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跳崖

  • 侯女权宦
  • 起飞的猪蛋
  • 3137字
  • 2021-09-09 13:17:35

悬崖。

竟然是悬崖。

云清眺望悬崖那头,虽有落地之处,却相隔一段极长的距离。

“马匹能跃过去吗?”林崇岩喘着粗气问道。

云清道:“我不知道…”她闭上眼睛摇摇头,贝齿紧扣:“不,这距离太远了!”

没想到,她没死在逃离教坊司的路上,没死在倭寇的刀下,却要死在一个芝麻贪官的手上。

她阖着目,将匕首握紧了,紧得让嵌在刀柄的宝石要将她的手硌出血来。

脸上突然多出湿漉漉的抚摸,她睁开眼,看到林崇岩伸手轻柔地抚着她的脸颊,手心都是汗水,连同她脸上的汗水混在一块。

“我不该让你跟我一起出来的,他们冲着我来,却把你一起害了,是我对不起你。”他叹道,俯身将脸颊凑在她脸颊边摩擦。

“本来就欠了你许多,这下更要还不清了,别怪我,好么。”他问道,喘着气只能沉着声音断断续续地说话。

云清道:“这都是命,我不怪你。”

林崇岩在她耳边喟叹,直起身子看到追击的那伙人的身影已从茂密的树丛间闪现出来,不过须臾又追赶了上来。

“这下怎么办?”他抱着云清,语调仍然平稳,语气中不见恐慌:“你是想放手一搏即使粉身碎骨,还是准备束手就擒留个全尸?”

云清注视隔渊对望的那片平地,回道:“就算束手就擒他们也会把我们扔到悬崖下或是随便找个地方埋了,毁尸灭迹造成失踪或是意外的假象,绝不会给我们留下全尸。”

“咱们,得拼一拼。”

云清抬头望向林崇岩,将自己的决定告诉他。

林崇岩只微笑,对她的选择并不意外。

“听你的。”他道,然后将缰绳递给她:“你的马术比我好,这次我不逞能,你来策马。”

他不过是学了几年功夫有了些拼刀拼剑的功夫,可论马术,怎比得上跟着大帅随军日常演练的云家儿女。

“你信得过我么?”云清问道。

“我不信你还能信谁?只你还要信你自己。”林崇岩阖上眼睛放松了身体,将头靠在云清肩上。

“走吧。”他道。

云清握紧缰绳,攥着匕首,抿着双唇,双目紧紧盯着对面。

她拉着马往后退了再退,隔开崖边一段距离,然后夹马扬鞭,飞奔向前。

马儿越奔越近,悬崖就在眼前。

来吧。她心中默念。

匕首在她手中划出,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只是这次落点不在马屁股上,却在身前。

杀手们已追击冲上山顶,但见一声极其刺耳的马声嘶吼,眼前开阔出的那片断崖对面,黑色的骏马像一片枯叶从枝头掉落,落向无底深渊。

这…这是怎么了?

杀手们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

只这一会儿功夫,被追杀的那一男一女已不见踪影,他们只看到一匹骏马落涯的画面。

“这是人死了?”一个人问身边的同伙。

“看起来是,被我们逼得太紧想跳到对面,结果落下悬崖了。”

“肯定啊,这距离任谁也跳不过去。”

“那现在怎么办?要下去捞人吗?”

“不用,来时高大人嘱咐的就是把人最干净了,最好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让人找不出把柄来。现在我们没杀他,是他自己摔落悬崖的,不正合了高大人的意思?还多事捞人做甚。”

说话那人拉马回身,率先回头走进来时穿过的那片林子。剩下几人也都陆续调转了马头,跟在后面离开。

可是高大人下令要你的性命,你做鬼了可别来找我们索命。那人心里想。

……

云清觉得好像睡了很久,迷迷糊糊中她听见有人在呼唤她的名字,她想睁开眼睛,眼前开阔出的却是一张张熟悉的面孔。

好像是她的父母,她的哥哥,她的朋友。她其实看不太清楚他们的面容,但她心里知道,一张张模糊的脸对应的都是谁。

耳边还总是响着呼唤声,那些模糊不清的面孔渐渐退去,她的眼前终于展现了一张清晰的,真实的脸。

这脸上的汗水滴落下来,滴在她眼睛里,让她不适地挤眼睛做了个鬼脸。

听到那人轻轻嗤笑了一声,似乎刚刚从紧绷中放松下来。

“怎么样了。”林崇岩把她揉着眼睛的手拿开,轻声问她。

云清撑着身子从地上坐起来,看着手里攥紧的匕首上都是鲜血,她这才想起,刚刚她驾马助跑,将匕首直插进马身,让马不能再停一步向前径直跃出。距离终究太远,眼看就离对岸差了那么一步,林崇岩抱着她再次跃身,才跃上平地,只那马儿落了崖。

林崇岩蹲在她身旁将她身子扶住,再次问道:“怎么样了。”

云清想起来,下身陡然一疼,让她意识道腿上似乎受了伤。

“你帮我看看腿。”她道。

林崇岩眉心一拧,转身去摸她的腿。

又是钻心的疼痛,这次要比上回对抗倭寇那次疼痛更甚。

林崇岩再转回头时,脸色已有些发白。

“不太好是么。”云清问道。

“左腿断了,得找个大夫医治。”他回道,脸色更加难看。

云清伸手去摸自己的腿,却只能摸到大腿的位置,她只好放弃,枕着林崇岩的手臂闭上眼睛。

“那你抱我从这里出去吧,麻烦你了。”

云清知道对方一定二话不说将她抱起来,带她下山,于是她便只将头窝进对方怀里,不再感受腿上渐渐加重的疼痛。

“你的手臂怎么样了?”她问道。

“没事,一点皮外伤。”

云清点点头,在黑暗的颠簸中长叹了一声,接着两行清泪滑落脸颊,她扣着林崇岩的手臂收紧了些,将头尽力埋进那片黑暗中,在他怀里啜泣。

“怎么了?”林崇岩停了脚步,跪下身去看怀里已被泪水淹没的姑娘。

云清摇摇头,揉揉眼睛,手上抓的泥就被揉到脸上。

“我们这是死里逃生了吗?”她小声问道。

林崇岩道:“是。”

云清把脸埋进林崇岩的肩窝里,流了更多的泪。

这几个月来,她流了太多次泪,流的泪比她前面十几年都多,只有这次,她是为了她和林崇岩两个人流。

一只手伸到她脸上帮她擦眼角擦鼻子,又将更多泥土抹到了她脸上。

云清扭过脸在泪眼朦胧中瞧林崇岩,像一只花脸小猫。

这大概是林崇岩第一次见到她这样,在外人面前,她一直都很坚强,即使落泪,眼里也带着肃穆和疏离。她从没像现在这样,身子蜷缩成一团,只将小脸露出来,如受伤的小鹿在他面前求着安慰。

林崇岩脸上很平静,只拍拍她的头,柔声道:“怎么哭成这样,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全弄到我身上了。”

云清瘪嘴,又要忍不住啜泣。林崇岩拿她没办法,拿起衣摆来给她擦脸。

“怎么,见到你我活下来了高兴,还是见到我也活下来了失望?”

云清一个拳头撞上林崇岩胸口:“什么时候了还说笑话。”

林崇岩道:“我不说笑话怕你眼泪都要流尽了。”他抚了抚云清的脸蛋,柔声道:“忍着点痛,把我抱紧了,很快就能下去找大夫给你看腿。”

云清点点头,脸扭回去又埋进他胸膛里。

林崇岩再次起身,抱着她朝山下走。一场恶战消耗了他大半的力气,但他不敢松劲,加快脚步只想赶快将云清送到医馆里。

只是他越走越觉得不对,逃离追击时没太注意,此时才意识到山下的景色已完全成了一片田野,看样子他们已到了乡下。

他的心暗暗收紧了。他们奔走得太远,到了这里,还如何找得到什么大夫来。

云清在他怀里探出两只眼睛来顺着他的目光往山下望去,也看到了那片田野景色,一块块方形稻田被一条条交错直道分割出来,一眼望去如棋盘一般。

“咱们这是跑到哪啦?”她问道。

“还不清楚,可能到了淳宁县,等下去找个人问问。”

云清道:“若还在淳宁,高襄派的那伙人还会再追上来吗?”

他们已经没有能力,也没有力气再逃走了,除非真刀真枪地相搏,只可惜对方只会用弓箭先将对手打成筛子。

林崇岩肯定道:“不会,他们应该以为咱们落崖摔死了。”

云清颔首,想到了什么,叹道:“也不知道千户大人怎么样了,我看大部分杀手都跟到了我们这边,想必追击他的人少,他应该是能和我们一样逃出来的吧?”

林崇岩道:“不管能不能逃出来,我已经给他承诺了后路,他没什么好牵挂的。”

云清不说话了。这人总是这样,似乎对旁人的性命安危不太在意,即使对方是自己的忠诚干将。

但她也没什么可抱怨的,她想起刚刚纵身跃上平地的时候,林崇岩的双臂紧紧护在她身前,将她的身子掩护在自己怀里,才让她不至于落地时被跌散了身骨。

云清眼角又有点湿润,脸再次缩回林崇岩的肩窝里,气息呼在他的皮肤上。

“云清。”林崇岩的声音从她头顶上传来:“若是…”

他的胸膛起伏,发出闷叹。

“若是找不到医馆,我只能先带你找户人家落脚,再给你找个赤脚大夫来看。你坚持一下好么。”

他伸手又摸摸云清的乌发,摸到了玉兰银簪。

云清“嗯”地答应,轻声道:“没事,我能坚持住。”

她探出脸,在他脖子上蹭了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