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这是本科生写出来的??
  • 历史系之狼
  • 历史系之狼
  • 2523字
  • 2021-06-01 16:48:49

在大规模的奴隶起义之后,古埃及显然是遭受到了巨大的破坏,在这个时候,一支来自叙利亚附近的塞姆人的游牧部落,夹杂了一些胡里特人以及印欧语系的喜克索斯人入侵了古埃及,他们最初大概是为了寻找牧场而来的。

他们的原来居处发生了干旱,这些游牧民就来到了古埃及这里寻找适合的牧场,以及被瓦解的古埃及政权无法抵御这些入侵者,他们很快就壮大起来,建立了自己的政权。如今埃及的学者大多认为喜克索斯人的入侵是和平渗透。

因为并没有发现双方有过战役的记载,无论怎么说,这些喜克索斯人占据了大部分的埃及,以及小部分的西亚,成为了埃及与西亚沟通的桥梁。

陈教授上了很多年的课,他总是能将课程内容把控住,在他讲述完的时候,也就到了下课时间,从来不会提前讲完,或者拖堂。课程的难度还是很大,简略的讲述起来似乎不太难,可是具体深入之后,多种不同文化的雕像,石刻,陶器都不同,想要辨别记住还是非常困难的。

尽管陈教授采取了很好的授课形式,用将故事的方式来将这一段的历史讲出来,可学生听的还是晕晕乎乎的,那些出土的复杂的文献,更是看的他们脑壳疼。不过,因为有上一节课而产生的心理准备,倒是没有多少人叫苦。

教室里格外的寂静,学生们只是低着头,望着教材发呆。

少数几个人拿着笔在记录,在教材上做笔记。

陈艾却显得有些激动,他也在开始在教材上写写画画的,这让林静静非常的惊讶,这是她第一次看到陈艾在教材上做笔记,“你在干啥?”

“喜克索斯人对埃及和平渗透说是有根据的,你看,喜克索斯人从前的首领是赫卡.哈苏特,而在定居阿瓦利斯后,他们的首领就被称为法老,拉之子...还有喜克索斯人设立的司库和司库长官的官职,这与下埃及国王所设立的是相同的。”

林静静听的迷迷糊糊的,“所以呢?”

“喜克索斯人来到埃及,接受了埃及的文化,继承和利用了埃及原来的一套..在建国之后,它逐渐强大起来,在喜克索斯国王阿波比统治时期,全国都向他臣服,向他纳贡...各国联合起来抵御外来者的情况或许根本没有出现...他被当作了埃及的一份子...”

“所以我们找不到抗击喜克索斯人的战役资料。”

“哦...原来是这样。”,林静静“恍然大悟”的点着头。

下课后,陈教授艰难的抱着那厚厚的作业离开了教室,好不容易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才将作业放了下来,随即便喘息了起来,坐在他对面的正是文献学的刘教授,刘教授看到他的模样,忍不住的嘲讽道:“你也该退休了呀,这连作业都抱不动了...”

“哈哈哈,搞得你多年轻似的...这说明学生对我比较尊重,重视我的课..不像你,随便写几页来糊弄你!”,陈教授有些自傲的说着,坐了下来,拿起了笔,就开始翻看学生们的作业。

在大学,作业其实是一个很罕见的东西,学生们对作业比较随意,老师就更是如此,飞快的扫过一眼,就随便给个分数,然后丢在一旁。有的甚至看都不看,只是看一眼字迹,随意打分。而坐在这间办公室里的两个小老头。

却是全历院最为认真的人,刘寻教授自己就是搞文献学的,所以对这种纸面上的东西非常的看重,绝对不会糊弄,而陈教授在历院待了几十年,也是严格的要求自己,哪怕学生只是在书上随意抄写了一段,他也要认真的给出点评。

陈教授这个级别的人,看学生的作业,基本就是牛刀杀鸡,一眼就能挑出错误,一眼就能认出对方用的是什么文献,用的是否正确...故而,老教授的阅读速读还是非常快的,只是,老人写评语比较花费时间,故而需要耗费不少的时间。

“这人就是乱抄一通,抄的次序都弄混了..你还弄个啥...直接零分!”,刘教授站在他身后,看着他审批作业,有些生气的说道。

陈教授摇了摇头,“年轻人嘛,他们不像我们,总是有很多东西可以玩,对学业反而没有多少时间...你又何必生气呢?当年我们读书的时候,不也是整天叫累,没有心思学习嘛?我相信他们会慢慢长大,会慢慢改正的。”

“害,你这几十份作业...算了,给我一半,我帮你看看。”

“你又不是教世古史的,你懂个啥?”

“陈老头!别忘了,当初你还没有考过我呢,你个半路出家的现在居然看不起我?!”

“你看,这个作业写的真好啊...讲述的是古埃及社会经济状况,嗯,苏之惠,这好像是历班的班长吧?真好啊...”,陈教授忍不住的夸赞道。

“嘿,这篇也不错,君王专制?写的很全面啊...教材里没有的她都提到了!”

“你看看,这篇写埃及金字塔的,足足写了一万多字啊...这孩子很认真啊..好啊,用心了,叫什么?张平?这孩子可以,可以。”

“这篇古埃及宗教改革也不错,不过文献挑的不太好。”

“这....”

坐在对面翘着腿抽烟的刘教授看到陈教授拿着作业,一动不动的模样,有些奇怪的问道:“怎么了?又有学生把情书当成作业交上来了?”

“不是..你看..这...”,陈教授瞪大了双眼,许久都说不出话来。

“我看看...《论古埃及律法》?这题目显得相当不错啊。”

“我..这多少页啊??这是作业还是论文??”

“是不是放错了??”

“不对啊,这是手写的,的确是学生的作业...”

“赶紧看看...”

两个老头就一字一句的看起了这篇...作业,题目,摘要,关键词,目录,正文,参考文献,全文从一个新奇的角度,也就是从民法的角度来诠释古埃及的律法,全文概括了大量的外语文献,出土资料,汉语文献,乃至是很多的名作。

两位老头看的是一愣一愣的,从头看到尾,刘教授忍不住的问道:“这是哪个学生直接抄了一片论文吧?大概还是个博士论文?!”

“不,这是他自己写的,他里头说的这些东西,我并没有看过...”

“那就是你记错了,大一新生能写出这东西来?这都可以直接拿来当博士论文用了!!不行,我得查一查!”,刘教授直接拿着作业回到自己的电脑桌前,就开始找了起来,从头找到尾,从简单的知网,到几个鼎鼎有名的国际性学术网站期刊,通过类似关键词都找不到一致的论文。

有类似的,可是却没有完全一致的。

若是要细找,那就要弄成电子版,然后进行查重。

刘教授不信邪,他今天就是全文敲一遍,也要查,本科大一新生能写出这样的论文,他绝对不信!

而陈教授只是看着刘教授寻找,心里也是久久难以平静,他知道刘教授根本就是在做无用功,古埃及史这一块,他还是相当有研究的,相关的论文,他也不知看过多少,他敢肯定,自己并没有看到与这一样的论文。

“陈艾?”

陈教授看了一眼学生的名字,随即拿出了怀里的老人机。

“喂?小余啊?”

“你们班里那个陈艾..对,对,对,嗯,把他手机号发给我吧?好,好,麻烦你了啊,好,嗯,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