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刺杀

  • 侯女权宦
  • 起飞的猪蛋
  • 3282字
  • 2021-09-08 09:41:21

管事夹马行到林崇岩身旁与他并列,偏头一眼瞥见林崇岩腰间的长剑。

他跟着高襄见过几次,从未见对方有佩过剑,不禁心中一紧。

“林老板原来还会使剑啊。”他试探着问道。

林崇岩道:“从前练过使剑的功夫,上次见了乡下人冲撞赵公子的场景,这次便把剑带上了。”

侧脸望向管事,淡淡笑道:“难道管事不带些什么防身护卫的兵器,以防乡下人再闹事冲撞你家主人吗?”

管事顿了一下赔笑道:“下人不太会使这些玩意儿,带了也没用啊。”

他脚下一用力,夹着马隔开了林崇岩一些。

林崇岩正过脸,收敛了面容又显得阴沉。他握住云清的手往里收了收,给了云清一个示意。

“把你的匕首拿出来攥在手里。”他伏她耳边低声嘱咐。

云清稍稍惊道:“怎么了?”

“没事。”他脸颊蹭蹭云清的鬓发,直起身子。

行了这一路已远离城中街道,眼前开阔出一片片丛林与田野,两边连绵丘陵山峦,辟出林木蔽目的路来。

管事突然拉了马缰,脚下顿了一顿。

“穿过这片林子,应该就能到了。”管事说道,脚下却不再动。

“甚好。”林崇岩拿出一只水囊,拔开塞子,递给云清。他目不斜视只道:“既如此,我们不如先在这歇歇。”

“歇歇?”管事疑惑:“就快到了,没必要再歇了吧。”

林崇岩没开口,接过云清的水囊喝了一口,注视起前方这片茂密的丛林来。

前方两边的土地隆起承载竹木,将中间这一条道路凹陷下去成了一片延伸向前的洼地。在这条道路上行走,无疑是将自身暴露在两边的高地之下。

只用瞧上一眼,林崇岩就能看出其中的蹊跷来。此时管事的这副心事重重又迫不及待的样子,更让他肯定了心中的猜疑。

一个小小的杭州知府,就敢做这样的事?

高明玉到底是知不知道他的东厂身份,知不知道得罪了东厂,会是什么后果?

林崇岩脸色更加阴沉,将脸转向了管事。

“前面丛林遮掩,看不太清路,不好贸然行进,不如就请管事帮我探探路吧。”

管事心里一惊,忙道:“这…这没必要吧。”

林崇岩扯起嘴角:“我倒觉得有这个必要,高公子既然派了管事来带路,管事必然是熟悉路的,走到前面探一探,我们也好跟上来不是?”

此时管事的脸色已经完全白了,他夹马连连后退,不敢上前。刚退了几步,后背就被一只手有力地托住,又将他的身子止住生生推了向前。

一回头,跟在林崇岩马后的徐锦州已夹马上前,行到管事侧边将其止住。

“这么害怕做甚?难道前面有些什么?”

看着那张方脸阔口满脸凶恶的面孔,管事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颤着声音道:“没,没。”

徐锦州的面孔更凑上来,嗓音提高:“没?没你紧张什么!”

“唉。”林崇岩淡定地阻开徐锦州,让那已经吓傻了的管事从后者手里逃出一命。

林崇岩伸手拂了拂管事身上被拽得皱巴巴的领口,慢悠悠道:“管事先生还是说说这前面有些什么,我才好随机应变不是?”

管事只被吩咐安排刺杀之事,被高襄嘱咐要将事情做得干净不留活口,其中的事情原委他这个做下人的并不清楚。

正因此,管事只以为眼前这位林老板不过是个平头百姓,无权无势,就算被他识破,但箭已在弦上,也没什么好在怕的。

于是管事镇定片刻回道:“林老板说的小人实在是听不懂,今天我家公子不过是邀您前去商量正事,其余的,便是半点也没有了。”

“哦。”林崇岩作出恍然状,收回了拂他领口的手,道:“原来如此。”

他抬手,在管事身下的马屁股上狠狠一拍,将那马惊出一声长嘶,随即翻动马蹄朝前奔去。

马上的管事还没回过神来,身下猛地一动,整个人已被坐骑带向前方那片林子。他又惊又惧,一路狂叫,却半点不能将坐骑止停。

于是那马转眼间就奔入丛林,层层林木将人与马团团围住只影影绰绰。

坐在马上颠簸起伏的管事来不及再止停马步,只能朝两边高地高声呼喊只想保住一命。

“别动手,别动手,我是…”

他话只说一半,一切已来不及。

就在马蹄偏离主道斜斜地踏上隆起的高地之时,几处丛木抖动,接着一道道黑影接连从灌木丛中冒出来,手中一拉一放,数只箭矢已疾速飞向目标。

紧接着马嘶鸣,人惊恐呼叫,射出的数十只箭已齐齐插在管事的身上,将他从头到腰插了个遍,插成了个筛子。

这一幕被林外三人全数看去,若他们进了林子,就要中这样的埋伏!

“走!”林崇岩一声令下,调转马头就要离开,身旁徐锦州已率先拉马,护住督主的马匹。

就在两匹马接连掉头的当刻,林中刺客已纷纷跳出,其中几人也跃上事先藏匿林中的马匹,朝他们奔来。

云清颠簸马上,耳边听到的都是箭矢擦过的咻咻响声,她本能地想要回头去看,但整个身子已被林崇岩完全压上来,将她的胸身压在马背之上。

但听铁器碰撞木鞘之声,转眼间林崇岩的剑,徐锦州的刀已出鞘,两把银光闪闪的刀剑握住手上,迎接不断飞来的箭矢。

击落,再击落。刀剑划破长空,箭接连逼近又接连落地。

云清的头被压在林崇岩的胸膛下,看不见任何身后的画面,只听那击箭的声音便能分辨出,不过半刻时间,已有十来只箭矢被他们击落。

身后马蹄声纷乱越逼越紧,马上杀手仍一个接一个地不断从箭筒中取箭,朝目标射击。

林崇岩短暂地朝身后一瞥,看见十来个杀手骑马紧追不舍,各自腿前的箭筒中都还有十来只箭未射出,粗略一算还有百十只箭可做攻击。

没想到这次高玉明竟然真的下了死手,令林崇岩不免心惊。

看来高明玉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后,结合前段时间京城沈家的事情,猜到了背后的因由,若是放过他这个钦差,那就得他高家等死,于是咬牙放手一搏,要将自己置于死地。

林崇岩紧抿双唇,坐马上斜斜地挑出长剑,将嵌在泥里的一块石头挑到空中,接着长剑一旋,将那空中旋转的石头击向身后。

“砰!”

马匹受惊马蹄失了节奏,马上之人即刻摔落在地箭筒滚了一地未放箭矢。

击落了追击在最前排的一个杀手。

“好!”徐锦州快马加鞭紧跟林崇岩身侧,瞧见督主的这一招忍不住出声喝彩。

只这一下,追击的形势就瞬间缓了一缓。

马蹄翻飞间三人已拉远与追击杀手的距离。

林崇岩刚想再出手,只听耳边已有箭头划破长空之声越来越近,身子猛然一斜躲过这飞来的一箭。

是后面的杀手见状不妙更提了速度,又紧追上来。

不过刹那,刚刚缓和的形势再次紧张。

徐锦州一声斥骂,险些要将两旁的林木都给震倒。

箭越射越多,越射越密集,很快就要让林徐二人的刀剑接受不住。

再这样下去迟早会被射中马身,那便要彻底玩完。林崇岩心道。

他转头朝徐锦州命道:“你我兵分两路,一人一边!”

徐锦州道:“不行!属下的职责…”

“什么时候了!你我分开便分散了他们,至少也能多些机会。”

徐锦州向后望一眼,那些杀手穷追不舍,仍源源不断从箭筒抽出箭来拉弓向前。

“完犊子了!”他骂道。

林崇岩提高了嗓音压过他的声音:“你现在从左边上去,绕到那边的林子里。我从这边的山路上走。”

徐锦州张口,话未说一句,林崇岩已转身又劈落一只利箭。

林崇岩回头,此刻目光凌厉坚定。

“若我死你生,你知道该怎么做。”他道。

徐锦州一凛。

“若你死我生,你妻子定封诰命。”林崇岩又道。

林崇岩手臂插进云清的胸膛之下,将她的身子在马背上一同直起,接着反手拽住缰声,脚下使力一夹,调转马头朝着右边的山头飞奔向上。

徐锦州只怔一瞬立刻会意,同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调转马头朝另一侧飞奔。

剑拔弩张之间,身前渐渐接近的两匹马竟然同一时间兵分而行,一左一右各自奔去,这着实让杀手们都始料未及一时间不知该追向谁去。

趁着杀手们忪怔的间隙,林崇岩又隔开他们一段距离,上了山坡。

“他们又追过来了!”云清倾斜身子向后张望呼道。

林崇岩不用去看,只听身后再次集聚的蹄声,便分辨出了他们也已兵分两路,这回追向他的有七八人。

果然是要把我置于死地啊,林崇岩心想。

箭又飞来,呼呼作响于耳不绝,云清眼见一只只箭或越过他们,或斜落地面,或被林崇岩击落断成两截,几乎每箭都是擦着马身与人身,惊险至极。

“咣当”一声,云清心头蓦地一凉。

长剑落地被疾速飞奔的马匹甩在身后,林崇岩的手背上已多了几道细长流淌的血线。

林崇岩仍旧紧抿着嘴唇,手一抬将云清的脸别回来藏于身前,沉声道:“别看!拉紧了!”

追击再次逼近,眼见就要赶上。

林崇岩眼底突现寒光。

云清扬起手中的匕首,再次倾斜越出林崇岩的身躯探出半个身子,手起刀落,朝着马屁股就是狠狠一刀。

马吃痛发力,云清只觉得身下突然一股冲力,几乎要将她的身体甩出去。

只腰上一紧,被林崇岩及时拉了回来。

身后追击声再次拉远,两人的眼前却渐渐开阔出另一片天地。

云清心头再次一沉。

路的尽头,竟是悬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