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请烧掉那本伪书
  • 历史系之狼
  • 历史系之狼
  • 2629字
  • 2021-06-02 16:27:27

“叮~叮~叮~”

陈教授连着打了几个电话,也没能接通,小老头有些不太开心,“这孩子咋不接电话呢?现在的孩子买手机不是为了联系是为了玩游戏!”,刘教授不由的笑了起来。

“你刚不是还劝我对年轻人大度一些吗?”

“这样的好苗子...若是能跟着我学世古史...历史学本来就是一个冷门,古埃及更是冷门中的冷门...这孩子啊...”,陈教授眼里闪烁着光芒,刘教授没有再说话,他心里知道,陈教授一直都很希望能培养出一个继承者,一个得意门生。

历史很冷门,愿意学历史的年轻人或许不少,可是历史恶名在外,什么毕业就是失业,什么没有前途,只能去做教师之类的抹黑更是让历史专业雪上加霜。实际上,这些都是屁话,历史学的就业率相当的高。

本科毕业之后,若是不选择继续深造,出路也是非常的广泛,像公务员之类的编制,历史毕业生的通过率极高,他们学识渊博,能说会道,笔试面试都不畏惧。教师当然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很多从事服务业的人虽然看不起这个职业,可是这个职业却代表着未来。

博物馆,考古基地,旅游景区,诸多大型企业...你可以在社会的各个角落里找到历史学的毕业生,若是大学没有好好读,天天逃课打游戏,晚上喝酒蹦迪,成绩倒数第一,完全找不到工作,还可以去写网络小说,也是能勉强糊口。

诸多的误解让历史专业不是很热门,来这里学习的孩子,大多都是深爱历史,并且有一个理解他们的开明家长。只是,历史学的难度还是会逼退很多热爱她的孩子,加上那些喜欢历史学的孩子在深造的时候大多选择中国古代史..故而国外史学,尤其是古埃及这样的分类,就是惨不忍睹。

陈教授先前带过的几个学生,大多都不是真心喜爱古文明史,只是为了一个学位而已,在完成学业后,大多还是选择了其他能带来更多经济效益的工作,像学者这样吃苦却没有相应收获的生活,不是年轻人所向往的。

陈教授没有责怪自己的那些弟子们,这些年来,他认真的培养了一代又一代的学生,也不忘记从他们之中选择一个接班人,来继承自己的学问。

刘教授倒是能理解他,比起这样的古文明史的研究,他的文献学倒算的上是人才济济。

“大概是在午休,你急啥,下午就是我的文献学,等下课后,我把他带过来就好了,你先忙你自己的。”,刘教授如此说道。

而陈艾,此刻却是在图书馆里搜集资料...他对教材里提到的喜克索斯王朝很感兴趣,就来查阅一些相关的资料,国内资料的确是非常少,而且...大多资料都是同一个人所发出来的,署名陈建军,正是他们的世古史老师。

张平坐在一旁,张平也在查阅资料,不过,张平所找的是商周的文献,他想要说服老王,就需要拿出更有力的证据,来证明纣王有罪。

两个人在图书馆待了一个中午,直到下午即将上课的时候,两人方才离开了图书馆。

“老陈啊...刚才坐在对面的那个女孩...你认识她?”

“不认识。”

“不认识??那女孩盯着你看了一中午...没看出来啊,你这女人缘可以呀,你可别跟老王学啊...”

两个人聊着天,走进了教室,艾力旷了这节课,其余同学都到齐了。

还没有上课,刘教授就匆匆忙忙的走进了教室里,他在教室里扫了一眼,随即走到了班长的身边,低声询问了什么,班长站起身来,看向了陈艾的方向,刘教授打量着不远处的陈艾,陈艾低着头看书,没有注意到这一幕。

林静静用肘碰了碰他,他这才抬起头来。

“刘教授看着你呢...”

陈艾看向了教授的时候,教授已经站在讲台上,正在整理着什么。

很快,就上课了。

“陈艾!”

刚刚上课,刘教授便叫起了陈艾的名字,陈艾愣了片刻,缓缓站起身来,低着头。刘教授眯着双眼,开口问道:“古埃及石像四十卷法律的制定者是谁啊?”

“尚且没有人知道,不过在铭文里,阿蒙霍特普三世自称为法律的制定者。”

陈艾的回答速度明显在刘教授的意料之外,陈艾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回答出了这个问题,刘教授不由的沉吟了一声,周围的学生们则是好奇的看着他,他们也不知道,刘教授为什么要询问陈艾这个问题,看起来,与文献学的课程没有半点的关系。

“限制债务奴隶律法是谁提出来的?”

“第二十四王朝的法老博克霍里斯...”

“为什么要提出来?”

“后王朝时期社会分化进一步加剧,土地兼并,佃农制和债务奴役制流行,中小土地者破产,经济崩坏...”

“额...”,连着数次,陈艾都是不假思索的回答出了刘教授的问题,这让刘教授开始相信,自己在办公室里看到的那篇论文,就是这个小子所写出来的,他刚才提问的问题,都是非常冷门的,是只能在相关文献里看到一二,在其他地方所找不到的东西。

刘教授却不想让陈艾就这样坐下,他要将问题转回文献学,开始今天的讲学了,他清了清嗓子,“那你说说古本竹书纪年和今本竹书纪年的区别!”

“竹书纪年是在晋代汲郡盗墓者盗了战国墓而出土的,因为它是魏晋史官所写的编年史,所以被称为《纪年》...这就是古本竹书纪年,在宋朝的时候,古本失传了...在明朝时在一个藏书家的藏书阁里忽然又出现了一本《竹书纪年》,这就是今本竹书纪年。”

“不错啊..博闻强记..这些我都没有讲述,你是从哪里知道的?”

“我最近在查找关于商周时的文献。”

刘教授点了点头,让他坐了下来,继而说道:“他说的很对,竹书纪年分为古本和今本...今本竹书纪年上所记录的事情,骇人听闻,什么舜杀尧,禹杀舜,启杀益...纣王好,周王坏..简直就是震惊了天下,颠覆了很多的史学观点...”

“很多学者开始了对竹书纪年的研究。”

刘教授刚刚开口,学生们就来了精神,比起从前学到的那些平平淡淡的历史,当然是这样颠覆性的历史更有意思,他们大多都以为自己即将知道历史的真相,纷纷热切的看向了刘教授,刘教授长叹了一声,从而说道:“故而,这一节课,我要教会你们,文献不一定都是真实的。”

“历史文献学,还有一个重要的职能,那就是甄别真伪。”

“这本今本的竹书纪年,就是一本后人伪造的书。”

“我为什么要说这是伪书?就因为上头的记载太过离谱吗?不是这样的,是因为他所记载的很多东西是考证不出来的...没有史料能证明他真实,却有史料可以证明他不真实。”

“对于这一点,王国维先生的今本竹书纪年疏证...大家可以去看看...”

“在王国维先生之后,也有很多学者在研究...也都认为这本书乃是后人伪造的。”

“王国维先生当年考证之后,非常惊讶,认为这本书可以毁掉...当时很多人还不理解。”

“现在就能理解了...因为如今在网络上的什么翻案,什么惊天颠覆,诸多阴谋论的起始都是因为这本伪书...甚至,你们常常能看到网络上很多才华比王国维先生高出千百倍的“史学家”们为今本竹书纪年作证...将《史记》,《春秋》等打成了伪书...”

“明人写夏商周比先秦人写的更真实?这就很离谱...不相信专业的史学家却相信那些在家里胡思乱想,信口雌黄的“天才”?荒谬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