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人与人的悲欢并非不相同
  • 历史系之狼
  • 历史系之狼
  • 3393字
  • 2021-05-28 01:50:26

周二上午是英语,下午则是语文。

英语是要伴随他们三年的学科,而语文似乎只有这么一个学期,这两门课,说起来跟高中并没有太大区别,只是不会再要求学生们写那么多作业,记那么多单词而已。英语课也十分的轻松,老师并不会逼迫学生。

若是想要考研的,过四六级的,就自己去学习,若是不愿意考研考四六级,那就随意混日子,挂不挂课也是你自己的事情。

陈艾的英语和语文都表现的很普通,做了一个彻彻底底的透明人。而比较重要的问题是,在接下来的体育课里,他必须要选一个运动项目。陈艾这十几年的人生里,都没有任何与运动相关的经历,特殊学校的体育课是连跑操都没有的,做完一些普通的热身运动便自由活动。

陈艾一直都没有选课,苏班长对此非常上心,她在微信上对陈艾进行了狂轰滥炸,也没有得到陈艾的一句答复,直到苏班长气势汹汹的冲进了18号楼302宿舍,正在裸着半身健身的王璿羽犹如被侵犯的小姑娘,捂着胸口尖叫着逃进了阳台。

正在睡梦之中的艾力被王璿羽的尖叫声惊醒,猛地跳起来,一头撞在天花板上....苏班长的忽然到访,险些团灭了302,甚至是直接干掉了302的最强战力。

“班长啊,你是咋进来的呀?这宿管老师也太不像话了吧...”

“你别管我怎么进来的,老余说了,今天必须要完成体育课的选课,陈艾一直不回我消息...我当然就进来找他了,话说陈艾人呢?”

“陈艾和张平嘛,他们在图书馆的呢....”,艾力揉着头,不满的说道。

“好,我去图书馆找他!”,苏班长转身就要离开,王璿羽急忙起身,说道:“这件事还是我们自己来办吧,我这就给张平打电话,让他把陈艾带回来,他的体育课,我们帮着选,就不劳班长费心了...”

苏之惠瞥了一眼王璿羽,若有所思的说道:“对,你身为文体委员,又是陈艾的舍友,这些事情,你本来就该负起责任来的...那就交给你了。”,苏之惠说完,急匆匆的走出了宿舍,王璿羽松了一口气,放下了遮挡着胸口的手臂。

就在这一刻,苏之惠去而复返,“对了,给他选个简单点的,容易通过的!”

这次她是真的离开了,王璿羽呆愣的看着离开的班长,又看了看一旁的艾力,他委屈的说道:“老艾,我被看了,我不干净了...”

“滚蛋撒,你特么本来也就不干净哎!”,艾力笑骂了一声,转身爬回了床。

等到张平拉着陈艾回来的时候,几个人开始帮陈艾选择体育课,“那绝对是乒乓球啊,没有什么难度,而且容易通过...可问题是,老陈你玩过乒乓球嘛?”,张平最先拿出了主意,陈艾听到他的询问,只是摇了摇头,他没有玩过。

几个人并不意外,“那就保健操吧,随便跳一跳就好,而且女孩很多...各个性感火辣...”,王璿羽认真的说道,艾力扑哧一笑,不怀好意的问道:“你不会就是选了保健操吧?”

“滚犊子,我选的是篮球...”,他显摆着自己胳膊上的肌肉,大声的说道:“看到没,这就是打篮球打出来的,女孩都喜欢打篮球的男孩,不过老艾你这样的矮个子是注定与篮球无缘了..”

“哎!你说撒?老子是喜欢踢足球,不打篮球是因为没意思,不是因为我个子矮!”

“足球?呵,你看那国足踢的,世界杯也进不去,人妖国都踢不过,还踢球?”

“我...”,艾力瞬间被沉默,面红耳赤,却找不出话来回怼,最后全是“足球人口少”,“青训垃圾”这类的话,一些不懂了,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来:302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几个人打趣了片刻,话题再次转移到陈艾的身上,他必须要选一个运动,是乒乓球还是保健操呢?他们看着陈艾,等着他做出最后的选择,张平本来是打算直接帮陈艾选掉的,可是老王和老艾都认为必须要陈艾亲自来选,他们可以提议,但是绝对不能替他做出选择。

“老陈,选一个吧,哥几个只是给你提个建议,还是要由你来决定的...勇敢点,你觉得什么有意思,就去选什么...”,老王鼓励着,陈艾看着他,似乎有所触动。

“足球...”,陈艾说出自己最后选择的时候,几个人都有些惊讶,却还是很开心的表达了自己的赞同,就这样,陈艾与艾力进了足球C班。陈艾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选择足球,或许,只是因为足球场更加宽阔吧。

陈艾的足球课是由三个学院,也就是文学院,法学院,历史文化学院的学生们一起上的,所谓文史不分家,大概就是这样。教足球课的老师叫做林海,年纪不算太大,他让学生们跑了两圈,什么都没有教,就要分队来踢比赛。

这三个学院的学生,大多都是因为好奇而选择了足球,并非是真的会踢。

在他们之中,只有少数几个是从小踢到大的,这老师啥也不教,就直接让他们踢球,这让学生们非常的惊讶,他们之中不少连足球的规矩都不知道,包括陈艾自己也是,他看起来有些慌张,完全不知该怎么踢。

林老师却不管这些,他暴躁的挥了挥手,叫道:“踢着踢着就会了!这没啥可以教的!”,陈艾看起来非常的担心,对于未知的东西,他总是有种莫名的恐惧,他急忙询问艾力各种足球规则,艾力很耐心的给他解释。

从带球,进球,手不能触碰到球,不能出现,一直讲述到了越位,他说道:“理解越位其实是很简单,比如我和老王是两个队的,老王家球门就是他媳妇,当他转过身来的时候,忽然发现我离他媳妇最近,我和他媳妇之前又没有别人...那这特么就叫越位。”

陈艾像是听懂了,又像是啥也没听懂。

双方分出十一个人来,可惜还剩下两个人,他们只能去当替补。陈艾与艾力是一个队伍的,他们这边是红队,红队队长是艾力,而对面的蓝队,则是由一个法学院的藏族同学来担任。艾力根本不把对方放在眼里,大放阙词,“就他那个小身板哎,你看我怎么撞飞他啊!”

艾力站在最前方,他说这叫前锋,而陈艾则是站在左边,右边也站着一个人,这阵型是老师给他们部署的,老师担任裁判,比赛正式开始。说实话,当听到哨声的时候,陈艾还是处于完全懵逼的状态。

他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只是看着同学们乱冲乱跑,忙成了一团,他傻傻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就在迷茫之中,陈艾看到艾力暴跳如雷,“你们特么的的会不会踢球?你们是来踢球的还是来踢人的?说的就是你,穿蓝衣服那个高个子,你已经踹了我四脚了,我告诉你,我看你不会踢球让着你,你再这样劳资就踢断你的腿!”

陈艾一直都是站在自己的位置上,既不去抢,也不去冲,只是站立在原地,好在他们的足球老师也不理会,艾力在人群里横冲直撞,这个小个子,冲起来还真是没有什么人可以拦得住他,就在慌忙之中,足球忽然穿过人群,来到了陈艾的面前。

“传!传!”,艾力在人群里撞出一条路,朝着陈艾大叫着。

陈艾呆愣的看着前方的艾力,低着头看着足球,他迟疑了片刻,猛地走上前,一脚踢中了面前的足球...足球飞了出去,从众人的头顶飞过,最终出线。陈艾看着足球出线,他有些自责的低下头,而艾力却是大笑了起来,猛地冲到他身边,用力拍打着他的肩膀。

“亚克西(好的呢)!阿达西(兄弟)!”

“一嘶里(帅的呢)!”

陈艾忽然抬起头来,惊讶的看着艾力,脸上缓缓浮现出了一抹笑容。

这一脚之后,陈艾依旧是站在原地,可是与从前不同,他浑身仿佛都充满了斗志,只要足球离他不远,他都会去尝试着出脚。队友和对手都不会踢球,只是乱哄哄的去抢,也不管位置,也不管战术,只管抢球,艾力常常大吼:“你们这些卧底!劳资跟你们是一伙的!抢个毛啊!!”

“敌人断我嘛也就算了,为什么自己人都要来干我?!”

他们足足踢了一节课,从头到尾,陈艾没有一次助攻,或者进球,跑动都是零,不过,他还是踢得很开心,当他们成功踢赢了对方,艾力开心的与他拥抱的时候,破天荒的,他也伸出手来,抱住了自己的好兄弟。

众人气喘吁吁,擦着额头的汗水,有说有笑。

“这特么就是生活,这特么就是青春啊!”

一场比赛,迅速将三个学院的学生们捆绑在一起,他们都熟悉了起来,成为了很好的朋友,艾力甚至还找到了那个对方的藏族同学,跟人家要了微信,约定有空一起来踢球,按着艾力的话来说,“这人球技不咋滴,可他是真的能跑,跑的跟野驴一样,全场跑下来连个气都不喘一下...”

当艾力和陈艾谈论着今天的比塞,满身大汗的走进宿舍的时候,张平和王璿羽都被吓了一跳,两个人坐了下来,艾力开始吹嘘自己今天是如何进球的,顺便吐槽其他同学踢得有多么烂,“我这是一个人踢特么二十一个人!就这还进了三个球!”

“我们西域的儿子娃娃都爱踢球,要是再有个好点的青训机构啊,国足早就进世界杯啦!”

“吹吧你就。”

几个人大笑着,纷纷讲述着今天体育课上的趣事,陈艾还是没有开口,只是在听着,只是,他已经敢抬起头来,与自己的几个兄弟对视了,听着老王手舞足蹈的讲述他如何将对方盖帽,完全听不懂盖帽这个词意义的陈艾也是跟着轻笑了起来。

欢笑是可以被感染的,悲伤当然也是...人与人的感情或许也并非是不相通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