他说想要回家一趟,宿舍里只剩下了陈艾与艾力。严格的来说,其实只剩下了陈艾一个人,艾力夜出早归,基本都不会待在宿舍里。

陈艾想要在这休假的时日里,安心的完成自己文献学的作业,这些日子里不是在图书馆就是在宿舍里,林静静几次邀请他外出,也都没有得到陈艾的任何答复,这让专门留下来想要陪陈艾的林静静非常的生气。

就在陈艾坐在宿舍里不断的翻看着书籍的时候,有人敲响了宿舍的门。

陈艾停了下来,看着门口的方向,迟疑了片刻,打开了门。

王院双手背腰,就站在门口,陈艾看到院长,还是有些拘束,连忙站在一旁,院长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院长先是打量了一下他们的宿舍,“嗯,不错,收拾的很干净,比其他宿舍好多了...不错,不错。”

院长说着,又走到了陈艾的桌前,低头看了看他的作业,还有他借来的那些书籍。

“你对夏商周很感兴趣?”

“作业。”

院长点了点头,看到站在一旁略显拘束的陈艾,他笑着让陈艾坐下来,自己也搬过了一张椅子,就坐在陈艾的身边,示意陈艾继续书写,陈艾愣了片刻,便开始继续写自己的论文,院长认真的看着,也没有开口打扰。

看了许久,等到陈艾停笔的时候,院长方才慢悠悠的开口说道:“你写的作业,太粗浅了...太粗浅了。”

陈艾惊讶的看着院长。

“不过,你已经用上了你如今学的所有知识...也算是不错了...你们刘教授有没有说过,史料是分为很多种的?”

陈艾点了点头,又将刘教授当初所说的一字不动的复述了一遍。

“嗯...”,王院点着头,笑着说道:“是这样的,考古学定义夏商周,跟他们所定义的不同,你想听一听嘛?”

陈艾急忙点了点头。

王院继续说道:“嗯,我们的定义,是按着考古出土来进行划分的,我们按照奴隶社会的发展,结合典型遗址和墓葬材料...将夏商周的考古分为三期五段。”

“第一个阶段,就是初期奴隶社会....也就是夏代,时间划分是从公元前21世纪到公元前16世纪,代表当然就是二里头文化,青铜武器的出土,代表着什么?”,王院忽然问道。

“代表农业与手工业的分工。”

“没错!青铜农具出现的更早,不过,青铜武器出土是正式代表了手工与农业的分工,你非常的聪明。”,王院满意的点着头。

“在这个时期吧,有出土的货币,有大面积的宫殿和城墙遗址,这说明国家机器已经出现,而杀人祭祀的现象和铜礼器的出现呢,则是说明奴隶社会的礼制出现,铜器的符号就是文字的雏形!”

“第二个阶段吧,就是中期奴隶社会,相当于商代的前期...郑州二里岗,湖北盘龙城..殷墟文化第一期等遗址...都是属于这个时期的,我们在这里挖出了城市...城市的出现,这可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而礼制的进步也就更大...成套的礼器,专门的礼仪服,祭祀人殉的详细制度...”

“第三个阶段则是中期奴隶社会后段...商代后期与西周早期...文字已经成熟,礼制已经成熟,国家机器日益完善...你都不知道我们挖出了多少东西,足以让世界震惊!”

“第四阶段,晚期奴隶社会前端...西周中晚期至春秋初期...”

“第五阶段...晚期奴隶社会后端...春秋中晚期...”

王院将三期五段说完,又笑着说道:“你在辨别泰誓对吧?泰誓里所记录的奴隶制礼仪,建筑,战争等等...你可以通过第三个阶段,也就是中期奴隶社会后段的考古出土的文物来进行辩证...”

“也就是殷墟文化第二,第三,第四期遗存...”

“你明白了嘛?”

陈艾急忙问道:“只要他里头所提到的礼制,实际与出土文物不符,就能辨别是伪造?”

“做历史,不能这么武断...即使判定史料的真伪,也不能直接断定,一定要有充分的理由,出土文物,也只是判定史实的一个方面而已,要学会从多方面来分析...嗯,不过,你才大一...有的是要学的...”

陈艾点着头,听进了院长的话。

“你看先前的学术圈,重视两汉的政治发展,却忽视秦代,认为秦并没有值得研究的发现,甚至武断的判定一些关于秦朝的史料为虚假...”,王院似乎想起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他笑着回忆道:“直到有一天,我们找到了一口井。”

“井?”

“没错,在河滩上,发现了一口古老的井...我就带着两个学生下去了..哈哈哈~~”,院长忽然大笑了起来,他双眼亮着光,叫道:“你敢相信吗?我一眼就看出墙壁上有模糊的符号,我就叫了起来,我说别动!快上去!我怕他们会损坏这些文物...”

“我就留下来观察...我本来以为那是石刻,后来我发现,不太对劲,不像是石刻..那是竹简,竹简黏在那里...哈哈哈~~”

“我们即刻就开始拉这些竹简,越挖越多,后来干脆就架了梯,大家都下去了..一万多枚的竹简啊...还有大量的生活用品...古代的生活垃圾...我事先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竹简啊,刚刚带上去,就开始氧化了...迅速变黑...”

“我们是马不停蹄的朝着研究所狂奔啊。”

“你不知道啊..那时的技术非常的困难啊...挖掘困难,保存困难,还原困难...我们进行挖掘的时候,连冷光灯都没有...我们就拿着蜡烛,蜡烛后来因为没氧而熄灭了,我们就用电灯泡,结果后来电灯泡也炸开了...”

“湿冷,无氧...”

“有人就蹲在那里,借着微弱的光,一点一点的进行探索...有人在现场研究,想要在氧化之前记录文字...我们生怕毁坏竹简,又怕抢救不及时...”

“那时又开始下雨...古井因为挖掘而开始动摇,随时都可能会倒塌...井壁更是摇摇欲坠...”

“就有人说,要不算了吧,秦这个短命王朝能有多少发现?为了竹简冒这么大的危险,不太值得...”

“大家都没有说话,继续工作...有的人在黑不见底的十一米的古井下开始加固井壁...有的人在研究所里抢救那些氧化的竹简,有的人正在记录破译...古井随时都可能崩塌...而一大群的专家学生正在井下挖掘...”

王院激动的说着。

陈艾听的着迷,不由得问道:“那最后呢?”

“想知道啊?”

“那你可以跟着我学习考古学啊...我可以告诉你更多,教你更多,怎么样啊?”

王院终于暴露出了自己的真实目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