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来自五千五百年前的石板
  • 历史系之狼
  • 历史系之狼
  • 2430字
  • 2021-06-06 16:48:32

尽管陈艾的病情成为了302宿舍众人皆知的秘密,可是几个人都选择了心照不宣,并没有当面跟陈艾询问病情,也没有去安慰他什么的,过去是什么样的,如今也是什么样的。

自闭症也有轻重之分,轻一点的大概只是沉默寡言,不善交际,而最严重的,则是会完全丧失生活能力。而治疗过程通常漫长,也不太顺利,这并非是心理疾病,而是因为大脑受损而出现的情况,现代医学对这样大脑受损的情况,还是没有太好的治疗办法。

在这段时日里,陈艾的情况也是在不断的好转,从来没有什么娱乐活动的他,居然开始跟着艾力一起看英超联赛,虽然陈艾不会像艾力那么的激动,不会因为一个球而忘乎所以,可是这对他来说也是一个进步了。

艾力最初还是有些自豪,他带着陈艾看比赛,会一一为他解说那些有名的球员...“这是孔帕尼...这是阿圭罗...这是哈特...”,初次看球的人,看到这些老外跑来跑去,基本是不太可能分出他们谁是谁的。

艾力能轻易认出他们来,为了能装个逼,在看比赛的时候就会大声的喊出球员的名字,以此提醒身边的人,劳资可是资深球迷,在场的球员我都认识!

“这人跑的是真的快啊...这人叫啥来着?我想想...”,艾力皱着眉头,看着那年轻的东亚球员。

“他叫宫市亮。”,在一旁的陈艾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艾力瞪大了双眼,看着他,问道:“你咋知道的??”

“替补名单。”

“卧槽...张平!把这个人带去图书馆!让我一个人安静的看个球!”

这个新球迷只用了几天就在对球员的了解程度上超过了艾力,不只是如此,到后来,甚至在战术,胜负,换人等各个方面,他都超过了艾力...比赛刚刚开始,陈艾就能算出两方大概的胜率,甚至能看破他们的战术,以及教练的换人方式。

艾力再也没有办法吹牛逼,只能听着陈艾说的头头是道,而在大部分时候,他的预测都是非常正确的,就好像提前看破了比赛的结局,而有这样一个预言帝在身边,艾力这球赛看的都没有啥意思了。

“阿达西...你也别在这里学历史了...去考个教练证好不好?国足就交给你带了...你这也太狠了...”

不过,陈艾嘴皮功夫虽然了得,可是真正去踢球的时候,他就不行了,他还是不太会跑动,傻乎乎的等着球,不过,比起从前有了很大的进步,他总算会传球了,而且传的相当刁钻,常常能给艾力送去助攻,就很离谱。

时间飞快的流逝,很快就来到了黑色星期五。

陈教授慢悠悠的走进教室里,首先看向了陈艾的方向,看到陈艾,他笑着眨了眨眼,随即开始了上课,世界古代史的古埃及部分只是讲到了喜克索斯王朝,随即,就是新的课程,也就是两河流域最初的文明。

“这节课,我们将讲述另外一个古文明,也就是苏美尔文明...苏美尔文明是已知的最早的人类文明。”,陈教授从古埃及跳到了苏美尔,只是,课程难度不仅没有下降,反而是提升了...苏美尔比古埃及更加复杂。

两河流域的人种问题就是一个很大的难题。

“大概在公元前5000年后半叶,两河流域的南部已有人居住,这些古老居民在考古学上被称为欧贝德人,取名是因为欧贝德遗址。”,陈教授开始讲述两河流域的各个居民,“在不久之后,苏美尔语部落来到这里。”

“无论是欧贝德人,苏美尔人,他们到底是从哪里来的...起源何处...到现在都是学术界的谜题,还没有人可以解决。这个问题,是留给未来史学家的难题了...”,陈教授看着陈艾,笑着说道:“在将来,或许你们之中就有人能揭开这个谜题。”

看来,陈教授还是没有打消自己的想法,就是想要拉着陈艾上古文明史的贼船。

“在公元前3000年初,一支语言属于塞姆语系的游牧部落来到了巴比伦尼亚北部,他们被称为阿卡德人,后来,又有阿摩利人,亚述人,迦勒底人先后来到了这里,巴比伦北部有苏里巴人和胡里特人,东部有库提人,加喜特人和路路贝人...东南有埃兰人...”

等陈教授简单的将两河流域的诸多部落说完的时候,同学们大多都已经麻木了,好在,这比古埃及的各个王朝要好记得多,若是说讲到这里,同学们还能勉强记得住的话,那当陈教授开始说起文化向文明过渡期,重点讲述了几个不同文化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崩溃了。

“在哈雷夫文化之后,就是铜石并用的时代,这就是氏族社会解体和向文明过渡的过程!”

“我们重点讲述几个文化,考古学上的埃利都·欧贝德文化期,在这时,苏美尔人掌握了农耕技术...掌握了人工灌溉...畜牧业...渔猎...建筑...遗址...”

“然后就是乌鲁克文化期,这是铜器大量出现...社会分化严重...建筑...城市...图画符号...线性符号...”

“捷姆迭特·那色文化期...在这个时候,文字进一步发展...锲形文字出现...原始文字时期...”

几个文化期讲下来,学生们已经是云里雾里,开始怀疑自我,怀疑人生,头上的风扇哗哗作响,教室里静悄悄的,一种难言的闷热,一种巨大的烦躁笼罩住了所有人,只有陈教授还在不断的讲述各个文化期的不同,以及遗址与文物。

好不容易熬到第一节小课结束,在下课期间,教室里也是静悄悄的。

“我当初为什么要选择历史学科?”

“要是再给我一次选专业的机会...打死我都不会来学历史啊...”

众人抱怨着,一个比一个说的可怜。

“学不下去,可以转专业啊?”,当有人开口说起转专业的时候,那些正在抱怨的学生们,忽又沉默了下来,苦笑着说道:“转专业太麻烦了..算了吧,还是继续留下来吧。”,如果真的再给他们一次选择专业的机会,他们大概还是会来到这里,然后继续抱怨当初为什么要选择历史。

在埃利都遗址出土的巨大灰白的神庙,在乌鲁克遗址出土的诸多原始浮雕...他们带着一种别样的,粗犷的魅力,什么克苏鲁,什么废土,你在这里都能找的出来...神庙那巨大灰白的墙壁,上头那些诡异而神秘的浮雕,怎么不让人心折呢?

在最初的文明里,一无所有的人类,用自己的方式来敬畏这片天地。

而他们的后人们,则是看着他们留下的神迹,来感慨自身之伟力。

奥海米尔土丘出土了一块石板,石板上刻着各种诡异的图画符号和线形符号,这是来自5500年前的信,在那个时代的人类,在一块简单洁白的石板上,留下了文字,或许是对神灵的赞美,或许是一张借条,或许只是几句牢骚。

这文字穿越了数千年的时空,被当代的学者们所发现,我们没有能破译出人类的先祖到底写了什么,只是,我们满怀激动,就仿佛亲眼见证了他/她蹲在石板前,认真的刻画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